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花开情迷处

第44章 借酒装疯?

花开情迷处 花开情迷处
靳褚西的力气不是一般的大,喻千宁完全不可能推开,直接被这堵墙压倒在地,并且是以跪趴的姿势……
喻千宁怒了。
她拼命地伸手去拿池台上的瓶子,靳褚西的猪蹄在她身上摸来摸去,哼哼唧唧,像极了撒娇的小猪仔。
可是此刻纵使靳褚西再萌,喻千宁也不可能饶过他。
当瓶子入手,喻千宁刚想砸靳褚西,哪知这男人的“兄弟”,极度不要脸地顶着自己。
顿时,喻千宁掂量了瓶子的重量,果断地弃了,把那瓶最大、最重的沐浴乳拿下。
接着,在靳褚西刚要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时,喻千宁回手一砸,准确地拍中男人的脑袋。
沐浴乳的瓶子有点滑,顺势就从喻千宁手里掉落,于是靳褚西的后背遭到连累……
"唔~哼!"男人彻底晕厥。
等靳褚西一晕,喻千宁赶紧从他身下爬出来,全身都被冷汗打湿。
经这一折腾,靳褚西手臂的伤口裂得更大了。喻千宁一手插着腰,一手抹去额头的汗水,气喘吁吁。
小张好不容易把药水绷带拎上来了,结果喻千宁把门一开,丢下句"交给你了",便潇洒地走人。
望着喻千宁渐行渐远的娇小背影,小张欲哭无泪地喊道:"喻小姐,又咋了,靳总我搞不定啊――"
喻千宁心道,鬼才管你搞不搞得定,你被压总好过我被压。
真没想到,靳褚西一表人才,喝醉了竟然这么反常。跟他平时的样子,简直是两个极端,当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回到自己的房间,喻千宁累得骨架都要散了。想起方才的情景,喻千宁的耳朵嗡嗡作响,脑子乱成一锅粥,让她没办法思考。
索性,喻千宁抱起衣服,进浴室洗澡去了。
她的包放在床上,浴室里水声哗哗时,包里的手机"呜呜"地振动……
直到喻千宁洗好澡,她的思路才恢复清晰。
这会儿已经下午四点了,距离她带靳褚西回酒店,都过去了一个小时。想着得通知林经理,喻千宁便找出手机。
刚打开手机界面,就看到一个未接电话的提示。关键在于,这还是个陌生号码。
喻千宁狐疑了,会是谁呢?
当然,也可能是人家打错了电话。没多会儿,喻千宁就不去费工夫想这个问题,给林经理打完电话,又给沈茗羽发信息,问他到没到B市。
沈茗羽立即回电,跟她报平安,还说了一大堆"要照顾好自己"的话。喻千宁无语了,一个大男人,怎么比女人还啰嗦?
"打住,你再说下去,我就要给你颁奖了。"
沈茗羽好奇了,"……什么奖?"
"婆妈奖!"
"……"
喻千宁得意地笑,觉得自己挺有才,"好了,拜拜!"
"……拜拜。"沈茗羽无奈地说。
刚才洗了头,这会儿头发湿答答地贴着头皮,怪不舒服的。于是,喻千宁丢下手机,去找吹风机。
可就在吹风机"呼呼"地响起后,床上的手机再度蹦跶,可惜依旧是振动而非铃声。
接连两次无人接听,让得那头打电话的人很不爽。
"有意思……"
虽然这么说着,但是男人的表情却不是那么回事。
喻千宁还不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正在琢磨着,明天要怎么面对靳褚西呢!
她的那下子,也不知会不会把人打傻了。要是宁儿个靳褚西变成弱智,自己该怎么跟人说?
也难怪,情急之下,喻千宁根本没把握好力度。而且当时,靳褚西是被砸晕了的,留下后遗症啥的,不是不可能啊。
"唉,算了,明天一早去分公司避避吧……"
今天和老板们商量好了,那她明天,就能假借签约的事情离开酒店。等靳褚西醒来,看看他有事儿没事儿,再决定下一步。
真把人打傻了,她会负责的。大不了,自己养他呗……
其实啊,靳褚西傻了,没啥不好的,起码不用跟他对着干了。
抱着这个想法,喻千宁安心了。
晚上七点多近八点的时候,小张来敲她的门。喻千宁看见他,疑惑地问:"小张,你有事?"
"喻小姐,那个,我能不能下班了?"小张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满脸的羞涩和喜悦,"我老婆前几天刚生了孩子,我得回去照顾她……"
喻千宁一时没反应过来:"那你还在这儿干嘛?"
小张呲牙道:"你不是让我照顾靳总吗?"
"……"喻千宁不知道还有人这么傻的,"可我没叫你守一晚上啊……"
"不是这么个照顾法吗?"小张迷茫了。
喻千宁哭笑不得地说:"好了,你快回去吧,别让你老婆担心。"
闻言,小张乐得咧嘴直笑。
"谢谢喻小姐,那我走了,明天再来上班。"
看小张迫不及待的模样,喻千宁不禁羡慕起他的老婆。
这样的日子就好,有个相互照顾的人陪着,生儿育女,彼此牵挂。
手里拿着靳褚西的房卡,喻千宁迟疑了一阵子,终是去换衣服。 ――
她不是关心靳褚西,也不是为了靳褚西,只是肚子饿了,要出去吃饭,顺便去他那儿看看人死没。
在酒店的饭厅溜达了一圈,喻千宁吃完还打包,专门是补血的东西。
她倒想给靳褚西带份猪脑,补补他的脑子,叫他以后不能喝就别打肿脸充胖子,今儿真丢死人了!遗憾的是,猪脑卖完了,想要还得等明早。
上楼之前,喻千宁去找酒店的人要醒酒茶。一听说是总统套房的客人需要,经理急忙让人取来茶叶,给喻千宁带走。
经理恭敬地说:"这是普洱,对解酒很有用。"
喻千宁点点头,"麻烦经理了。"
她自然知道普洱醒酒的功效好,不然干嘛要找他们拿?
靳褚西住的房间豪华无比,设备齐全,所以喻千宁带了茶叶上去,很快便将茶泡好。
她端着杯子走进卧房,床上的男人睡得很沉。喻千宁看了下,靳褚西手臂处的绷带包得很丑,看来小张是个笨手笨脚的。
把杯子放在床头柜,喻千宁去推靳褚西。
"喂,快起来,吃点东西再睡。"
靳褚西中午净顾着喝酒,啥也没吃,喻千宁可不想他饿死了。

热门小说推荐

思君夜听松风寒

思君夜听松风寒

三年前,她是富家千金,他是文艺青年。 三年后,她是落魄孤女,他是国际集团的大总裁。 三年前,她在

莫晓溪 夜凌修
许我一世盛夏夏莜雨 许邵均 多情医少会武功王烨 苏染 恋上俏皮女上司安夏 苏雅 神级小香农杨柏 赵艳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