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花开情迷处

第94章 二哥,她不见了!

花开情迷处 花开情迷处
进入大厅,喻千宁东张西望了一会儿,却没有看到靳时三。
宴会已经正式开始,男士们邀请自己的女伴去舞池跳舞,也有的人或站或坐地聊天。当邺景和喻千宁经过时,大多数人的目光,都停留在邺景身上。
“二楼的客人会少一些,也不会这般无礼地打量别人。”邺景一边单手护着喻千宁,以免她被人群挤到,一边附在她耳边轻声说。
喻千宁低着头,疑惑道:“我们这样上二楼去,会不会不合适?”
“我今天孤身前来,你陪我上去,只当是我的女伴,并无不当之处。”邺景轻描淡写地说道。
楼梯前有人把守,两人走近时,邺景拿出一张红色的请柬,对方立刻放行。
喻千宁好奇地问:“你怎么还有请柬?小靳总跟我来的时候,可没有拿出请柬,也没见有人拦着不让进。”
说话时,他们已经沿着楼梯走了上去。喻千宁惊讶地发现,二楼居然也做了宴会的布置。
“只有二楼的重要宾客,才需要请柬。没有请柬,便不能上二楼,至于一楼则比较随便。你跟我来,我让侍者给我们找个地方,我有许多问题想问你。”
到了二楼,邺景便收回自己的手,没有碰触喻千宁的身体。
他走在前面,喻千宁跟在后头,打量着这条走道,暗忖:灯光那么暗,是刻意营造暧昧的气氛吗?
另一边,走道尽头,靳褚西刚和靳时三通完电话,正打算返回客厅。
“靳大哥,他们都在找你,你在这里做什么?”
一道温柔的声音,自不远处传来,靳褚西闻声抬头。
袅娜的身影逐渐靠近,他从靳时三那里“借来”的女伴,正笑容款款地望着他。
“大家都想着要跟你打好关系呢,我在那儿坐了一坐,就有很多人过来问我你的去向。我没办法,只好出来找你了。”
靳褚西冷冷地看着她越靠越近,如果她不是十三的朋友,他早便出言赶人了。
“要是靳大哥比较喜欢幽静的环境,我愿意陪着你。说实话,刚才的那种场景,我还真是难以应付呢。”
她似是娇羞一笑,对身边这个优秀男人的一见倾心,使她做出了平日不敢做的举动、说出了平日不会说的话语。类似如此大胆的言行,真令她既羞涩又紧张。
靳褚西可没时间看她春心荡漾的样子,转身就要走人,手机却又响了。
电话一接通,那头就传来靳时三焦急的声音:“二哥,不好了,千宁不见了。听说她和一个长发美人儿上了二楼,你自己小心,千万别被发现了!”
“怎么回事?”靳褚西沉声问。
“我也不清楚,只是刚才出去花园没看见千宁,我就回大厅找了一圈。结果有人来跟我说,我的女伴被一个美得辨不清性别的人,带到了楼上,我赶紧来通知你了。”
靳褚西来不及多说,匆匆忙忙交代一句:“你先电话联系她,问清她的位置再说。”
说完他便挂了电话,皱眉思索应对之法。
无意间,靳褚西看见旁边有个房间。他立即上前试了试,竟然轻松地拧开了门。
下一秒,他二话不说,拉起旁边的女人就往里走。
女子既惊又喜,原来靳大哥对她也有这份心思,竟然表现得如此迫不及待!
可这么快就到最后一步,还是让她踌躇了,便有些挣扎地建议道:“靳大哥,我、我们要不还是慢慢发展吧……”
然而,靳大哥非常突然地停住了所有动作,于是她卡在门边进退不得。
“靳大哥,你怎么了?”
察觉男人直愣愣地看着她身后的某个方向,女人不解地回头,循着他的视线看去。
然后,她看到了一个长得很美的男人。在他后面,有个极其耐看的短发女子,她五官小巧、身形窈窕,穿着一件十分漂亮的裙子。
“你认识他?”
发现喻千宁停下脚步,眼睛一动也不动地盯着靳安的CEO,邺景轻声询问。
脸上的表情由初始的惊愕,再到后来的木然。喻千宁的心,似乎也跟着麻木了。
她默默地摇头,声音干涩:“……不。”
邺景意外地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原以为靳褚西冷静自持,想不到也会有如此急切的时候。
礼貌地朝对方点了点头,邺景牵起喻千宁,绕开两人继续往前走。
喻千宁紧咬双唇,眼泪在眼睛里打转。怕被邺景发觉,她急忙低下头。
刚走了几步,靳褚西已经回了神,追上前拉住她不放。
“别碰我!”喻千宁立刻甩开他,大声喊道。
邺景忙把她拉到自己身后,语气森寒道:“靳总,你想对我的女伴做什么?”
虽然邺景平时是个气质优雅的男人,一般很少发脾气。但这不代表他好说话,一旦惹怒他,后果也是很严重的。
“你的女伴?”靳褚西的怒火瞬间燃烧,面色阴冷地看着邺景,“她是我的人,几时变成了你的女伴?”
邺景不为所动,示意靳褚西看向他身后的女人,“恐怕靳总弄错了,那位才是你的人。我不愿招惹是非,可靳总对我的朋友无礼,我总不能视若无睹。”
“邺景,我们走吧,我不想留在这里。”喻千宁扯了扯邺景的手,颤抖着声音说。
她的话让靳褚西心慌意乱,再也顾不上邺景,语气诚恳地对喻千宁道:“我有不得已的苦衷。我没想到你会上来,这件事本来计划的很好,过后我自会跟你说明的。”
喻千宁忍耐着不敢再说话,生怕自己一开口,就丢脸地哭出声。
她直摇头,哀求地拉扯着邺景,请他将自己带离此地。
见此情形,邺景也知道喻千宁和靳褚西之间,并没有那么简单。刚才喻千宁说不认识靳褚西,显然也不是真的。
可喻千宁既然不想和他交流,邺景也不能强迫她留下,便对靳褚西说:“她手受了伤,我要先带她去包扎。至于你们的问题,等她自己决定要不要谈,我才能把她交给你。”
听到喻千宁受伤,靳褚西心都揪了起来,前进一步急声问:“你的手受伤了?怎么伤的?严重吗?十三到底怎么照顾你的,竟然让你受伤了!”
靳时三果然是个不靠谱的,看他把局面弄成什么样了?
靳褚西后悔莫及,早知道,他就不要让十三参与此事了。

热门小说推荐

思君夜听松风寒

思君夜听松风寒

三年前,她是富家千金,他是文艺青年。 三年后,她是落魄孤女,他是国际集团的大总裁。 三年前,她在

莫晓溪 夜凌修
许我一世盛夏夏莜雨 许邵均 多情医少会武功王烨 苏染 恋上俏皮女上司安夏 苏雅 神级小香农杨柏 赵艳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