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花开情迷处

第53章 病房内的告白

花开情迷处 花开情迷处
安静的房间里,药水和清新剂的味道混在一起。
窗外有只鸟儿立在树枝上,唱着婉转的调子,分不清它是哀伤,还是痴缠。
阳光透过窗户,柔柔地洒在靳褚西身上。他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
她目光复杂地慢慢走近,只见平日里气场强大的男人,此刻戴着呼吸罩,面色惨白,显得尤为脆弱。一时间,她的心绪百转千回。
喻千宁也不知她来这里,究竟有什么用。只是看靳褚西一眼,又不能让他就此醒来。但她始终是克制不住自己的内心,像做贼一样地来了。
靳褚西的左手手臂打着石膏,喻千宁猜测,应该是原先的伤口遭到撞击,从而伤筋动骨。至于他的右手,则打着点滴,脑袋上也包了一层布。
——像个阿三。
喻千宁苦中作乐地想道,在病床旁边的椅子坐下。
呆呆地望着那张纠缠她多年的面孔,喻千宁喉咙干涩。
“你又何苦呢?以你的聪明才智,不可能猜不到,我是带着目的到靳安的……”
她抚摸他的脸颊,冰冰凉凉的,真像个死人。要不是他还有心跳,喻千宁都要以为他没救了。
面对昏迷不醒的靳褚西,喻千宁没办法无动于衷。幸好、幸好他还活着,如果她醒来听说这个男人死了,那……
想到此,喻千宁的身体颤了颤,不敢再往下想,只是倔强地说:“我想要的真的不多,为千凌讨个公道罢了!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何况凶手是个毫无悔过之心的人?”
其实,事情过去了五年,有些事喻千宁也是想开了的。如今,她不一定非要靳小珥偿命,可至少,那个女人要为自己的错误负责。在这点上,喻千宁认为她和靳褚西,意见永远不可能统一。
她越想情绪越低落,最后缓缓伏下,把头贴在靳褚西的胸口处,突然念道:“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这是喻千宁曾经最喜欢的一首词。她觉得,纳兰性德的爱情词总带着淡淡的思慕,这也是当年分别之际,她送《纳兰词全集》给靳褚西的原因。
可惜再次相遇,已物是人非。她念了他多年,他忘了她多年,但即便是彼此的过客,也比现在两人互为仇敌的身份好啊!
——认识靳褚西之前,喻千宁不曾倾慕他人;而在那之后,她心里便只有这一人,一恋成殇,一念成魔。
只不过,“山有木兮木有枝,心念君兮君不知”。再深的情感,靳褚西大概也一无所知,如今喻千宁更不可能说了。
抛开靳小珥这层关系不提,她跟靳褚西毕竟是来自两个世界的人。虽然童话里,灰姑娘同王子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但现实中只能是悲剧收场。
喻千宁不求所嫁之人富贵显荣,只求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圆满。钱无需多,权无需大,只要给她理想的爱情,生活的面包她能够自给。
显然,靳褚西并不能做到。
就连沈茗羽,也同样桃花满天,她无福消受。除非哪一天,喻千宁有充足的信心,不然她不会触碰爱情。
——这倒不是喻千宁不识好歹,而是她深受父母婚姻的影响,极度缺乏自信与安全感。
可再怎么说,假装无情太难受了。加上这几天,靳褚西的表现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特别是那几个霸道的吻……
想到这里,喻千宁脸色微红,低喃道:“在感情上,我确实先输你一筹。为了以后能顺利脱身,也许……我只能藏好自己的心思。这对我而言,大概是最好的做法,可你为什么不能像五年前那样呢?”
喻千宁落寞地叹息。
靳褚西对她狠,她就能继续说服自己死心。她不是受虐狂,面对狠绝的靳褚西,即便她会痛苦,也能下定决心报仇。
但事实却是,靳褚西一再以性命护她!在他扑向自己的那一刻,这个看起来很冷酷的男人,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呢?难道他真的不怕死么?
“我欠了你一条命,像你这么精明的人,不可能愿意吃亏吧?所以……”喻千宁抿了抿唇,情难自禁地贴上他的脸颊,表情茫然又坚定地说:“你会好起来的。”
这个男人,是她的心魔。明知道双方立场敌对,五年前也有过甚不愉快的记忆,可她……就是放不下啊!
尤其是经过这些天的各种意外,再看见现在虚弱的靳褚西,她的心,很痛很痛!
一滴眼泪落下,打在男人的脸上。随即,男人紧闭的眼睛,似乎动了动。但当喻千宁抬头再看时,那张苍白的脸又恢复宁静。
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喻千宁才擦干眼泪,依依不舍地告别:“我走了,你好好休息。睡够了,就起来吧,还有很多事等着你去解决呢。”
说着,她站起来,看了看仍未苏醒的靳褚西,又看看门口。见没人来,喻千宁迅速在男人额头印下一吻,才匆匆离去。
见喻千宁出来,两个门卫你看我我看你,而后心照不宣地抬头望天花板。
“谢谢。”
喻千宁语气平静地道谢,也没看两人的神情,径直走了。
刚走过转角,她就跟提着塑料袋的靳时三碰上了。
“哟,出来了?有没有跟我二哥说什么?”他打趣儿地说道。
这时,喻千宁的表情已经恢复正常,淡笑道:“感谢他救我一命。”
“那你有没有说以身相许?”
“电视剧看多了吧……”喻千宁扶额。
靳时三仍然笑眯眯的,丝毫不介意喻千宁的无礼,爽快地回道:“我不看电视剧,要看也只看动画片!”
喻千宁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久久才爆出一句:“……这个疯狂的世界!”
靳时三呲牙咧嘴地继续笑,喻千宁径直摇头,脚不停歇地往电梯走。
经过靳时三身边时,他微微侧开身子,善意道:“有机会,我请你喝咖啡,我跟你合得来的。”
“再说吧。”喻千宁头也不回地挥挥手,“顺便说一句,我平时也喜欢看动画片,尤其是M国的动画电影。”
靳时三脚下一个趔趄,差一点摔了出去。
再回头时,喻千宁已进了电梯。
靳时三收回视线,笑了笑,这个喻千宁挺好玩的!
看到他回来,两个壮汉恭声喊:“时三少爷!”
靳时三没说话,点点头推门进去。
随手脱下外套挂在架子上,他便去观察靳褚西的点滴瓶。不料视线刚移过去,就对上了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眸。

热门小说推荐

沉鱼记

沉鱼记

百年春秋,烽火不息。这是一个名士与名将辈出的时代,这是一个刺客与美人的时代,这是一个阴谋与间谍的时代

赵青青 孙奕之
江山为聘:独宠神医丑妃楚凌霜 沈峥 女帝天下:美男是我的煌吟 容成凤衣 邪王宠妻:废柴二小姐拓跋灵 轩辕澈 农女强宠小丈夫楚寒 白玉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