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005】死尸客栈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湘西赶尸鬼事之造畜

“没有想到,在这荒山野岭的,还真被你找到地方,累了一晚上了,兄弟我可是有些累了,不如就在这里住几天,在赶路,反正你也不那么急,是不是。”见到了农家,这唐方顿时倦意上来,加上天色有些破晓,隐隐露出一丝朝阳,这阳光乃是人遇见污秽之时,最为壮胆的东西,一晚高度紧张的神经唐方不由得有些松弛下来,懒懒地伸了一个拦腰,上前吼道:“开门,开门,大爷我累了,借你地方休息几天,钱一分不少你的。”唐大帅治军不严,这撬门硬闯的勾当,唐方早已习以为常,凭着身上的这身黄皮,以前遇到的一些小家小户对他们自然是诚惶诚恐,生怕得罪了这群军爷,唐方一脚踹到门板之上,哪知道这门板看似遥遥欲坠,但却没有被唐方踹开,唐方吃了一个小鳖,顿时怒从心来,兵痞之气上来,便要掏出腰间的王八盒子。

“哪个不开眼的小子,敢踹老娘的门,活得不耐烦了吗。”里面传来一声娇喝,唐方顿时眉开眼笑,道:“哟,没有想到里面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娘子,小娘子一个人在里面,不怕寂寞吗,要不要军爷我进来陪陪你?”说完淫声淫气地道。

唐方本性不坏,从军数年,从来没有做过奸淫掳掠之事,但是耳濡目染之间,这军中油滑习气自然沾染了不少,遇见少妇,不免要有一番调笑,果然里面传来银铃般的笑声,道:“原来是位军爷啊,苏三独居这里很久了,可少见到军爷的模样,这就开门。”门中声音娇软甜糯。顿时听得让唐方的整个人都酥了半边。

“快快快。”唐方眉开眼笑,顿时将王道士撂在了一旁,搓着手不由得暗自道:“看来这次唐爷我走运了,听声音这小骚蹄子应该年纪不大,嘿嘿嘿...”唐方自顾自的做着白日春梦,猴急地不停地朝着门缝里面张望。

这个时候,王道士冷冷地道:“你若是嫌命长,就去惹这个煞星,到时候,就便是我也救不了你。”

“你小子还在啊?”唐方这才猛地醒起身边还有这么一人,忽然神色怪异地看着王道士,道:“你小子年纪不大啊。你不会...”

王道士被唐方淫邪地眼神看得浑身上下有些不舒服,不由得气结,道:“看你也是行走江湖多年的人物,难道不知道,行走江湖,僧、姑、道这三类是最好不要招惹,不然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唐方心中一凛,唐方虽然有色心,但无色胆,他自幼从军,在行伍中摸爬滚打,也见过百般人生,江湖上的确忌讳人、道士、女人,这三类行走江湖,若无一技傍身,便是心狠手辣,此处方圆百里渺无人烟,只有这孤女在此,却有蹊跷,唐方不傻,一念至此,色心收敛了不少,怏怏的站在原地,进退不是。

王道士清咳一声,手中的招魂幡一挥舞,朗声道:“天不收,地不留,东来西去又还东,今日借过你家店,金砖收入你柜中。”

门内的脚步声戛然而止,沉了半晌,里面的苏三娘忽然叱道:“原来是你这个杀千刀的小子来了,呸呸呸,。晦气,晦气。”

王道士面带笑容,有些讨好般的意味在里面,道:“三娘,是我,烦请开门,天色已经快亮了,喜神遇光走煞了就不好了。”

“呸呸呸。天下有四害,苍蝇、蚊子、老鼠、王云光,你小子不再王家祸害小姑娘,却到我这荒山野岭调戏我这寡妇,是何道理。”

王云光有些赧然地看了唐方一眼,尴尬地道:“走脚路过,走叫路过,还请三娘开门,借客栈一用,让喜神避了阳气。”

“哼!”门中的三娘哼了一声,道:“若不是看到这些喜神的面子上,我可是不让你小子进门,王云光,你也知道老娘是什么人物,你,还有你带来的那个人,都给我老实点,不然老娘要你好看!”

“是是是。”王道士似乎对这苏三娘极为忌惮,不敢开言,急声道:“三娘请开门,让喜神避光。”

“哼!”苏三娘似乎还不解气,又嘟囔了几句,才将门打开,王云光顿时将手中的招魂幡一动,喝道:“奉请喜神进柜!”

王云光身后数十具尸体齐齐迈开步伐,各个如同被一根无形的长线一般牵引,唐方这才发现,这家人家居然没有门槛,在民间,这门槛是用来遮鬼挡煞,传说人家门槛越高,便鬼神越禁,不敢越雷池半步,所以古代,有些大户人家,甚至门槛齐腰,要爬进去,甚至一些讲究的大户,对于过门槛也是有极其严格的限制,因为他们认为,过门槛时候,一定男客要先迈左脚,女客要先迈右脚,不要迈错了,男客迈左脚是入西方净土,迈右脚是入十八层地狱,女客正相反,马虎不得。还有就是不要踩门槛,这会使人在阴阳两界飘浮不定,既成不了神也投不了胎。

没有门槛,这在唐方的认知里面,还是头一遭遇见。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死尸客栈?”唐方猛地冒出这么一个念头,在唐方的战友中,不少都是湘西来的,在与他们交谈中,这唐方也了解不少关于湘西赶尸的奇闻异事,其中最为特别的是:这湘西赶尸,其中最为神秘莫测之一的便是这死尸客栈,听闻这赶尸之人,夜行日宿,住的便是这常人不去的死尸客栈——当然这死尸客栈也只招待赶脚的先生和喜神,不收活人,若是活人过夜,轻则断命短寿,重则遭遇死尸,客死他乡,正是由于他的神秘莫测,笼罩了一层神秘色彩,唐方虽然不信断命之说,但是却有些心中隐隐发毛。

但是这小道士和这小娘子都是活生生的人,有活人在,我唐方怕什么,难道还被一小毛孩和小妇人看不起吗?唐方腰间一挺,下意识地摸了摸腰间的短枪,强自镇定。

王云光挥动手中的阴幡,在他的指挥下,这些尸体双手直直地伸向前方,双目紧闭,就像常人梦游一般。但是动作却比人要僵直很多,缓缓的向前走,身体的骨骼磨擦发出一种奇特的声音,仿佛尖刀划过瓷盘一般刺耳,直挺挺走了过去,然后在门后的两块巨大的门板后面站立。

热门小说推荐

思君夜听松风寒

思君夜听松风寒

三年前,她是富家千金,他是文艺青年。 三年后,她是落魄孤女,他是国际集团的大总裁。 三年前,她在

莫晓溪 夜凌修
许我一世盛夏夏莜雨 许邵均 多情医少会武功王烨 苏染 恋上俏皮女上司安夏 苏雅 神级小香农杨柏 赵艳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