首页 > 花开情迷处

第95章 晕倒的女人

花开情迷处 花开情迷处
“千宁,让我看看你的手。”靳褚西又向前跨了一步。
喻千宁撇开头,深深吸了一口气,竭力平稳自己的心情。
这时,被晾了半天的女人走过来,看着靳褚西温柔地说:“靳大哥,有什么话,先离开这里再说吧。走道里人来人往,要是被人看见,说也说不过去。”
见状,喻千宁的胸口又是一痛!
“你到楼下去找十三,让他送你回去,这里的事不用你管,走吧。”靳褚西却没有领情,对她说话时,态度瞬间变得冷冰冰。
听见他这么不近人情地赶自己走,女人脸都白了。可靳褚西的视线,始终停留在短发女子那里,根本没人注意到她的变化。
“是,靳大哥,那我先走了。”她黯然地说。
邺景扶着喻千宁,找主人家要了医药箱,随后跟着官员的指引,进入一间内室。
“这是我儿子的房间,他还在国外留学,你们放心使用,不会有人来打扰。”官员和蔼地说。
邺景优雅地屈身行了一礼,“有劳季老先生了。”
靳褚西则是对季老郑重道:“多谢。”
季官员“呵呵”直笑,“不用客气,你们都是我的贵客。两位,等大家走了,不知你们能否给我一个面子,留下来陪我喝几杯?”
“季老先生盛情,邺景难以推却,唯有应下了。”
靳褚西却是看向喻千宁,她的情绪似乎已恢复平静,低头盯着自己的手,不知在想些什么。
季官员一直留意着靳褚西,此时看他默默望着那名女子不出声,心里已有了谱。只是他不大理解,邺景怎么会跟女人扯上关系?
而且看起来,这三人的关系还有点复杂。
他对靳褚西和善地说:“靳家小子,你无须担心这位姑娘,我会派人照顾好她的。无论她是去是留,我都保证她的安全,这你能安心了吧?”
听到这里,喻千宁觉得自己不能继续沉默下去了。
她霍然起身,看向季老先生,强挤出一丝笑容:“不敢麻烦老先生。今日沾了他人的光,千宁有幸来参观贵府,打扰之处还望海涵。”
说着,喻千宁鞠了一躬,将自己的歉意尽数表达。
紧接着,她又看向邺景,露出一抹真心的笑,道:“今天能遇见你,也许是冥冥之中的缘分,感谢你刚才出手相助。如果你愿意把我当朋友,有空就给我打电话,算是将他们俩的友谊,延伸到我们这儿了。”
邺景明白她的意思,点头许诺道:“我一定会再找你的。”
“老先生,那我先走了,你们聊吧。”喻千宁微微笑道。
假若忽略她泛红的双眼,以及脸上残存的泪痕,喻千宁的表现着实无懈可击,全然看不出她曾失态过。
待喻千宁走出房间,季官员询问地看向两人:“这……”
邺景优雅地说:“由她去吧,她是个聪明的女人。”
说完,他不着痕迹地看了眼靳褚西。
喻千宁突然急着要走,恐怕也是看出了,只要她还在,靳褚西就静不下心来应对季老。而她正卡在气头上,自是不可能对靳褚西说出什么好话,索性直接离去。
“的确不俗。她是什么人,我倒想认识认识这姑娘。”季官员也觉得这女子不错,值得栽培啊……
靳褚西忽然对季官员,郑重其事地道:“抱歉,季老先生,我要先离开一会儿。你和邺景先谈着,我很快就会回来,请你谅解。”
他终究还是放心不下!
从房间出来,靳褚西立马追向门口。看喻千宁那个样子,她肯定不会再留在宴会场地,所以靳褚西也没有费精力去看四周。
途中,众人见他神色匆忙,急忙拉住身旁要上前打招呼的同伴。
要知道,这位靳总的脾气,比当年的靳尉南还要难惹。现在凑上去,不管是什么理由,说不定都会给自己招来祸事。
一路追出院门,也没有看见喻千宁的人影,使靳褚西更加焦虑。
她走了并没有多久,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不见了?
该死,他刚刚应该拉住她的!当时她的脸色差透了,他竟然让她就那样离开了!
正当靳褚西懊恼之际,口袋里的手机第三次振动了。他本不想理会,准备到门口,问问有没有人看见喻千宁。
但它锲而不舍地响着,弄得靳褚西更加心烦意乱。
掏出手机一看,是十三的电话。
今晚靳时三把事情搞砸了,靳褚西虽然烦躁,却也没有真的怪罪他,当即接了电话。
他声音低沉地说:“十三,有什么事晚点儿说,我现在没空。”
“哥,千宁晕倒了!”靳时三大声叫道,语气里充满了担忧,“我们在一楼会客室,你快来啊!”
靳褚西顿时神情大变,眼中闪过惊慌,拔腿奔回大厅。
“会客室在哪里,快告诉我!”他抓过一名侍者,揪着他的衣领失态地低吼。
吓得那人直打哆嗦,伸手指了指右边的方向:“往、往那走,左拐第、第一间就是。”
靳褚西甩开他,冲过人群,直把人撞得东倒西歪。
“哎哟!干什么呢,冒冒失失的!”
“啊,别踩我的脚,成心的是不?”
“那不是靳安的少东家吗?他的脸色好难看,出什么事了?”
“嘘,不该问的你别多问!”

当靳褚西推开门时,靳时三和他的那个女性朋友,都围在一张沙发旁。
“二哥,快来看看,咱们是不是要把她送医院?”
抬头看见靳褚西,靳时三急忙问道。
靳褚西走向沙发,靳时三忙拉起友人,让开位置。
喻千宁双目紧闭地躺在沙发上,脸上无一丝血色,身上盖了一件西装外套。
“她倒在了门口,我和柚柚在里边,没发现她。今晚的人,都知道她是我的女伴,便找到我说了此事。否则,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话至此,靳时三已愧疚到了极点。他羞愧地看着靳褚西,懊悔不已地说:“二哥,是我有负你的嘱托,我对不起你。”
靳褚西半跪在地,轻轻抚摸着喻千宁的脸庞,“她怎么会晕倒?”
三天前,她还精力充沛地和他打了一场羽毛球,整片天地都听得见她的笑声。
才短短几天,她怎会虚弱成这样?

热门小说推荐

逆强证道

逆强证道

好男儿一腔热血!真英雄快意杀戮! 天挡我,我诛天;地挡我,我灭地。 逆天玄功,混元一气。 顺我

海玉 妙语
功修至神陆青歌 叶紫霞 无上战帝洛辰 紫衣 残王毒妃楚倾瑶 轩辕炙 藏龙隐卫陈永华 苏可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