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076】异变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唐方已经感到身上的疼痛,越来越甚,他的手虽然已紧紧地握住了那老者的手腕,但是却无力将之移开,全身的力道,不知去了何处。头颈,在那刹间,也变得僵硬了,与在这棺中的老者面面相对,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看到,这个老者张开了嘴,嘴里露出了两个尖牙。

如同传说中只有僵尸才会有的尖牙!

砰!砰!砰!唐方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的在跳动,发出蓬勃的生机,在这老者的手里。

这,就是死后的幻觉吗?唐方发现自己除了不能动之外,身体的感觉却似乎比之之前强烈了千百倍,整个世界似乎在他眼前重新焕发出了生机,自己似第一次重新张开了双眼一般。

心脏还在老者的手里扑通,扑通的跳动着,而自己的身上的伤口居然在奇迹般的愈合……

“嘎,嘎,嘎”那扇大门缓缓地关上了。

这栋大宅里面仅仅只有唐方和面对唐方的这个老者。

一切安静地让人窒息,时间就这么流淌……

不知道过了多久……

我……死了吗……

老者手里拿着心脏,直直地放在唐方的眼皮子底下,终于唐方似发现自己心脏里面似乎有一个奇怪的东西,唐方在仔细地观看,居然是一个盘膝而坐的小人儿,眉眼正是与白童子极为相似。

唐方诧异到了极点,而老者的脸容上却露出了一丝微笑。拿着唐方的心脏,缓缓地睡下了,棺木缓缓地自动盖上,而唐方,却依然如同定住了一般,这世界都在流淌,只有他永恒的静止。

忽然,一股电流似的激便了全身,唐方浑身一颤抖,居然猛地似从梦里面惊醒了一般,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伤口已经愈合,但是却感觉不到自己心脏的跳动。

这个老鬼拿走了自己的心脏!

可是自己,到底是生还是死呢?唐方连自己也弄不清楚自己的状态,可是凭着感觉,他似乎还是活着的,腿脚,头脑都和进来的时候别无二致,只是没有了心跳。

一个没有心跳的人!还能算是“人”吗?唐方嘴角露出一丝苦笑,随后他想起了一个更为严重问题。

门关了……

门关上了,意味着自己已经被困死在这里面了,唐方疯狂地跑到门口,试图推开大门,可是任凭他如何用力,这门就如同生根了一般,丝毫不动,唐方忙的满头大汗,最后不得不放弃了。

看着金玉满堂的大宅,唐方嘴角苦笑,或许自己当真在这金山银山之中活活地饿死。

即便是有万两黄金,现在也买不到一个馒头。唐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等,等外面的王道一醒来之后,带着王云光等人来就自己。

现在最紧要的活下去,在王云光救自己来之前,活着,唐方在大宅里面转了转,发现除了满屋的金银财宝之外,没有任何一个可以果腹的东西,

虽然山洞中不见阳光,但是在却有无数的夜明珠在屋中,将所有的房间照的如同白昼,这些夜明珠,每一颗都是价值万金,但是现在对于唐方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的吸引力了。

广场上的那口棺材依然在那里,唐方已经没有勇气再去推开。想着里面有一个可以抓人心脏的僵尸,唐方就头皮发麻,在大宅里面穿梭了四五个时辰,唐方终于饥渴难耐,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

“嘻嘻,嘻嘻……”忽然那个令唐方毛骨悚然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但是已经没有开始的时候令他那么害怕了,人之将死,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一个白衣童子在唐方面前缓缓地现形,对着唐方勾了勾手,示意唐方过去,唐方想了想,跟着那个白衣童子走了,这个白衣童子带着唐方穿梭了好几个门户,在一个书房前面停了下来,唐方推门进去,发现了在桌子上面居然放着山精和番薯之类的食物,在旁边还有一壶清水,唐方饥渴难耐,哪里顾得了这么多,就着茶水就是一阵狼吞虎咽,恢复了精力之后,又开始去尝试推开那扇大门。

依然是徒劳。

唐方便活生生地困在这里面了,虽然每日不知道为何,在这间屋子里面总会有新鲜的瓜果蔬菜和茶水,足够维持唐方的生命,但是孤寂的生活让唐方开始感觉到疯了一般。

第一天,唐方依然充满希望地等着王道一来救自己,可是第一天,第二天,甚至一个月,唐方都没有听到任何人声,唐方开始彻底的绝望了。

孤寂的生活让唐方开始又哭又闹,指天骂地,可是随着时间推移,唐方心开始慢慢地收拢了,他开始在这平淡无趣的生活里面找寻自己的乐趣,他开始仔细研究这建筑的每一个角落,甚至是一个茶杯,一个茶碗,他都要花几个时辰细细的钻研,为的只是打发这时间。

他甚至会收集一些碗筷,将他们分成两派,作为两支军队互相打斗,他则一会变成指挥这只军队的首领,一会变成指挥那只军队的首领,玩的不亦乐乎。他的精神已经彻底失常。

一年过去了,唐方依旧困在这里面,除了很少出现的那个男童和女童的嬉笑之声外,整栋大宅里面只有唐方一人,他已经熟知了这栋大宅的每一个角落,也尝试着挖地道钻出去过,但是到最后,他还是放弃了,因为这所有的一切都如同铜墙铁壁一般,没有任何工具的他根本不可能打开一点点的缺口。

第二年又过去了,唐方已经似乎习惯了这种孤寂的生活,在这一年中,他尝试过自杀,可是无论如何,无论他用多大的力气去撞墙,他都死不了。连死多不让人死……这鬼地方……

他不是没有尝试过再去打开那副青石棺木,可是自从第一次能轻易打开之后,此后无论如何,他都无法再次打开……

第三年悄悄的过去,这一年唐方的心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比前面两年都平和了很多,他不在怨天尤人,而是开始真正的过这样的生活,每天的生活变得规律而有节制,他会发很多时间去想一件事情,甚至会将这里面的一些家具拆了然后自己重装来打发时间,当然在这里到底过了多久,唐方也忘记了。

第四年,就这样又过去了,唐方开始学会了打坐,就坐在地上,让自己所有的一切都不想,放空自己的脑子,这样似乎时间就会过的很快,而他的心也渐渐的开始平复,缓和,无欲无求……

前十年,就在唐方不知岁月中悄悄地过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唐方渐渐的开始很少去取食,开始是一天一顿,后来两天,三天也不觉得饥饿,再后来,十天半月就这么一坐而过,当然彻底没有时间观念的唐方已经忽略了这种变化。

他开始一坐就是十天半月。

那两个守墓的灵鬼时常还是会出来,唐方已经由开始的害怕变成期待,最后到现在的无视,他似乎都忘了,在墓中还有这么两个‘鬼’的存在。

无天无地,无我,无他物,无岁月。

时间慢慢的过去,或许是二十年,三十年,又或者更久。

唐方感觉到自己开始慢慢地苍老,脸上已经开始出现皱纹,动作也开始慢慢的迟缓了很多,但是心境却更为明澈,身上已经不再有当日的那半分的油滑,一种岁月积淀的睿智开始出现在他的身上。

“每逢大事需静气”这是王云光一生追求的精神境界,如今的唐方自问,若是能对上王云光,他可以做得更好。

又是三十年过去,唐方开始感觉到自己的白发苍苍,生命的机能在他的身体中慢慢流逝,终于有一天,唐方坐在了那棺材之上,就再也没有站起来过……

时间一晃又是十年,唐方开始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彻底停止了,呼吸越来越慢,最后彻底的消失了,然后慢慢地,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在腐败,脸上开始出现尸斑,然后慢慢的身体干涸下来,变得十分僵硬,再然后开始慢慢的腐烂,过了一两年,他的肉身已经彻底消失,整个人只剩下一副枯骨,最后,连自己的骨架也开始融化,变成一滩融水,彻底消失在石棺之上。

唐方就这样看着自己的死亡过程……

“砰!砰!砰!砰!”唐方很久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声音了,这个声音,是心脏跳动的声音,这个声音传自于棺材的下面,此时已经是一滩融水的唐方忽然间欣喜若狂,百年的孤寂修心,早已让他的心炼得如止水一般,此时此刻,能够让他动心的,只有一件事。

生存。

唐方顺着青石棺材的缝隙一点一滴地渗透进入棺材之中,他果真看见了自己的心脏,鲜红的,依然跳动着迸发出勃勃生机的心脏。

心脏的正中间,依然是有一个人在盘膝打坐,唐方隐约记得,似乎在什么时候见过这个人一般,思索了很久之后,陡然哑然失笑,一百年的时间,他居然连自己的长相都忘记了。

那只僵尸双目紧闭,捧着唐方的心脏,唐方小心翼翼地接近着自己的心脏,那颗心脏在激烈的应和着,唐方整个融入到那颗心脏之中,那心脏开始了剧烈的吸收,唐方开始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与这颗心脏慢慢的融合……

时间不知不觉又过了很多年。

嘎,嘎,嘎。不知道多少年不曾打开的青石板,缓缓地开始移动,一只手从这青石棺木中伸了出来,然后一个人缓缓地坐了起来,从棺木中跳了出来。

唐方开始审视着自己的双手双脚,确信自己的这副肉身和以前的自己并无二致的时候,他知道他,复活了……

这……唐方苦笑了一声,这对她来说,是应该欣喜还是可悲。

老天再一次让他循环,然后在这暗无天日的地宫中再活百年?

唐方走到棺木之前,那个老者依然在沉睡,对于这个让自己困死在这里百年的罪魁祸首,唐方居然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恨意。

唐方缓缓地棺木合上,然后恭恭敬敬地在老者的棺木前磕了三个响头。

深吸一口气,再次走到了那扇紧闭了百年的朱红大门前,门应声而开了。

不惊,不喜,古井无波。百年的修心,此时的唐方不仅仅只是肉身的脱胎换骨,连心境也不一样了。满屋的金银财宝,唐方连看上一眼的兴趣都欠奉,径直走了出去。

多少年了,王云光那小子是不是还活着,还有若昀,她应该已经九死渡劫了吧。

走出这扇大门的唐方,许久不曾记得的凡尘俗世,又在此时纷至沓来。

大门缓缓地合上,那两个守灵之童忽然出现,对望一眼,俯伏在地道:“恭送老祖”。

热门小说推荐

思君夜听松风寒

思君夜听松风寒

三年前,她是富家千金,他是文艺青年。 三年后,她是落魄孤女,他是国际集团的大总裁。 三年前,她在

莫晓溪 夜凌修
许我一世盛夏夏莜雨 许邵均 多情医少会武功王烨 苏染 恋上俏皮女上司安夏 苏雅 神级小香农杨柏 赵艳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