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花开情迷处

第58章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花开情迷处 花开情迷处
“小珥走吧……”
“哥,你吼我……你居然为了这个女人吼我!”靳小珥甩开靳时三的手,歇斯底里地大吼大叫。
靳褚西皱起眉头,对自家妹子泼辣的言行,实在难以消受。除了喻千宁,他的耐心向来不高,就算对方是他同父同母的小妹。
是故,他刀刻般冷峻的脸上,毫不掩饰地露出烦躁,“你现在的样子毫无一丝风度,而且我告诉过你,不要插手我的事。”
“我知道,是她骗了你对不对?”靳小珥却像没听见,转头怨恨地瞪着喻千宁,质问道:“你……你不要脸,有了沈茗羽还来引诱我哥,你对他做了什么?”
喻千宁犹自沉浸在那句“她是我的人”里,闻言一阵无语,心情复杂地说:“你有没有搞错,我能对他干嘛,难不成还霸王硬上弓吗?”
拜托!想霸王硬上弓的,一直都是她那位高冷不近人情的哥哥好吗?她都没有问,这男人的属性怎会歪曲至此呢!
喻千宁可没那个力气,也没那个心情强上男人。
见靳褚西眉头紧皱,想到靳时三说他不能受刺激,喻千宁决定自己还是赶紧走吧。
这样想着,她便扭头朝门口走去。
“贱女人,事情不说清楚不许走!”
然而,喻千宁体贴的举动,在靳小珥看来却是心虚的表现。因此,她抄到喻千宁前面挡着门,气焰高涨地说。
这时的靳褚西一个脑袋两个大。
靳小珥一来,喻千宁就毫不留恋地挣脱他。那模样,仿佛几分钟前的娇媚柔顺都是他的幻象,只剩下过往的疏离冷淡。
某人可没忘记昨天喻千宁的那番自白,若她下定决心不理他,对他而言又是另一种折磨。
此时的喻千宁也怒了。
看在靳褚西的面子上,她屡屡忍让,靳小珥却总有办法使她破功。不说话不代表自己好欺负,如果她还任由靳小珥对自己撒泼,那她这些年也白活了!
“靳小姐,如果你想跟一个律师讨论有关人权的问题,我劝你先回去补补知识。
“首先,你连加害者和受害者都没弄明白,便随意指责我,属于诽谤;
“其次,即便我真的如你所说,欺骗、引诱了谁,除非你拿出证据,否则一样属于诽谤;
“最后,我再重申一遍,不要左一口贱女人右一口贱女人,这属于对我的人身攻击。我脾气不大好,尤其是刚受了伤,要是一不小心被你气出毛病,上诉就更有说服力了。
“另外,我跟靳总是什么关系,那是我们自己的事,没有跟你报告的必要。我来探望靳总,是因为我心存感激,不像某些人不知所谓,认为别人对自己好是理所当然。
“现在,请你让开,午饭时间到了,我不想错过午餐。”
噼里啪啦的一番话说完,喻千宁不理会听得目瞪口呆、脸色铁青的娇蛮千金,推开她出了病房的门。
直到房门再度关上,靳小珥仍然憋红着脸,又什么也说不出。
靳时三惊叹不已地盯着门口。
刚才那一刻,那个妍丽女人身上所散发出的光芒,璀璨得让他移不开眼睛。
“二哥,她真不简单!”他由衷地称赞。
靳褚西收敛了眼里闪烁的光彩,冷漠地扫他一眼:“下不为例。”称赞收下,关注免了。
靳时三:“……”卧槽这浓浓的威胁感是怎么回事?只是多看几眼而已,用得着摆出一副他十恶不赦的表情吗!
“哥,她、她……”靳小珥找不到词来形容此时的心情,只知道喻千宁把她惹火了。
“你自己的事处理好了?”靳褚西恢复了冷冽的表情,不咸不淡地说道。
这话让靳小珥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立刻将喻千宁丢到一边。
“哥,我来就是为了这个。你把最近跟君家合作的那单生意,交给我负责吧!楠一哥哥说他很忙,没空跟我见面,除非生意上的事,不然不能找他。”
靳小珥说的一本正经,靳时三听了却忍俊不禁。
他打趣地道:“小珥,你学的是设计专业,挂个副经理的名就算了,真要你去谈生意,你会吗?”
“时三哥,你这是什么意思?”靳小珥不高兴地问。
她跟靳时三的关系一直不好不坏,要不是褚西哥信任他,她也不想跟他打交道。过去靳时三跟自己井水不犯河水,前些年又一直待在M国,两人也就相安无事。
不料这几天,他总在同她唱反调。方才,靳时三甚至夸奖了喻千宁,使她的不满一下子爆发。
看出了她的不悦,靳时三耸了耸肩,“我实话实说而已。你若不爱听,我走就是。”
说走他还真走,不过在那之前,他有问靳褚西午饭想吃什么。
不相干的人走光了,剩下兄妹二人。
靳小珥委屈地拉着靳褚西的手,撒娇道:“哥,你最疼我了,我想要的你都会给我,对不对?”
换做往常的靳褚西,他已经点头了。但喻千宁的面容在他脑海里晃荡,令他不假思索地说:“别找她的麻烦。”
靳小珥疑惑道:“谁?”
“喻千宁。”
听见这个名字,靳小珥又要发怒,大声道:“我是你妹妹,你真要给那个女人撑腰,跟她一块儿来欺负我吗?”
她跟喻千宁八字不合,一见面就想掐架。假如自己的亲哥和自己的敌人同一阵线,她真是气都要气死了。
见状,靳褚西也不说话,只淡淡地将她望着。那目光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感,冷漠得不像是一个人该有的眼睛。
对上这样的视线,靳小珥立即缩了缩脖子,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她终于意识到了,眼前的男人,是靳家唯一一个不会纵容她的人。
“我、我懂了,以后会尽量避免与她接触。”她喏喏地说。
这个兄长是她最畏惧的人,至少目前是。靳尉南的话她还可以使性子不听,但是对靳褚西,她很少会违背,因为她不敢挑战他的底线。
那样的后果,是她绝对无法承受的。
再说了,只要兄长还没有把喻千宁娶进门,那她便多的是机会对付她。而且她相信,只要父亲还在,喻千宁就绝不可能嫁进靳家。
既然如此,凭她的身份,要整治一个无权无势的女人,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生怕靳褚西察觉到自己的想法,靳小珥急忙转移话题,“那我提的要求,你能答应吗?”
靳褚西的眸色沉了几分。他在杀人不见血的商场混迹多年,早已练就一双火眼金睛,靳小珥那点小心思,压根瞒不过他。
他只在心中冷笑,并不点破,随意地颔首将她打发了:“嗯。”
除了十三,包括老爷子在内,靳家其他的人都想对喻千宁不利。明的暗的,他都得招架,说的越多反倒容易打草惊蛇。
毕竟,他还没有完全掌控靳安……
得到他的允诺,靳小珥总算欢天喜地走了。

热门小说推荐

思君夜听松风寒

思君夜听松风寒

三年前,她是富家千金,他是文艺青年。 三年后,她是落魄孤女,他是国际集团的大总裁。 三年前,她在

莫晓溪 夜凌修
许我一世盛夏夏莜雨 许邵均 多情医少会武功王烨 苏染 恋上俏皮女上司安夏 苏雅 神级小香农杨柏 赵艳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