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花开情迷处

第85章 五天后的晚宴

花开情迷处 花开情迷处
她发誓,靳褚西绝对是啃她啃上瘾了!
喻千宁对着镜子赌咒,一张脸苦兮兮的。嘴巴肿成这个样子,明天老赵看见了,肯定会偷偷笑话她的!
话说几个小时前,她也不知道脑袋里的哪根筋搭错了,把自己的底儿全给交了。靳褚西一听,硬说她是在向他告白,把她压在副驾驶座上,含着她的嘴唇啃了又啃、吸了又吸,差点儿没把她闷死。
也不知道靳褚西哪儿来的狼性,愣是啃了足足半个小时,才肯放过她。
幸好只是啃嘴唇,没对她做进一步的行动,要不然喻千宁才叫亏得连裤子都没了。
只不过,靳褚西这丫的也太狠了吧!
喻千宁摸摸自己的红肿的唇瓣,看着上边被咬破的伤口,心疼得抓肝挠肺——白叫靳褚西占便宜了!事后她都没脸去餐厅吃饭,十分坚定地要求靳褚西直接回别墅了。
回到别墅,她直接钻进浴室研究“伤唇”,也顾不上给靳褚西做饭了。
等她处理妥当,下楼后没在客厅看见靳褚西,顿时觉得很纳闷。
谁知这时,靳褚西系着一件围裙,端着一个锅子从厨房里出来了!
喻千宁震惊地看着他那副打扮,嘴巴张得足以塞下一枚鸡蛋。
“你那是什么表情?”靳褚西咳了咳,若无其事地转身走进厨房。
他迅速地想要脱下围裙,然而喻千宁先他一步冲上来,牢牢拽住那件围裙。
“嘿嘿,靳总,您穿成这样我险些认不出来。不过不得不承认,靳总很有居家男人的气质,要不多留它一会儿?”
喻千宁笑嘻嘻地说,先前的郁闷一扫而空,只觉得这是千年难得一见的景象,自己必须保卫成功!
靳褚西哪会不知她的小心思,低头直接望进她的眼睛深处。待他瞧见那里边的无尽欢乐,心里也为之一动。
“你不怕,嘴唇又破皮了?”他的心情轻松愉快,不由得闷声笑问。
此话一出,喻千宁赶忙伸手捂住嘴巴。
“我都让你啃嘴唇了,你让我看看居家男人,又不会少块肉!堂堂一个大总裁,连这点儿魄力都没有,真让人失望。”
听着她含糊不清地用着激将法,靳褚西没反驳也没应和。他不跟她一般见识,弹了下她的额头,兀自去拿碗筷。
可他没脱围裙,就能算是对喻千宁妥协了。
今晚是靳褚西亲自下厨,熬了一锅山珍三鲜粥。喻千宁很想知道,靳大总裁的手艺,究竟是怎样一个水平。
于是,她刚接过靳褚西递来的碗,便迫不及待地舀起一口往嘴里送。
“小心烫——”
靳褚西的话没说完,喻千宁就被烫出了眼泪,踏着步子原地转圈圈,“好烫好烫好烫……”
“……”
靳褚西认命了。
他开始怀疑,就喻千宁这个性格,是怎么当上律师的?
去倒了一杯冷水让她喝下,靳褚西黑着脸,问:“好点儿了?”
喻千宁泪眼汪汪地点头。
她坐了下来,悲痛地说:“我完了,变得越来越白痴,一定是日子过得太松懈,让我整个人都懈怠了。靳总,我看您身体也恢复得差不多了,明天就让我回去上班吧?”
靳褚西:“……”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贼喊捉贼”、“倒打一耙”,以及“先发制人”?
“好了,我不说你,安心吃饭。”
最终,靳褚西也只有无奈地做出保证,免得喻千宁絮絮叨叨地念个不停。
看来,他还是小瞧她了。身为一名律师,她死缠烂打的功夫,倒是修炼得挺好的。
喻千宁满意了,安静地吃饭,不再提回去上班的事情。
是夜,靳褚西仍在书房时,喻千宁在房里洗了澡。想起今天,靳褚西特地带自己去找宓蓝做衣服,她便忍不住想问个明白。
另外,老赵迟迟没有送新的床过来,喻千宁始终认为不妥,这事她也要和靳褚西好好谈谈。
实在不行,她宁愿去睡沙发,或者把她在租房里的床搬过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就算两个人没发生什么,旁人听了也不会相信。再者,她跟靳褚西这样住下去,对她自己也是种煎熬。
要拒绝自己心爱的男人,的确是件不容易的事。可是在不确定两人有未来的情况下,她是不能跨越那道线的,何况他们之间还有个靳小珥挡着。
还有一个原因,和靳褚西在一起,总会使她生出一种对不起千凌的情绪。如果喻千凌知道,她的姐姐跟自己仇人的哥哥,有了不一般的关系,恐怕会死不瞑目吧……
喻千宁惆怅至极,看着喻千凌的遗物,久久不能回神。
直到靳褚西推门进来,发现她对着一个钥匙圈黯然伤神,很快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这个女人,就是喜欢胡思乱想。
虽然两人住在一起,但是靳褚西心里,已经不再是单纯地想要占有她。正因如此,他才会屡屡刹车,克制住自己,没有做出强迫喻千宁的举动。
正如他所说,或许他跟喻千宁,能够拥有更加紧密的联系。为此,他愿护她,等待她彻底接纳自己,而不是急在一时。
“靳褚西,我有事情跟你谈。”
喻千宁听见身后的声音,透过镜子望着靳褚西,神色平静地说。
靳褚西点点头,拿起睡衣往浴室走,“正好,我也有件事要告诉你。”
“?”
“老赵说明天就能把床送来,我明晚便搬回自己的卧房。”
喻千宁傻眼了,吃惊道:“这么巧,这个时候,床到了?”
靳褚西淡然点头,“嗯。你有什么事?”
他双手环胸,靠在浴室门口,似乎是想等她把事情说完了,再进去洗澡。
喻千宁摸了摸鼻子,瓮声瓮气地说:“我,呃,是想问问,你今天为什么要带我去找宓蓝啊?”
靳褚西望着她,面无表情。
“嗯……我的意思是,为什么要特地去定制服装?我不缺衣服……”
不知怎的,喻千宁被他看得有些心慌。她明明没做什么亏心事呀,干嘛不敢直视靳褚西的眼睛呢?真是莫名其妙。
“五天后有个晚宴,你要陪我一同出席。你那些衣服,应付一般的场合还好,去参加那场宴会的话……还是算了吧。”
靳褚西刚说完,喻千宁就惊得从椅子上跳起:“什么?!!”

热门小说推荐

思君夜听松风寒

思君夜听松风寒

三年前,她是富家千金,他是文艺青年。 三年后,她是落魄孤女,他是国际集团的大总裁。 三年前,她在

莫晓溪 夜凌修
许我一世盛夏夏莜雨 许邵均 多情医少会武功王烨 苏染 恋上俏皮女上司安夏 苏雅 神级小香农杨柏 赵艳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