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花开情迷处

第86章 突然造访的Selena

花开情迷处 花开情迷处
奇葩医生已经好几天没出现了,喻千宁这两天也过得很焦灼。
前两日夜里,靳褚西突然告诉她,五天后会带她去参加一场晚宴。喻千宁不怕什么宴会、应酬,她这五年陪着傅安生,也参加过不少宴会了。
就算他们将要参加的,是一场很高级的晚宴,喻千宁也相信自己应付得来。
她烦恼的是,靳褚西说只带她一个人去。
这是靳褚西近一个月以来,头一次在B市的公开场合正式露面。加上身上有伤、酒量浅这两点,喻千宁已经开始伤脑筋了。
最重要的一点,也是她最不肯承认的一点,则是:她似乎已经习惯了,被靳褚西搂在怀里一觉睡到天亮。
这两天靳褚西搬回去了,她一个晚上要醒好几回。每回没摸到人,心里都空落落的。
综上所述,喻千宁整天偷偷地叹气。她一会儿想晚宴的事,一会儿想晚上的事,脑子里乱成一团麻。
靳褚西翘着腿靠着沙发,膝盖上搁了台电脑,正专注地看着屏幕的数据。
等他忙完了一阵,立即感受到两道火辣辣的目光,动也不动地把自己盯着。偏头一看,喻千宁抱着腿窝在沙发的另一头,眼神无比哀怨地注视着他。
登时,靳褚西心一紧,不知自己又是哪里招惹了她。
他不发一语地端起茶杯,故作平常地喝了一口。看了看外边的天气,忽然清清冷冷地说:“我看今天天气不错,你何不去院子里透透气。”
喻千宁不理,继续咬着衣角幽怨地看他。
靳褚西头皮发麻,活了这么久,他偏偏不知该怎样应付眼前的局面。早上吃早饭时,她不是还好好的么?怎的才一转眼,就变成这副神情了?
被喻千宁这样盯着,靳褚西也工作不下去了,索性收了电脑。
等他从楼上下来,已经换了一套运动服。
喻千宁缩在沙发角落里,眼珠子跟着他转来转去。最后她仰着头,倒着看站在沙发后面的靳褚西,眼珠子定住了。
“走。”靳褚西言简意赅地说。
喻千宁头仰累了,于是不看他了,扭了扭脖子随意问:“干嘛?”
靳褚西右手拿着东西,便用左手将她拉起,“出去玩。”
“哎哎哎,你当心点儿,手还没好利索呢!”喻千宁忙大叫,被迫跟着他到后院。
后院十分宽敞,边缘处种了许多的花花草草,平时全是老赵在打理。
此刻,老赵正在院里修剪树枝。见靳褚西和喻千宁出来了,笑道:“少爷,今日天儿很好,出来晒晒太阳正合适。”
“嗯。”靳褚西点了点头。
喻千宁平日偶尔也会出来,帮老赵浇浇花什么的。因此听见两人的对话,她撇撇嘴鄙夷道:“大少爷就是大少爷,整天窝在房子里不出来运动,难怪身体这么差,一个伤养了半个月也没好。”
靳褚西听得嘴角直抽。
他的身体要是不好,早就被一刀砍死了,哪还用等出车祸!
“好啦好啦,我不说你就是了,别摆出一张冰块脸。”见他脸色不对,喻千宁急忙挽救自己的错误,小声劝道。
她拿过靳褚西手里的东西,一看,瞬间开心地笑了。
“你要跟我打羽毛球呀!我最喜欢玩这个了,你不知道,我大学时是羽毛球社的副社长。跟我比羽毛球,你完蛋了!”
老赵边在院子里绑绳子当分界线,边适时给她泼冷水,道:“喻小姐,少爷高中时,曾经拿过全国青少年羽毛球大赛的冠军。入伍后打羽毛球,整个军队里,没一个是他的对手。”
喻千宁立刻不笑了。
靳褚西摸摸她的头,拿起一个球拍,站到绳子的对面。
他挥了挥拍子,顺便查看网线的韧度。检查过后,对喻千宁说:“今天只是来玩玩,不必较真。你若真喜欢,我过几天让人围一块场地出来,再跟你正式打一场。”
喻千宁耸耸肩,“那倒不必了,反正我也不算专业人士。大学,离我很远了,我连自己还会不会打都不清楚。”
她又看了看靳褚西的伤臂,“幸好你伤的是左手,不然你还怎么跟我打?”
这时,老赵张嘴想说什么。但他想了想,忍住了,只笑着摇摇头。
等真正开打,喻千宁才知道,原来不是靳褚西缺乏运动,而是她。
好在后面慢慢找回了当年的感觉,喻千宁便越打越畅快,整个院子里都是她开怀的笑声。
连老赵也受到了影响,放下手中的活,专心看两人对决。
Selena来的时候,还没进到前院,就听见了后院传来的笑声。
她疑惑地绕到后院,结果看见了令她大为震惊的一幕。
——那个新来的女顾问,竟然,在跟靳总打羽毛球?!!
就算是和公司合作的老总,也没办法邀请到靳总去打高尔夫。可是现在,靳总居然跟一个女下属,在他住的别墅院子里,打羽毛球!
Selena只觉得整个人都不镇定了。她的脑子里,回想起喻千宁到来的第一天,靳总吩咐她所做的一切。以及为了那个女人,靳总竟要把自己赶出靳安。
如果不是她聪明,找到跟她关系不错的靳小姐帮忙,恐怕她再也不能留在靳安了。
“少爷,有人来了。”
老赵第一个发现了Selena,便及时出声,提醒背对着Selena的靳褚西。
喻千宁也听见了,把球打回给靳褚西,她循着老赵的视线看去。
想不到,来的人会是她到靳安第一天,差点就结下“一掌之仇”的女秘书。
靳褚西手一张,把球接在掌心,这才不紧不慢地转身。
见是Selena,他拧起眉头,“谁让你来的?”
这个地方,他从不允许公司的人过来。不,应该说,公司里的人,没人知道他住在这里。
看到靳褚西冷脸,Selena心一惊,慌慌张张地捧上自己提着的礼物,解释道:“对不起靳总,没经过您的同意,就擅自过来拜访。这、这个是我为您准备的礼物,听说您受伤了,我就想来看看您……”
喻千宁惊讶了,这个女秘书怎么知道靳褚西受伤的?
她诧异地看向靳褚西,只见他神情冰冷,冷冷地张口——
“滚!”

热门小说推荐

逆强证道

逆强证道

好男儿一腔热血!真英雄快意杀戮! 天挡我,我诛天;地挡我,我灭地。 逆天玄功,混元一气。 顺我

海玉 妙语
功修至神陆青歌 叶紫霞 无上战帝洛辰 紫衣 残王毒妃楚倾瑶 轩辕炙 藏龙隐卫陈永华 苏可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