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极战魂

第九十八章 十方天光剑

武极战魂 武极战魂

林如火从来都没有看过如此诡异的符咒,但是一刀既出,就绝无空回的道理。

那符咒虽然诡异,但是他不相信,自己的力量之下,杜云飞还能玩儿出什么花样儿来。

火焰刀影,如同火海降世,把那血色的符咒都淹没其中!

无论是什么,在这滔天的火海之中,也会被焚成灰烬,化作虚无!

“嗯?”林如火突然惊讶地看着火海过后的地面,那里竟然丝毫都没有留下人的残骸。

正当他疑惑的时候,一道凌厉的剑气向着他斩杀而来。

“去死吧!”杜云飞横空出世,手中的黑剑带着无可抵挡的威势劈斩下来。

两条神龙之力虽然比不上林如火的力量,但是促然偷袭之下,如果斩在了他的身上,肯定也能让他受到重伤。

匆忙之间,林如火只来得及把长刀横在头顶,只要扛过了这一击,那小子就再也跑不掉。

然而事情并非他想象得那么容易,杜云飞的剑看似平平无奇,只离近了之后,才能看得到,那剑身竟然在肉眼都发现不了的速度高速地震颤着。

嗡嗡嗡……

剑上发出似乎洪亮,又似乎寂静的嗡鸣声,剑身一道道灵蛇蹿动,还没有斩到他的刀上,已经有着凌厉的剑气漩涡一圈圈撞在刀上。

让他不敢相信的是,自己引以为傲的法宝长刀,竟然发出咯咯的不堪重负的声音。

而这,还仅仅只是剑气的冲击,这小子的力量怎么可能这么强,或者说,他的剑技灵术怎么会这么强?难道那剑技是天阶的灵术?

天灵大陆之中,灵术分为天、地、玄、黄几个等级,黄级为最下,依次则天阶为最高,平常的散修一般就能修炼一些黄阶的灵术,而一些家族之中也大多都是玄阶的灵术,能修炼到地阶灵术的,少之又少,更不用说是天阶的灵术了。

但是天阶灵术也并非是最高等级,还有一些是传说中的仙阶灵术,甚至是神阶灵术,只不过那种灵术一般人别说修炼,连见都没有见过。

杜云飞知道自己现在的灵力有些特殊,就算是不用灵术,也比起从前全力施展旋灵剑的威力要大,但是此刻大敌当前,他不得不把自己的所有技能都用出来,但是这一用,立刻就发展,旋灵剑跟从前施展出来的样子不同了,但是威力却是更胜了几筹。

刷……

毫不迟疑,一剑斩下的时候,只听咔地一声,林如火的长刀立刻就斩成了两段。

虽然早就知道这一剑的厉害,但是也没有想到连林如火都被这一剑给斩断兵刃。

不过他也知道这也是因为自己偷袭状态下全力施展的结果,如果是正面交锋的话,自己的灵力根本就来不及全力施展,就已经被对方限制住了。

噗……

被灵蛇包裹的长剑千钧而下,一声轻响中就破掉了林如火的抗体罡气。

“啊……”林如火的眉心处被斩出一道血线来,身形暴退之间,那道血线已经迅速暴涨,从上到下的中线位置,都被这一剑剖开。

幸亏林如火的速度够快,变换及时,不然这一剑之下,就算是要不了他的命,只怕他下半辈子也只能当太监了。

杜云飞一剑得手,哪里还肯让对方再缓过气来,当下风影身法施展到了极致状态,一晃之间在空中留下了几道残影,剑势再起,这一剑横斩,就要把林如火斩成两段的样子。

“镇!”

杜云飞的剑势还没有得手,就听身后一声爆喝,抬头时,一座小山已经从天而降,向着自己镇压过来。

他的眉心微微一皱,刚刚这个黑衣人还在帮他,但是现在他还过手来,竟然又在帮着林如火,这人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心念电转之间,他决定暂时不跟这人硬碰,一个林如火他都对付不了,更何况再加一个跟林如火不相上下的神秘黑衣人。

手印一翻,血色的符咒再出,杜云飞的身影立刻就变得模糊起来。

“啊……”

杜云飞本来就跟林如火站在一起,现在杜云飞以血遁之术逃走,立刻就剩下了林如火一个人硬抗这小山的轰击了。

如果是全盛时期的林如火,他自然不会怕这种程度的镇压,但是刚刚被杜云飞一剑差点丧命,现在再次被逼得狼狈而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头顶上的小山就已经压了下来。

当下把他砸了一个结结实实,口中也喷出了巨量的鲜血来。

“金元泰!”

身受重伤的林如火,一眼看到了此时还在那黑衣人手里拿着的金色长剑,眼里不禁露出几分的诧异:“想不到……想不到你竟然还懂得土系灵术!”

“哼,你想不到的事情还多着呢,不过你已经没有必要想到了。”黑衣人把脸上的黑布拉下,正是金家的家主金元泰。

“想不到我会落在你的手里,”林如火自然能看得出金元泰动了杀机,三大家族对峙已久,谁若有机会把另外一家吃掉,都不会客气的,“不过我想你金元泰向来都是一个精明人物,杀了我,你未必就能得到林家的产业,但是今日你能放我一次,我愿意把林家珍藏的三枚爆炎珠,和一件五品法宝跟你做交换,如何?”

家族到了他们这种程度,家里的强者都不只一个,所以只有家主一个人被杀了,并不一定就能把一个家族打垮。而此时林如火再许下了巨大的代价,光是那三枚爆炎珠,就是三件救命的法宝,真是让人不得不心动。

“林家主真是大手笔,呵呵,”金元泰立刻就收起了身上的杀气,换了一副生意人的面孔,“但是我怎么保证自己能收到你的代价呢?”

“凭我林如火三个字,如有食言,让我林家万劫不复!”林如火看金元泰语气有所松动,立刻就大喜过望。

“呵呵,林兄的话我自然能信得过。”金元泰呵呵笑着,手中却陡然射出一道剑光。

噗……

近在咫尺,林如火又是身受重伤之下,立刻被这一剑洞穿了身体。

“你……”林如火满眼的不可思议。

“等我得到了仙阶的灵术,别说你林家,就算是整个落日城,也只能在我的脚下颤抖。”金元泰狠狠地道。

本来他只想着把杜云飞劫走,却不想阴差阳错之下,竟然把林如火重伤,就算是不能把林家的产业收到自己的手中,林家一个家主死掉,也会让他们一段时间内元气大伤,对于金家来说有益而害。

再说自己想要抓到杜云飞逼问仙阶灵术,有林如火这个视杜云飞如死仇的家伙在,万一不小心把杜云飞给杀了,那他可就白忙活了。

虽然林如火给开出的条件很诱人,他也相信这人说得出,就一定会把代价一件不少的付出来,但是比起仙阶的灵术,这些都还差得太远了。

一剑斩杀了林如火,金元泰看着杜云飞消失的地方,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消耗血液的力量催动符咒,这遁术……难道杜云飞真是血魔宫的人?”

不得不说在刚才看到血遁之术的时候,金元泰也被震惊到了。如果杜云飞真是血魔宫的余孽,那还真是让他有着诸多的顾忌。

血魔宫,那可是曾经西魔州的霸主,甚至如果不是后来遭了变故,被几大宗门一起围剿,成长到让天下都为之忌惮,成为像是天州战魂城那样地位超然的存在也未可知。

就算是血魔宫已经灭了,余孽也在被四处追剿,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如果真被血魔宫的人盯上,甚至明着跟血魔宫结怨,凭他现在一个小小的金家,还真是作死的节奏。

“天阶灵术……”一想到这四个字金元泰心头再次发热。

只要把杜云飞杀死,做得神不知鬼不觉,血魔宫,未必就能找到他的头上来。

“嗖嗖……”

几道人影从枫林之中蹿出,却没有向他攻击,而是如风一般向着四个方向逃蹿,正是林家之前那四个布下剑阵的炼虚强者。

此刻看着家主被灭,他们没有丝毫的战意,以他们的实力对上了金元泰,那只能是必死的结局。

谁不惜命?修炼到了他们这种修为境界,比一般人更加爱护自己的性命。而现在只有立刻把这里的情况回报林家的长老们,甚至请出太上长老,才能把林家彻底稳固下来。

就算是太上长老知道了他们现在的作为,也不会去追究什么。为了一个已死的家主,再让家族凭白损失几个炼虚中阶的强者,那才是最大的不值。

“想跑?”金元泰哪能让这些人如愿。

金林两家虽然互为对手,都想要吞并对方,但是谁都不曾公开撕破脸,甚至在外人看来他们还是和气的生意伙伴,如果让这些人活着回去,真有哪个太上长老发了疯,拼死跟金家一战的话,势必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

“十方天光剑!”

身形冲天而起,一道道金光从金元泰身上爆射而出,以他为中心,灵力金光竟然凝成了无数的剑雨,追着四大炼虚境的影子飙射而去。

噗噗噗噗……

四道被穿成了骰子的尸体轰然落地,再没有一点儿生机。

“血魔宫又怎么样,待我得到了天阶灵术,甚至可以举家进入帝都,到时血魔宫又能奈我何?”金元泰身形冲天,眨眼间不见踪影。

热门小说推荐

思君夜听松风寒

思君夜听松风寒

三年前,她是富家千金,他是文艺青年。 三年后,她是落魄孤女,他是国际集团的大总裁。 三年前,她在

莫晓溪 夜凌修
许我一世盛夏夏莜雨 许邵均 多情医少会武功王烨 苏染 恋上俏皮女上司安夏 苏雅 神级小香农杨柏 赵艳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