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花开情迷处

第77章 少爷说,不能浪费

花开情迷处 花开情迷处
喻千宁尴尬地笑笑,埋头假装扒饭,含糊不清道:“哪敢小觑,是意想不到罢了……”
靳褚西端坐不动,她便坐立不安了。
清了清嗓子,喻千宁若无其事地问:“那个,公司就没事需要你处理吗?”
靳褚西哪里不知她的心思,这是不想他留在这儿,要寻理由将他打发走呢。
“这不用你操心,你专心吃饭。”
此话一出,喻千宁的脸皱得像苦瓜。
她闷闷地答了声:“哦……”
沉默了一阵,靳褚西忽然不动声色地询问:“今夜你预备怎么办?”
听到这个问题,喻千宁微微一惊。
奇葩医生下午明明告诉他们,靳褚西醒来后会忘了自己做过的事。可现在听靳褚西这一问,难不成他记得?
“我不知道,阿祈是否跟你说了什么。总之中午是我大意,才会造成失控的结果,以后我不会再让这样的事发生。”
喻千宁抬起头,直接对上靳褚西专注而认真的眼神,赶忙又低下头。
“没、没什么。”她喏喏道。
见状,靳褚西抿了抿唇。
半晌,他声音低沉地喑哑道:“我那模样,吓坏你了?若不然,你怎会变得如此小心翼翼,连看我一眼都怕的不行。就在几个小时前,你还是天不怕地不怕,敢拿刀对着我。”
他的语气十分平静,可此时的喻千宁,却能听出些许苦涩的情感。这令她很纠结,但更多的是感到心酸。
“你知道我妈,是怎么死的么?”
就在喻千宁纠结之际,靳褚西的声音一下子冷了下来,面无表情地说道。
这句话给喻千宁的感觉太可怕了,她几乎是立刻喊出了声:“不!”
如果是今天以前,她绝对会好奇地追问。可见过了中午的靳褚西,再结合他前后的话,喻千宁还有什么不明白?她怎么忍心,去揭开他的这个伤疤!
对喻千宁,靳褚西不想有丝毫隐瞒。他的心里住着一个怪物,失控的时候,甚至会伤害他最在乎的女人。他不希望喻千宁被蒙在鼓里,不管说出真相的后果如何,靳褚西都决定要承受它。
岂料,不等他再开口,喻千宁便冲过来搂住他!
靳褚西僵住。
“我不是个善良的人,无法宽慰你。所以,你不用勉强自己告诉我什么,今天我的心已经够疼了。”
贴着他的头,喻千宁轻声说道。
靳褚西没有出声。
这一刻,他心底的某根弦,被深深地触动了。
每一个光鲜亮丽的人背后,不知道会是怎样的腥风血雨,又有何等痛苦的过往。
从前,喻千宁以为靳褚西,跟其他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贵公子一样。在她的想象中,靳褚西的生活奢侈而没有波澜,能够随心所欲。
然而,今天中午,她看见了靳褚西满含怨恨的眼神。还有他那失去理智的癫狂模样,无一不在告诉喻千宁,她错了。
就算是她,也肯定没有经历过如他那般痛苦的人生。因为她内心的恨没他重,黑暗没他多。
“你的卧室我收拾过了,但床要明天才能送到。今晚,你在别的房间凑合一晚吧。”说罢,喻千宁留恋地蹭了蹭他的耳朵,松开了手。
靳褚西惊奇地发现,自己听到这句话,翻腾的内心竟奇异地平息了。
他转头望着喻千宁,深沉问道:“你说自己不善良,那为何能够宽恕我?”
喻千宁呼吸一滞,竟不知该作何回答。
靳褚西站了起来,张开双臂揽住她。
“说到底,是靳家欠了你。你重新出现,不正是为了这个?”
喻千宁听着,只觉得浑身发冷。
他想说什么,他知道什么?也许,他什么都知道,可他还是留下了她。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目的……难道,靳褚西就不能允许她,偶尔糊涂?
感受着怀中逐渐变得僵硬的娇躯,靳褚西将她搂得更紧,性感地低低喃语:“明知道将你送走,才是最好的选择,可我还是不够狠心。原本信心满满的我,现在居然有些后悔……我,低估你了。”
当年喻千宁若乖乖出国,她就不必面对接下来的危险。他好不容易想出了这个办法,为她解决所有的后顾之忧,只差把她送上飞机。
可是最终,他仍敌不过喻千宁的倔强,不得不转而把她安排在傅老手下。五年了,随着他的回归,那些妖魔鬼怪都要开始作乱,这个女人想脱身也迟了。
不过,事已至此,后悔那时的心软也无济于事。
喻千宁却不知道他内心的打算,只以为靳褚西是在警告自己。
因此,她握紧拳头,咬牙道:“我跟靳小珥之间,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即使你不让我留在靳安,我也会想方设法地将她绳之于法,你阻止不了我。”
靳褚西沉默摇头。
“你不明白……”
刚说了个开头,客厅的电话却在这关头响了,靳褚西皱眉收声。
而喻千宁趁机后退,退出他的怀抱。
“我收拾桌子了,靳总你快去接吧,免得错过重要的电话。”
靳褚西看着她逃进厨房,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当晚,喻千宁洗漱后,就在客厅里睡下。
事实上,别墅里还有很多房间。但那些房里,要么有靳小珥的痕迹,要么摆了健身器材,还有几间锁着的,靳褚西没说里面有什么。
所以喻千宁默默地抱着被子睡沙发,反正沙发摊开也是一张豪华大床。
靳褚西什么也没说。
孰料第二天早上醒来,喻千宁吃惊地发现,自己居然睡在靳褚西的怀里!
面对她羞恼的目光,靳褚西淡而又淡地说:“本想把你抱到房里的,可惜有条手臂使不上力,一只手又怕把你弄醒,索性同你一块儿睡了。”
“你、你……”喻千宁“你”了半天,都没“你”出个甲乙丙丁卯。
自那日过后,喻千宁始终避着他。然则再怎么逃,也总有避不开靳褚西的时候。
比如吃饭,再比如晚上睡觉。
也不知是不是靳褚西故意下了命令,老赵竟跟喻千宁说:“少爷用惯的那款床缺货了,得从国外调货来,要等些日子才行。”
喻千宁跟老赵理论,既然靳褚西能睡她的那张床,为什么不能睡别的床,非得要原来的那张?
“喻小姐,少爷是暂时在你的床上睡几天,自然是没问题的。可少爷自己房里的床,是要用很长一段时间的,那便不能将就了。”
老赵表情诚恳地说,好像这就是他真心认定的道理。
喻千宁气笑了,“那你总能再买张床来给我用吧?”
“喻小姐,少爷说有他陪着,您眼下睡得就挺好的,不用再麻烦。少爷还说,虽然他有的是钱,可不能浪费,您就耐心等几天吧。”老赵和蔼可亲地笑道。
喻千宁据理力争:“靳褚西就是个败家爷们儿!他不浪费,会一顿饭从万德斋带回个满汉全席?能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还把卧室整得像个小型住宅?”
这算哪门子理由!而且她说要自己掏钱买床的时候,靳褚西直接压住她热吻是怎么回事???
他们二人的所作所为,简直是在侮辱她的智商。
这对主仆,太可恨了!

热门小说推荐

思君夜听松风寒

思君夜听松风寒

三年前,她是富家千金,他是文艺青年。 三年后,她是落魄孤女,他是国际集团的大总裁。 三年前,她在

莫晓溪 夜凌修
许我一世盛夏夏莜雨 许邵均 多情医少会武功王烨 苏染 恋上俏皮女上司安夏 苏雅 神级小香农杨柏 赵艳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