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花开情迷处

第34章 激情一吻

花开情迷处 花开情迷处
喻千宁反应过来,就要给他一巴掌呼过去。即将落下时,她又硬生生地刹住了。靳褚西见她没反抗,立即得寸进尺,撬开她的唇齿长驱直入。
吻得晕头转向,最后冰山力气告罄,头一歪靠到喻千宁肩上。
他气若游丝地说:“不要去医院……”
——如此霸气的开头,结果吻漏气了?!
左肩膀脱着臼,手提包又在逃亡期间,落在了半道。喻千宁只好跟俩孩子求救,让她们去给自己拿包。
“靳褚西你撑着,别死在这儿,我不要欠你一条命。”喻千宁擦着泪,对靳褚西警告道。
“姐姐,包。”女孩儿怯生生地递过包。
喻千宁试图把靳褚西扶起,可他动都不动,估计是失血太多导致了晕厥。
“小妹妹,帮我拨一个号码……”
无奈之下,喻千宁让小女孩帮她打给沈茗羽。
听了她的简述,沈茗羽那头一片混乱,喻千宁猜测他估计撞到腿了。
从酒店到这儿,约莫大半个小时。要是等到沈茗羽过来,靳褚西可能没命了。
喻千宁烦躁地想着,而且这些家伙醒了,要是再找麻烦可怎么办?
两个小丫头扯了扯她的袖子,喻千宁低头看去,恍然大悟道:“对了,可以让你们出去求救啊!……等等,不行,说不定还有坏人对你们虎视眈眈呢?”
“姐姐,我给爸爸打电话了,他很快就来接我们了,这位叔叔不会有事的。”双胞胎之一小声说。
“姐姐,我家离这儿不远,你们不想去医院的话,就去我家吧。”双胞胎之二眨着眼睛天真道。
看了看昏迷的靳褚西,又看看肩膀脱臼的自己,喻千宁犹豫地嘀咕:“反正也是为了你俩遭的罪……那行,你家在哪里,再给刚才那个叔叔打电话,把你家地址告诉他。”
十分钟后,两位小丫头的父亲来了。
“事情我听贤贤说了,多谢你们,你们都是我们家的恩人!”
这是一个长相英俊的男人,喻千宁看着他,总觉得有点儿眼熟。
“爸爸,这个叔叔受了很重的伤,他不想去医院,我们带他回家吧。”
男人听了女孩儿的话,询问地看向喻千宁。
“别担心,我有位朋友是医生,他等会儿也会过来。”喻千宁安慰道。
“行。”
在车上,喻千宁一直留意着靳褚西的状况。见血没再流,人也没什么异样,一颗心才没有乱。
车子七扭八拐,驶进了一栋公寓。
双胞胎的爸爸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挡住靳褚西被血染红的衣裳、手臂,搀着他去坐电梯。
在电梯口,英俊男人和熟人寒暄了几句。喻千宁觉得,那个人看着双胞胎的眼神有点儿怪。
不过没等她多想,双方就分别了。
他们刚到门口,门就从里面打开了。一个和双胞胎长得很像的温婉女子,站在门后等着他们,门一开她就急忙让开身子。
“伤这么重呀!快进来。”
她在沙发上垫了几个垫子,喻千宁才跟英俊男人一起,轻轻地把靳褚西放上去。
两个孩子扑向自己的妈妈,女子抱着她们,不断地细声询问情况。
“去拿医药箱来。”英俊男人对她吩咐,女人应声去了。
喻千宁摸出手机打电话催沈茗羽,他说马上到。
靳褚西手臂上的伤口,既大又深,包扎的手帕都被血浸湿了。看那个样子,实在是触目惊心。
“流了好多血,他不会有事儿吧?”女人把医药箱放下,担心地说道。
“先给他止血,拿把剪刀把伤口周围的衣服剪了……没错,就这样。然后用酒精消毒,再倒些止血粉——对了,你们家有三七粉吗?”
喻千宁行动不方便,便在旁指挥英俊男人为靳褚西治疗。她的这些知识都是沈茗羽传授的,包括三七粉既能活血,止血效用又极强的特性,她都记得很清楚。
故此,不等对方提出质疑,喻千宁就粗略解释了一番。
等沈茗羽赶到,靳褚西的伤已处理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喻千宁左肩脱臼等他来救。
看到沈茗羽,喻千宁才算是安心,苦笑地指着自己:“被你说中了,缺胳膊断腿地去找你。你干脆别当医生了,改行做算命大师得了,保准一说一个中。”
沈茗羽却是狂奔过来,猛地把她按进怀里,疼得喻千宁使劲儿咋呼。
“哎哟哎哟,您可轻点儿,我脱着臼呢!”
沈茗羽的神色比起早上,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憔悴了。喻千宁心怀愧疚,求助地看向那对夫妻。
“你都二十九了,能不能别让人操心?”沈茗羽叹息着说。
双胞胎女孩走上前,拉着沈茗羽的袖子,委屈地说:“叔叔,你别怪姐姐,她是为了救我们才受伤的。”
沈茗羽顿觉尴尬,喻千宁捂着嘴偷笑。她是姐姐,沈茗羽跟靳褚西都是“叔叔”,两个丫头太可爱了!
仅仅几个动作,沈茗羽就把喻千宁的手接了回去。由于刚才喻千宁笑得太欠扁,导致他即使听到了喻千宁喊疼,也没一丝一毫的反应。
“嘶……公报私仇啊!算了,我不跟你计较。你来看看靳褚西吧,他……替我挡了一刀。”说着说着,喻千宁的情绪就有些低落,自然而然地降低了分贝。
“靳褚西?”英俊男人惊疑不定,望了望沙发上昏迷的人,“他是靳安集团的总裁?!”
蓦然,喻千宁感到一股紧张的气氛。她赶紧挡在靳褚西的前头,警惕地看着英俊男人:“你们不会有仇吧?”
瞧见她的举动,英俊男人哭笑不得。
“两位是小女的救命恩人,我们做牛做马也报答不了你们的恩情,就算是真有仇,这会儿也一笔勾销了。更何况,我们说不上是仇,只是有竞争关系。”
沈茗羽推开喻千宁,察看起靳褚西的伤势。喻千宁越看英俊男人,就越觉得在哪里见过他。
“还没自我介绍,我叫何光希。这个,是我夫人邺雅。”英俊男人拉过温婉女子,微笑地跟喻千宁做介绍,“那两个是我们的女儿,何贤贤何恬恬。”
“何光希?!”喻千宁恍然大悟,“怪不得我觉得你眼熟,原来你是邺氏的姑爷!”

热门小说推荐

思君夜听松风寒

思君夜听松风寒

三年前,她是富家千金,他是文艺青年。 三年后,她是落魄孤女,他是国际集团的大总裁。 三年前,她在

莫晓溪 夜凌修
许我一世盛夏夏莜雨 许邵均 多情医少会武功王烨 苏染 恋上俏皮女上司安夏 苏雅 神级小香农杨柏 赵艳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