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016】五福俱全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被枪抵着脑袋,哪知道这王云光居然不慌不忙,笑道:“唐兄弟心太急了,难道区区一块小小的金砖便能让将军满足了吗?将军乃是福缘深厚之人,来日有登台拜相的福分,又怎么能如此目光短视呢?”

唐方冷笑道:“你休要诓我,我知道你小子邪门歪道层出不穷,你只需将金砖还我,从此你我进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虽然唐方依然面容冷酷,但是刚才这‘登台拜相’四字却让他不由得怦然心动,手中也不知不觉放松半分。

王云光笑道:“我诓你作甚,这区区俗物,我王云光倒是没有放在眼中,你若要,给你又何妨!”

唐方眉毛一挑,喜道:“当真?”

王云光笑道:“我说过我会给你一场造化,但是你如此鼠目寸光,我也只能听之任之了,但是这金砖我可以给你,阴人之物,乃是不详,我怕你有命拿,没命享啊,兄弟。”

唐方心中开始松动,踌躇了半晌,将王云光放下,警惕地伸出手来道:“金砖还我。”

王云光不慌不忙地从怀里掏出金砖,笑道:“兄弟不再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吗?只要你帮我办成一件大事,我保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未等王云光说完,唐方一把抢过手中的金砖,急急忙忙地揣进怀里,依然用枪指着王云光,慢慢地后退,直到走到安全的位置,才撒腿狂奔起来。

唐方跑到一个偏僻之处,确定王云光没有追赶上来,又四处打量了一番,确信无人之后,才将这金砖从怀中掏出,在阳光下面仔细的打量起来,昨晚夜黑风高,唐方未能看仔细,现在细细的看来,果真是十足真金,价值连城,唐方心中喜不自禁,这金砖拿在手掌不停的摩挲,爱不释手。

这得多重啊!唐方用手称了称重量,应该由十斤吧,不对,有十五金,嗯,不对,应该二十斤,唐方心花怒放,这金砖在手中仿佛也是越重。

“嗯,二十五斤吧,一只手拿着还吃力呢!”唐方双手托着金砖,而金砖似乎越来越重,“哎哟喂,发财了,发财了,好重的金砖!”

唐方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了,这金砖是真的越来越重!忽然金砖似乎急剧加重,唐方一个不稳,右手被金砖死死地压在地上,而在手上的金砖重量还在不停增加,塌方开始觉得手越来越痛,但是金砖似乎千斤万斤一般,压在唐方手上,任凭唐方怎么挣扎,就是推不动分毫。

唐方的心顿时跌到了谷底,从狂喜开始变得大悲,他似乎隐隐知道了什么,肯定是那个小妖道在这金砖上面施展了什么妖术。

正在唐方用力挣扎的时候,王云光又鬼魅地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看着唐方狼狈的样子,施施然道:“唐兄弟,我说过,这金砖乃是阴人嘴含之物,几百年来受了阴人阴气滋养,早已有了些灵性,你一介凡夫俗子,又如何能够驾驭得动它。”

“贼...贼...妖道...哎呦,哎呦,疼,疼,死我了。”唐方只觉得整个手掌似乎都要被这金砖压断了一般,疼得呲牙咧嘴,“你,你他妈的用什么妖法...哎呦,哎呦,金砖我不要了还不行吗?哎呦,哎呦...”

王云光摇了摇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小伙子,”这王云光一副倚老卖老的模样,似乎忘了自己不过也只是一个不满二十的小伙子,比眼前的唐方还要小上几岁,“不过世人皆贪,也不能全怨你,我可以救你一次,但是若是你还要见财起意,便不是我所能相救的了。”

此时被金砖压住的唐方,疼得全身骨头都似乎断了一般,只求王云光救他一命,连连点头,道:“不敢,再也不敢了。”

王云光走了前去,将金砖拿开,这在唐方手上重如千金的金砖,似乎就如同一团棉花一般轻飘飘,王云光纳入怀中,这唐方的眼中似乎快要滴血了一般,心口如同被剜去一块肉一般心疼,但是却知道这道士有些妖法,不敢再造次。

王云光含笑对着唐方道:“跟我走。”

唐方跟在王云光身后,一声不吭,耷拉着脑袋,跟着王云光走到一处溪流之处,王云光找了一处光滑石头,坐了下来,拍了拍身边的空地,示意唐方坐下,唐方不敢有违,此时的唐大将军,已经没有半分意气风发之象,倒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一般,彻底焉了。

王云光拖下鞋袜,将脚放在水中,任凭河水冲洗,唐方猛地发现,这王云光的双足,洁白无瑕,没有半分男子爬山涉水留下的疤痕或者老茧,倒像一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的玉足一般。

王云光习惯性地将刘海向两方爬开,道:“我曾说过,我会给你一场打造化,我祝由王家说话算话,我王云光也是一口唾沫一个钉子之人,此言绝不是诓你,我那日曾替你称骨算命,你乃是天生五福俱全之人,但是时运时涨时跌,若是无高人给你开运,恐怕你这辈子也——不过,也正是因为你天生好命,所以在那等凶险的养尸地中方能全身而退,若是换做一般人恐怕就没有你那么好运气了。”

唐方忽然仰起头,看着王云光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对我到底有什么企图?”

王云光道:“我是谁,并不重要,我只需要你帮我办成一事,此事若成,我王某为你开运,保你终生富贵,但是你也需要借你的运气给我一用,在这期间,不可有二心。”

唐方想了半晌,才道:“我凭什么信你。”

王云光道;“你可曾有何为了心愿,我可以助你答成一事,就算是,就算是我付给你的定金如何?”

唐方想了想,忽然变得支支吾吾起来,似乎有些扭扭捏捏,隔了好久,似乎鼓足勇气一般,道:“我...我想去见一个人...”

说完,居然低下头,双脸通红。

王云光不由得哑然失笑,原来这小子,居然也是一个多情之人。

热门小说推荐

思君夜听松风寒

思君夜听松风寒

三年前,她是富家千金,他是文艺青年。 三年后,她是落魄孤女,他是国际集团的大总裁。 三年前,她在

莫晓溪 夜凌修
许我一世盛夏夏莜雨 许邵均 多情医少会武功王烨 苏染 恋上俏皮女上司安夏 苏雅 神级小香农杨柏 赵艳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