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075】棺中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一道人影一闪,便消失了。

人影!唐方揉了揉眼睛,这里难道有人?

唐方望了望身边的王道一,似想确定刚才是不是自己眼花了,王道一深深地吸了口气道:“刚才的是守墓的厣魅,邪门得很,我们还是回去通知了三叔,叫他一起来。”王道一面上有了怯意。

“通知他,那还有我的份。”唐方哪里肯听劝,径直走了进去,富贵险中求,若是失去了这次机会,他唐方恐怕要后悔一辈子了。

唐方大踏步进入其中,身后的王道一踟躇了一下,还是抬脚进去了……

可是就在王道一踏入这门中的一瞬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王道一进入门中的整条腿上的裤子开始飞快风化,然后再就是那条腿,仿佛被抽干了血一般,飞快地干瘪下来,再然后,便飞快的发生着人死后尸体腐烂的一系列景象,直到只剩下森森的白骨!

“我的腿!”王道一大叫一声,连忙抽回踏入门中的半条腿,整个人昏死过去了。

唐方还来不及救他,王道一已经整个人倒在门口,原本已经变成白骨的腿又重新复原,就如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为什么自己没有……”唐方心不由得颤动了,事出无常必有妖,唐方有些胆怯了,但是面对着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好奇心驱使之下,原本就胆大包天的唐方怎么也要探一个究竟。

“也好,这样这小子就不会在旁边聒噪了。”唐方将王道一放在外面的一处高地上,转身又走进了那扇门……

轰隆隆,轰隆隆!似一个炸雷在王云光的头顶炸响,王云光一跃而起,用手飞速的算动着,终于气急败坏的一跺脚,跌声道:“门……门……开了!”

远在千里之外的一处小树林里面,湖水中依然漂浮着无数的女尸,发丝散开一地,湖水开始汩汩地冒出气泡,发出凄厉的嘶吼,被钉在树上的七个鬼物忽然一齐睁开了眼睛,七道血红的光芒划破了这终日不见阳光的鬼蜮。

其中一个鬼物嘴里似乎动了动,喃喃地道:“开了吗?”

龙虎山顶,一处密室之中,一个白须白发的老头正在结跏跌坐,陡然只见双目睁开,闪出厉芒,十指如电,飞速地算动,隔了好久,忽然手指一滞,道:“果然开了……”说完长身而起,走到斗室之外,对着看门的弟子道:“叫紫玲玎来见我。”

在王家院外不远处,一个老者仰天望着那抹猩红的月色,叹声道:“该来的,始终会来的,王云光,你真当自己道法通天,可以逆天改命吗,老夫怜你机关算尽太聪明,无论如何也会留你全尸。”说完整个身子腾空而起,大声道,“王云光小儿,老夫索你命来了!”

这,是哪?唐方直到真正踏入此处,才真正感觉到什么叫做鬼斧神工,当日在王家祖宅的时候,唐方已经感叹王家的气势,但是比起眼前的这真正的大宅,王家祖宅就如同李鬼遭遇李逵了一般,不值得一提,这里面的一切,结构虽然并无而至,感觉却是千差万别,眼前这巨大空旷的广场,便是平日里王家弟子修习练功之处,只是地下的铺设已经有青石换做了汉白玉。姑且不论这修建之人何处弄来这么规模庞大的汉白玉,光光这工艺,每一块汉白玉都大小一致,没有一丝一毫的的瑕疵就他叹为观止,广场中空荡荡的,只有放着一具棺材模样的东西。

“这就应该是棺材的主人了吧。”唐方暗道,唐方虽然没有摸金倒斗的经验,但是也明白,最好的东西,往往会在墓穴主人的身上,同时唐方也知道贪多嚼不烂的道理,这里一座宝藏,他不可能全部搬空,能从这主人身上摸上一两件价值连城的东西,就够他逍遥一辈子了。

唐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先前走去。

“嘿嘿嘿!”忽然若有若无的声音传来,唐方厉声喝道:“谁!”

身边一个半高的人影一闪,立刻消失。

“厣魅”唐方定了定心神,他从王云光嘴里早就知道,只要是身体健康的人,阳气是很足的,寻常的脏东西绝对进不了三尺之外,他们要害人,大多是利用了人胆怯的心里,在一旁制造一些幻觉,一旦你害怕,阳气就会陡降,它就可以趁虚而入,乱你心神,让你死在虚幻之中。

“嘿嘿嘿!”又是一个声音,在虚空之中响起,与上次不同,这次厣魅现出了真身,是一个白衣白裤的男童,脑袋上顶着冲天辫子,双腿没有移动,就这样从唐方的身边飞快的划过。

若不怕,是假话,人对鬼神的敬畏与恐惧之心与生俱来,唐方只觉得手心里面开始冒汗,暗自道:“镇定,镇定,千万不能让这厣魅乱了心神。”

“月光光,照地堂……天光光,照地堂……”童音飘渺在虚空之中,如泣如诉,让人汗毛倒竖。

“嘿嘿嘿,嘿嘿嘿……”一个梳着羊角辫的女孩子,手里面拿着拨浪鼓,猛地出现在唐方的面前,两腮涂着两个大红胭脂,对着唐方使劲的的笑,笑……

唐方一步一步接近这棺材,那个女孩陡然往眼睛一挖,挖出一个眼珠子,递给唐方,天真地道:“给你,给你吃……给你吃……”脸上依然在笑……身影越来越淡……

唐方还在前进,这个时候,忽然觉得脚下一紧,只见一个小男孩在地上猛地抓住了他的脚,冲着他天真的笑,在望向他身子,却发现,身后空空如也,只留着半个身子在地上,下面拖着好长好长的一滩血迹……

此情此景,任凭如何胆大包天的土夫子恐怕都要当场吓昏。

“给你吃……”

“给你吃……”

“陪我玩……”

“嘿嘿……”

“月光光,照地堂……天光光,照地堂……”无数的童声在这个诡异的地方从四面八方塞进了唐方的耳朵,唐方眼前乱象丛生,饶是定力在强,此刻也处于崩溃的边缘了。

唐方猛地蹲在地上,用手捂住耳朵,他的精神已经到了可以承受的边缘,心里的那根弦绷得太紧,再用力,就要砰然断裂!

忽然唐方不顾一切地往怀里一掏,一块金光闪闪的金砖从唐方的身上废了出来,金光洒在唐方的身上,唐方如沐春光,而眼前一切纷杂的乱象终于消失了。

劫后余生的唐方长长的舒了口气。

唐方快步走上那石棺,这石棺似一块大青石整个雕成的,没有一丝一毫的人工斧凿的痕迹,看上去分不清年代,只是在石棺上方用一种古老的文字刻这两个字。

唐方依稀猜出这两个字:赢勾。

唐方用尽全力,掀开棺盖,可是往里面一看,顿时大失所望,这里面,并没有躺着一个满身锦衣华服,穿金戴银的官家老爷,反而是一个粗布小帽的老者,头发十分长,脸上一点肉也没有,腊也似的黄皮肤,包在骨上。

这,这怎么可能,造出这么恢宏气派的人不可能葬得这么寒酸!唐方不甘心,用手深入棺材里面去掏,忽然自己手臂猛地被掐住了。

是的,是被掐住了,而且唐方可以感觉到,这是一个人的手臂,而且不是幻觉,因为他感觉到了疼!

唐方看着自己的手臂,五根枯枝一般的指头深深地嵌入到他的皮肤之中,而且还在慢慢地收紧,收紧时所发出的力道,让唐方从手臂到肩头都感到疼痛难忍,唐方另外一只手疾加在那只手上,另一只手用力,想挣脱开来。就在这时,唐方这才发现,这手臂冷得如同冰冻了一般,而且没有脉搏。

是一只死人的手,正是这棺中老者的手!

唐方惊恐万分,想拼命地抽出自己的手,可是肩膀上的疼痛却是越来越甚,而自己全身的力道都似乎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在这一刹那,唐方感觉到自己如同被点了穴道一般,从头到脚变得僵硬无比,不能丝毫动弹。

棺中的老者缓缓地做了起来,唐方就这样与他相面而对,那个老者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那双眼睛,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气,灰白,浑浊,布满血丝。

唐方第一次切身体会到人为财死的含义,他看着眼前这具诈尸了的老者,而这老者也在看他,这一瞬间或许只有半分钟,但是唐方却似乎经历一个世纪那么长。

绝望的念头充塞到唐方的每个细胞之中,任凭唐方如何想象自己的死亡,恐怕也不会猜到,自己会被一个死人抓在手里,然后要死在一个死人的手上!

老者抬起了另外一只手,缓缓地摸到了唐方的头顶,唐方一股寒意从头直透脚尖,那长达七八寸的指甲,就如同一个带着五个尖锐的利爪,从唐方的头顶缓缓地往下摸,眉心,鼻、嘴、下巴,咽喉,最后停在了唐方快要爆炸的心脏前面……

猛地往唐方的心脏处一抓,抓出唐方整个正在勃勃跳动的心脏。

放在唐方的眼前。

唐方看到了自己的心脏!

奇怪的是,他感觉到,自己居然还没有死!

老者干枯的面容奇异的松动一下,露出一个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表情。

“我终于等到我自己了……”

热门小说推荐

寡妇很甜:有田有闲又有钱

寡妇很甜:有田有闲又有钱

她是有田有钱俏寡妇,他是才高八斗俊书生。 她没有穿越女强硬的心理素质,他却有标配男主的凌厉和手腕。

陈汤圆 陈季彦
弃妇田园将军宠妻林曦 上官钰 盛宠毒妃楚琅华 寒远捷 深宫缱绻惊华梦杜挽秋 君九言 钻石婚约:闪婚老公三合一徐沐阳 尹文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