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花开情迷处

第55章 我是她未来嫂子

花开情迷处 花开情迷处
靳褚西那边发生的事,喻千宁自是不知。
她回病房刚打上点滴,沈柔失魂落魄地回来了,两瓣唇又红又肿,一看就是被狠狠蹂躏了的。
见状,喻千宁吓了一大跳。思及对方无缘无故消失了一上午,以为沈柔遇见流氓吃了亏,猛地拉过她噼里啪啦地开始逼供。
“你早上去哪儿了,难道被人劫走了?”
沈柔两眼无神地点头。
只是随口一问,想不到沈柔还真承认了,是故喻千宁更着急地问:“对方用强的?你吃亏了?”
沈柔的脑子还是团浆糊,君楠一的话在里面搅来搅去,让她根本没有思考的能力。此时听喻千宁的问话,想都不想地就点头,把喻千宁气的够呛。
“谁的胆子这么大!光天化日强抢民女不说,竟敢霸王硬上弓,叔可忍婶不可忍!沈柔,走,带我去找那王八蛋,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
房里的其他人上了年纪,个个都被喻千宁的彪悍吸引了注意力,在旁边看戏看得津津有味儿。
“病人就不要喊打喊杀的。身为一个脑震荡,你不好好休息,管别人的家事干嘛?”
人未到声先到,喻千宁和沈柔齐齐看向门口。恰好门“吱呀”一声开了,西装革履的君楠一手捧一束鲜花,慢条斯理地走了进来。
君楠一友好地对那几个老婆婆老爷爷打招呼,灿烂的笑容差点把喻千宁的双眼闪瞎。
她看了看沈柔,这厮居然故意撇开头,脸红到了耳脖子。
喻千宁暗叹道:真是女大不中留,沈柔迟早得为了君楠一这男人,把沈茗羽那亲哥给坑了。
亏她还傻乎乎地要给沈柔出气,从人家那娇羞的表情,就能看出是郎有情妾有意,她多个毛线的嘴。
“五年不见,你还是那么有精神,骂起人来一点儿不含糊。”
将花束放好,君楠一才看着喻千宁,挑着眉毛寻衅地说。
从他进来后,沈柔就没给过他正眼。喻千宁用眼角余光瞄到她赌气似的动作,打了个哈欠悠闲道:“彼此彼此,君少损人的功力也不见退步嘛。话说回来,你来我这儿,有何贵干?我不记得我跟你有多深的交情。”
君楠一龇牙一笑,“我不来,怎么能听到你那番正义凛然的言论?”
这人明摆着是来找茬。
喻千宁翘起唇角,虽然君楠一比她小四岁,按理说她该让着这个“小弟弟”,可她咋就只想踩他几脚呢?
“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一边追求人家女孩儿,一边又跟别人纠缠不清,搞得那女孩子不但被人报复,而且声誉尽毁,最后还要被他老妈侮辱……
“他倒好,独自跑到国外,销声匿迹了五年,一回来就对那女孩儿霸王硬上弓,你说他混不混蛋?”
她的话刚说完,沈柔拉了拉她的衣袖,小声说:“他没有霸王硬上弓。”
八卦的老人家们听不下去了,稍微有脑子的,都能猜到她说的是眼前的男人,于是一脸不赞同地盯着君楠一。
“小伙子,人在做天在看,凡事要对得起良心。”
“是啊是啊,那姑娘真可怜……”
沈柔把头埋的更低,喻千宁挑衅似地望着君楠一:瞪什么瞪,就算你瞪成眼窟窿,该骂的姐照样骂!
“姑娘啊,你头上的伤,也是被这小伙子害的吧?”
“你是不是反抗了,才会撞伤头啊?”
“可怜的孩子……”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直接过来,坐到喻千宁的病床上,安慰地拍着她的肩膀,“不要怕,婆婆在这里,不会让他欺负你的。”
喻千宁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沈柔低低说了一句“我去打水”,提起热水瓶跑了出去。君楠一去拉她的手,沈柔头也不抬地甩开,他拔腿就追。
“那种男人不要也罢,婆婆给你介绍更好的。”
听着老婆婆风马牛不相及的话,喻千宁非常无语,干笑着说:“谢谢关心,我没事……我累了,躺会儿啊。”
这可不是什么美丽的误会,而是超大的一杯“乌龙茶”,她都不知以后该怎样面对沈柔了。
——要说她跟君楠一之间吧,还真有那么些恩恩怨怨。
当年喻千凌死于一场社团活动,这活动发起人就是沈柔。据后来沈柔所说,喻千凌是为了救她,才被靳小珥推下悬崖的。
至于靳小珥一个二十岁的大学生,为何大胆包天地干出此种勾当,那就跟君楠一这个骚包脱不了干系了。
总结起来,就是靳小珥嫉妒沈柔,一时冲动对沈柔下手,结果半路杀出个喻千凌把沈柔救了。
靳小珥一怒之下,把还没站稳的喻千凌给推下了悬崖。
所以实际上,君楠一也是喻千宁的仇人之一,只不过他和沈柔一样,属于间接凶手。虽说无法释怀,但喻千宁也不会太迁怒,因为当初她家陷入困境时,君楠一倒也出了点小力。
即使那点帮助根本无法解救她和倪容陵,可比起靳家的狠辣无耻,那也颇显难得了。
五分钟后,君楠一一个人回来了。看见热水瓶在他手上,喻千宁没好气地道:“她呢?”
君楠一的头上乌云盖顶,喻千宁问话时,他脸臭臭地把热水瓶扔到一旁,“去买东西了。”
“哦。”
“我可不可以请你以后别乱说话?”
“……哦。”
“……我以后不会让她再受到伤害。”
喻千宁望过去,君楠一突然变得一本正经,语气郑重地承诺。
“哦。”她收回视线。
“所以,请你不要再提五年前的事。”君楠一得寸进尺地要求。
喻千宁这才认真地看着他,说:“你们的事我也不想管。”
“哼,”君楠一冷哼道:“你刚刚的表现恰恰相反。我们俩怎么样,由不到外人插手,你有意见保留就好了。”
他居高临下说这些话,那副神态,使喻千宁想起了五年前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心里顿时不爽了。
她一下子坐直,一副备战的模样。君楠一见了,心中一激灵,回忆起当年大发神威的喻千宁,气势不知不觉降低了一截。
“你今天是来骂人,还是找骂?如果是前者,你骂完了吧,骂完赶紧滚!要是后者,那是我没骂够,你还想我继续?”
他以为他是靳褚西?归根究底,喻千凌的死又不是与他无关!她不找他麻烦就算了,君楠一还敢来教训她?
“有钱了不起吗,一个个的嚣张跋扈、目中无人,践踏别人的感情还有尊严!你妈唱红脸,你就唱白脸,把沈柔当猴子一样地耍!你不是说我没资格插手你们的事吗?我要说我是她未来嫂子,还有资格没?”
喻千宁战斗力一开,自己都很难控制住。习惯了寻找最佳的攻击点,喻千宁想也没想就说出“未来嫂子”四个字,也顾不上会不会引来误会。
她说的大部分是事实,至少心存愧疚的君楠一,找不到话来反驳,也就哑口无言。
不过他没话说,不代表别人没有。
“我就知道是你搞的鬼!”

热门小说推荐

沉鱼记

沉鱼记

百年春秋,烽火不息。这是一个名士与名将辈出的时代,这是一个刺客与美人的时代,这是一个阴谋与间谍的时代

赵青青 孙奕之
江山为聘:独宠神医丑妃楚凌霜 沈峥 女帝天下:美男是我的煌吟 容成凤衣 邪王宠妻:废柴二小姐拓跋灵 轩辕澈 农女强宠小丈夫楚寒 白玉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