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花开情迷处

第93章 江尤达的挑衅

花开情迷处 花开情迷处
“先处理一下你的伤,你对自己,真够狠的,何必把伤口划那么深。”
没有回答喻千宁的问题,邺景从口袋里抽出一条手帕,递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藏在柱子后的靳褚西,不由得往前走了两步,想看清邺景手里拿的是什么。
“靳总,你一个人在这儿,看风景?”
毫无预兆的,从他身后传来一道有点尖细的嗓音,让得靳褚西不自觉地皱了皱眉。
他转身望去,竟然是江尤达。
霎时,靳褚西眯起双眼,杀意于眼中一闪而逝。微一偏头,他发觉江尤达藏在身后的右手,正在不住地滴血,不禁扬起双眉。
“哟,靳总好眼力,这都被你发现了。”
察觉受伤一事败露,江尤达索性不再掩饰,光明正大地把手露出来,继续说道:“那位大律师真是个烈性子,生就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连我都震慑不了她,真让我无地自容啊……”
话音未落,靳褚西向前一步,两眼直勾勾地看着他:“该惹的不该惹的,你都惹了。想必,你已做好了破釜沉舟的打算,我便帮你一把,让江氏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虽说是四大家族,可江氏毕竟只是新晋之秀,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比不上靳家财大势强。
更何况,以靳褚西的能力,若他真下了决心要对付江氏,靳家虽会有所损耗,但也确实,能把江氏的产业赶出B市。
打蛇打七寸,靳褚西充分把握了这一点,所以他的话一出,江尤达的笑就僵在了脸上。
他阴沉着脸,语气尖厉地说:“好大的口气!可事实上,没有你爸靳尉南,你什么也不是!”
这正是江尤达心里最不平衡的。靳褚西有什么了不起?他之所以能够猖狂,也不过是依靠父亲打拼下来的江山!可江氏,可以说是他江尤达一个人的成果!
比成就,靳褚西根本比不上他!
靳褚西冷冷地看着他,仿佛在观赏一个杂毛猴子上蹿下跳。显然,他是把江尤达的怒气发作,看成了笑话。
“几岁的论调,你还拿出来说,以为是小孩子斗嘴么?”靳褚西的声音没有起伏,神情更是冷漠到了极致,“既然你不信,那便来试试挑战我的底线,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扔下这句话,靳褚西也不在乎江尤达铁青的脸色,径直从他身边走过。
刚在楼下吃喻千宁的瘪,如今又在楼上吃靳褚西的瘪,江尤达心中的愤怒和屈辱,可想而知到了何种程度。
一拳砸在柱上,他恨声道:“靳褚西,我江尤达誓要让你身败名裂,否则,难解我心头之恨!”
离开阳台后,靳褚西立即给靳时三打了电话,让他赶紧看好喻千宁。
“待晚宴结束,你要亲自把她送回去,看着她进了屋再走。”
“是是是,你都叮嘱好几遍了,我有那么不靠谱吗?”
靳褚西哼了一声,“你要是靠谱,怎么会把她一个人留在花园?”
“呃……我那不是有事耽搁了嘛!好了好了,我这就去花园找她,你放心吧。”
挂了电话,靳时三端着装满食物的盘子,马上赶去花园。
可令他吃惊的是,喻千宁竟然不见了!
——时间回转到几分钟前。
面对邺景的好意,喻千宁迟疑着不敢接受。
她犹豫地望着邺景,道:“这……不太好吧,我们都不认识……”
“你认识邺华吗?”
见喻千宁心存戒备,邺景也不勉强,而是十分突兀地问了一个问题。
听见这个名字,喻千宁条件反射地回道:“邺华不是死了很多年了吗?”
说起邺华,就不得不提喻千凌小时候的一桩事。
那时她们的父母还没有离婚,喻千宁暑假要补课,留在了家里。而年仅八岁的喻千凌,被送到父母工作所在地,结识了一位“大哥哥”。
那个大哥哥,就是邺华,一名身患绝症的少年。
邺华和喻千凌的具体事情,喻千宁并不是很清楚。只是那段时间,喻千凌每每与她通电话,都会开心地说大哥哥这个,大哥哥那个。
喻千宁记得很清楚,在喻千凌九岁生日那天,她还告诉自己,说邺华要来给她庆祝。
当时喻千宁还说:“姐姐没在,却有个哥哥陪着,千凌真是好福气。”
谁知第二天下午,她刚到家,就接到了倪容陵的电话。
喻千凌在电话里哭得昏天暗地,让喻千宁又慌又急。怎么劝,小丫头都哭个不停,就是不肯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
后来是听倪容陵一说,她才知道,原来少年去世了。
那年喻千宁也才十二、三岁,刚刚小学毕业。为了能够奠定好基础,她那整个暑假,都在提前学习初中知识,对她而言是个很不寻常假期。
所以,邺华这个名字,也给她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再者即使时隔多年,喻千凌偶尔还会提起当年的大哥哥,连带着她,也把这个人印在了脑海里。
邺景的一句话,不但勾起了她对邺华的回忆,更勾起了她对喻千凌的思念。一时间,她的情绪变得十分低落。
“你既然知道邺华,那便说明,我没有找错人。”
邺景再次把手帕递给她,放柔了声音道:“我对你并无恶意,之所以现身,也是因为听到江尤达的话,得知了你与喻千凌的关系。”
此番话说得很有深意,令喻千宁疑惑地望向他。
旋即,她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试探着问:“你……和邺华,是亲戚?”
除此之外,喻千宁再也想不到,眼前之人为何先是问起邺华,再来又提到喻千凌。
“我,叫邺景,邺华是我的弟弟。”邺景终于道明了自己的身份,美丽的脸上现出哀痛的神情。
竟是他?!
喻千宁张大嘴巴,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不是个神秘人物么,外面连你的一张照片都没有……你怎么会在此?”
如果说邺氏是低调的,那么邺景给她的印象,就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外人压根没见过邺景的真容,因此也没人知道,邺氏的现任当家人,竟是这等优雅漂亮的男人!
看喻千宁始终没有关注自己的伤,邺景温雅地说:“此处不是谈话之地,我们到楼上去说吧。”
有了喻千凌和邺华这一层关系,喻千宁也不防备邺景了,点点头随他往二楼走。

热门小说推荐

思君夜听松风寒

思君夜听松风寒

三年前,她是富家千金,他是文艺青年。 三年后,她是落魄孤女,他是国际集团的大总裁。 三年前,她在

莫晓溪 夜凌修
许我一世盛夏夏莜雨 许邵均 多情医少会武功王烨 苏染 恋上俏皮女上司安夏 苏雅 神级小香农杨柏 赵艳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