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花开情迷处

第64章 二哥,还是我懂你

花开情迷处 花开情迷处
靳时三打了个呼哨,识趣地闪到一旁。
靳褚西眼里惊讶一闪而过,继而神情如遇暖阳,冷冰融化成柔水。
他默默抬起完好的手拥住喻千宁,萦绕在胸口的担忧化作了安心。
“谢谢。”
她埋头在他怀里,脑中诸多繁杂的思绪晃过,众多话语从口中出来时,只化成了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
“嗯,那以身相许吧。”靳褚西十分自然地应。
喻千宁轻轻笑了,贪恋地吸了一口他身上的气息,这才后退一步离开他宽大的怀抱,看向旁边的靳时三。
“你们继续,不用管我。”靳时三正看的津津有味,对上喻千宁的视线,不由得脱口而出。
靳褚西则于心中不止一次地感叹,可惜时机地点不对……
“小靳总,我都听张婉说了,也谢谢你这几天的帮忙。”喻千宁啼笑皆非,却还是很认真地对靳时三道谢。
靳时三郁闷地看了看靳褚西,“二哥,她谢什么?”
张智本就是靳安的员工,他又是在工作时候遭遇“意外”而死。于公于私,靳褚西都该处理他的身后事,包括安排好他的家人。
只不过,因为受伤,这些事都由靳时三代劳。要说谢,也该是靳褚西,跟喻千宁有什么相干?
靳褚西却没理会他的问题,“走了。十三,你开车。”
喻千宁是什么人,靳褚西再清楚不过。
无论是五年前,抑或是和她相处的这段时间,她都非常清楚表现出了自己爱恨分明的性格。
甚至于当年她还是个青涩的学生时……
靳褚西闭上眼往后靠着车坐垫,悄悄握住喻千宁放在膝头的手。
有些事,注定了只能成为遗憾。

再次落在B市的地面时,喻千宁的心情有了改变。
五年来,她每次抵达这里,都是凭着一股争斗的意气支撑。可这一回,让她心存芥蒂的其中一个人就在身边,她却顾不上怨恨。
因为,靳褚西伤情复发,陷入昏迷。
时间回到十分钟前。
飞机即将降落时,喻千宁和靳褚西商量要恢复工作。
靳褚西当时既没反对也没同意,只是在她转身时,静静地看了靳时三一眼。
如此意味深长的眼神,让靳时三恍然大悟:诶,二哥,还是我懂你!
他连忙凑到喻千宁面前,严肃道:“二哥伤得这么重,不休养半个……”
靳褚西适时挑了下眉。
“——半年!不休养个半年是不敢让他工作的。”靳时三聪明机智地改了口,见靳褚西表情正常才继续,“既然二哥救了你,那于情于理都该由你负责照顾他,你说是不是?”
喻千宁心不在焉,随口应道:“我明白,工作之余我会去探望他的。”
瞥见靳褚西神色不悦,靳时三更加严肃地说:“这怎么够?二哥一个人住在郊外,受了伤生活多有不便,而且一个照看不好,伤势又恶化不就糟了?”
喻千宁这才上了心,放下手里的活计,纳闷地望着靳时三:“这倒是个麻烦,他没有雇佣人吗?”
靳时三表情沉痛道:“自打二哥生母去世,他就不喜欢跟人接触,尤其是些不认识的人。也正因如此,他才从家里搬出去住,又怎会雇人来打扰自己。”
这是实话,喻千宁早就知道靳褚西个性冷漠。
“不是说他有私人医生么?”喻千宁不解地追问。
“私人医生也只是看病,又不会跟他住在一块儿。”靳时三从善如流地回答。
喻千宁犯难了,这么说,靳褚西回去后要独自生活?
换做以往这也没什么,可是他现在内外皆伤……特别是他的脑部受到撞击,真有差错,到时候好好一个人成了白痴,那不是暴殄天物吗?
她偷偷看向靳褚西,居然发现他一直盯着自己,心顿时漏跳了一拍,忙不迭收回目光。
靳时三趁热打铁,愁容满面地说:“唉,可恶的是M国昨天传来消息,说有大合同出了岔子,我今天下午就得走了。”
“你要走?那靳褚西谁照顾?”喻千宁急了,说好的兄弟情深呢,还比不上一桩生意?
“这单合同洽谈了大半年,十三不得不去。我无妨,这只是小伤罢了。”靳褚西突然开口道。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喻千宁就更不放心了。要知道这人为了靳安,连手臂上那见骨的刀伤都能不管,谁知道他会不会哪天为了生意,从别墅里爬到靳安?
好吧,用“爬”太夸张了些。但喻千宁可以肯定的是,靳褚西属于那种不当命是命的人。
“小靳总,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找人去守着靳总吧。”喻千宁认真地提出建议。
靳褚西不禁翘起唇角,又立马转头掩饰。
靳时三也很认真地回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说你光是抽空去探望他还不够。”
“嗯,的确不够……等等,”喻千宁总算反应过来了,脸上的思索换成震惊,指着自己鼻子吃惊道:“你是说,让我去跟靳总住?”
“不错!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靳时三即刻点头应和。
喻千宁顿时如遭雷劈,讷讷道:“可、可我要工作,没有时间呀!”
靳时三喜出望外,急忙道:“靳安最近没什么大事了,暂时用不着你这个法律顾问。而且即便要用,你跟二哥在一块儿,也能第一时间接到通知。”
顾问嘛,本来就不用天天守在公司,大多数法律顾问都会有自己的工作。
喻千宁渐渐回过神,脸色越来越黑:“师傅那里也需要我帮忙,我请了这么多天的假,事务所的工作应该堆积如山……”
“傅老头子那儿有我呢!他早知道你跟二哥出了事,跟我说要让你多休息休息,事务所那儿不用操心。何况二哥伤成这样,有你照看着,老头子也比较放心。”
喻千宁无话可说。
她绞尽脑汁地想着还有什么理由,能让她拒绝靳时三的提议,没有留意到手上的针织毛衫,已被她揉成了一团。
“那是什么?”
靳褚西冷不防地指着她手里的那坨“毛线”,神情冷淡地问。
喻千宁以为自己和靳时三的对话,并没有被当事人听见,此时乍一听靳褚西出声,莫名有种做贼心虚之感。
“什么?……噢,这是我给沈茗羽织的毛衫,他……”喻千宁老老实实地回答。
才听到一半,靳褚西就拧起眉毛两眼一闭,晕了。
“哎哥、哥……”

热门小说推荐

逆强证道

逆强证道

好男儿一腔热血!真英雄快意杀戮! 天挡我,我诛天;地挡我,我灭地。 逆天玄功,混元一气。 顺我

海玉 妙语
功修至神陆青歌 叶紫霞 无上战帝洛辰 紫衣 残王毒妃楚倾瑶 轩辕炙 藏龙隐卫陈永华 苏可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