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极战魂

第六十五章 谁输了不做炼药师

武极战魂 武极战魂

“我看你是弄错了,我是说,我要跟你比炼药。”杜云飞拍了拍手里的黑铁鼎,淡淡地笑了一下道。

“什么?”

大厅里响起了一片蛋碎的声音。

这是在找死吗?

如果说刚才林天这么要求的时候,是他太过无耻了,那现在他自己提出来,是什么?太二太弱智了?

一个魂珠修复师拍着自己一个金币淘来的尿桶,哦不,就算那玩意儿是药鼎吧,就敢跟一个二阶的炼药师叫板比赛炼药?这个世界真心是太疯狂了。

“你……确定?”林天也被对方这个要求弄得有点儿奇怪了,这小子是傻了吧?

刚才他提出这要求就知道对方不会同意,这就好像是明眼人跟瞎子比谁看不到路一样,纯粹是胡闹。

做这些的目的无非是让这小子跟自己上生死擂台上,到时候就算是不杀他,也要好好地羞辱他一下,让他知道林家不是这么好惹的!别以为自己有点儿什么小天才,就能把尾巴翘到天上去,要想在落日城里混得下去,做人就要有些自知之明。

“当然确定,我一个炼药修复师,跟二阶的炼药师比赛炼药,就算是输了又能怎么样?”杜云飞颇有几分兴致地解释着自己为什么要跟他比。

大厅里假装围观的人都是面面相觑了一下,接着都露出一个原来如此的表情。

怪不得杜云飞会做这种事儿,合着林天就是被人家玩儿了,比赛的结果跟他完全没有任何的影响。

杜云飞炼药输了,这事儿传出去,人家只会说这个林天怎么这么无耻,让人家一个十六岁的修复师跟他比炼药,这不明摆着坑人吗?

一时间大家都看着林天,人家都把话明说到了这份儿上了,他该如何决定。

“林少,这事儿似乎……呵呵,还要比下去吗?”吴清呵呵两声劝道。

“不错,我看这事儿算了吧,赢了林兄赢不到什么荣誉,但是万一要再输了……”金扬也在旁边儿插话,但是说到这里,猛然打住,讪讪地笑了笑,一副才想起来的样子,“哦,林兄别误会,我不是说你会输,我只说人有失手,万一被那小子钻了空子,可就什么都不太好了……”

吴清眼皮垂下去,谁都听得出来金扬是在激将,不用说,金元泰肯定也跟这小子交待过,有机会就让林家的人去收拾一下杜云飞,反正他们打得越凶,对于金家来说越有利。

“林大少,不如跟他加一个条件,要是他输了,必须跟你再上一次生死擂台,这样……嘿嘿,林大少看他不顺眼,还不是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他?”后边儿江明这时候也跳出来出主意,眼珠子转了转,“把杜云飞的威风打下去,落日城里还有谁能比得上林大少的年轻才俊,冰焰的青芜还不得巴巴得送上门去……”

林天鼻子里冷冷地哼了一声,他能不知道江明在想什么?这小子被人打了,千方百计找自己帮他出气呢。不过他说得也貌似不错,有这个杜云飞在,他林天立刻就成了二流人物,什么光环都被他这个十六岁的年纪给比下去了,更何况还有那个是男人看了都想要按到床上的青芜,似乎也对这小子青睐有加……

想到这里他心里就窝火,他林天堂堂落日城里的第一少爷,无论是灵力修为还是炼药术上,都自信比吴家和金家的年轻一代要强,偏偏那个青芜从不正眼看他一下,而这杜云飞一来,竟然就能跟青芜走到一起,不收拾他,自己都对不起自己。

“比,在我的眼里,没有什么万一会出现,小子,有什么道道都划出来吧!”林天脸上浮现了一层傲色。

“爽快,那我就说了,”杜云飞哈哈一笑,“很简单,炼同一种药,比赛的结果,谁输了,从此之后不再称自己是炼药师!”

“好!”林天只等着他一说完,什么条件都所谓,先收拾了他再说,但是这好字一出口,他立刻就反应过来,这小子还是在玩儿他。

哄……

大厅里安静了两秒,接着就是一片哄笑。

杜云飞他根本就不是炼药师,自然不会自称是炼药师啊,就算是输了,对他毛的影响都没有。这条件开得,也真够“无耻”的,不过有林天的无耻在前,大家觉得这也不算是太过分。

“好,你说的条件我答应了,不过我要加一条,”林天这时不怒反笑了,但是眼里的杀意却更加明显了几分,“你输了的话,跟我上生死擂台!”

咝……

众人都是吸气,看来这林天真是铁了心要把对方玩儿死才算完啊。

在场的人中,只有江明一脸小人得逞笑意,其他人都把目光定格在杜云飞的身上,心想他不会傻到了这种条件也答应吧?

“这个条件不过分,”谁也没有想到,杜云飞竟然语气平淡地答应了,“为了顺了你的心意,不论我是输是赢,都陪你上生死擂台走一遭!”

疯了,真是疯了,这小子以为他是谁,十六岁的修复师的确天才,但是他以为在修复师一行中的天才,就能够天下无敌吗?

一上生死擂,等于是双方签下了生死状,谁死了都不得怨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他一旦上了生死擂台,可想而知林天不把他整死是不可能罢手的。

如果杜云飞自己不愿意上擂台,相信以他现在的名声之旺,就算是林家也不敢强行在城里对他动手,偏偏这小子竟然一点儿都不受激,还大言不惭地说什么不管输赢都是可以跟他上生死擂台,这真是自己朝着死路送啊。

“好,看你说出这句话,倒也有几分像是十六岁就成了修复师的小天才,走,门外面请吧!”林天见这么容易就达到了目的,不禁得意一笑。

他本来也没有打算杀了杜云飞,父亲林如火给他的指示也是找机会敲打一下这小子,灭灭他的威风,毕竟一个十六岁的小子,虽然天才,但是一时还伤不了他们林家的利益。

想杀他只能等着合适的机会,根本不可能在城里,但是江明却在这时给他传递了一个消息,让他顿时就杀心大起。

江明告诉林天说,自从杜云飞成为了修复师之后,冰焰佣兵团的青芜就对他青睐有加,甚至有几次都看到这小子在青芜的院子里夜不归宿,而城主大人好像也有意把蓝姬买下来送给杜云飞……

这消息当然是假的,不过也足以让高傲的林天承受不了,向来都是这落日城里的第一天才,把两个最漂亮的女人都视为自己私人物品,认为除了自己没有人能配得上她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竟然一下子就被这小子给抢光了?他不杀杜云飞,简直就不能平息他心里的怒火。

而他更没有想到,杜云飞竟然还敢当面嘲讽他,这个人不死,他一定会寝食难安。

“杜云飞,炼药师比赛的规则你知道吗?”林天一副教训的口气,居高临下道。

“不知道。”杜云飞倒是很老实,因为他确实不知道。

轰……

人群里爆出一阵笑声,有些人是看杜云飞的笑话,还有些人是以为杜云飞故意这么说,就是调侃林天。

“你是几阶的炼药师?”林天明知道对方根本就不是炼药师,却还是故意问道。

“无阶。”杜云飞淡淡道。

“五阶!”

围观的人里不禁一阵惊呼,如果这小子真的达到了五阶炼药师,同时还是二阶的修复师的话,那就不是天才,根本就是个怪胎,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简直不是人”!

“是无阶,”杜云飞呵呵一笑,丝毫不为众人的笑声影响,那一份从容的气度,也让人都觉得他必定是有所倚仗的,“我从来都没有去考核过炼药师,自然不可能有炼药师的品阶。”

“那好,我是二阶水平,不过我也不占你的便宜,就炼制一阶丹药回灵丹,”林天转过头,用一种贵族看乡巴佬的眼神看着杜云飞,“回灵丹你知道吧,用于恢复灵力,是最普通的丹药之一,如果你连这种丹药都不会炼制的话,也就不配说炼药两个字了。”

“回灵丹?”杜云飞一愣,因为他唯一一次的炼药经历,就是炼制的回灵丹,这个林天还真是撞到了枪口上,“好,就回灵丹吧!”

“第一看是否成丹,凡是失败的自动判负,第二看成丹的速度,如果两人都成丹的话,以先成丹的人为胜,第三看丹药的成色,即使是同样的丹药,也分为下品、中品、上品、极品、天品五个等级,如果两人都成丹并且速度不分先后的话,就以丹药的成色来判断胜负,甚至如果是丹药的成色比对手高了一个等级的话,即便是后成丹,也判为成色高的人获胜。”林天宣读着每一个炼药师都知道的规则,语气里充满着傲然,好像他就是炼药界的权威大师一般。

“嗯,明白了。”杜云飞此时却完全收敛起了自己的性格,认真地听着他说的每一句话。

“那,现在我们就开始吧,有在场的众位行家和万药这斋的老板做见证,相信没有人会说这比赛不公平吧?”

林天扫视一周,脸上的笑容阴谋使然。

热门小说推荐

思君夜听松风寒

思君夜听松风寒

三年前,她是富家千金,他是文艺青年。 三年后,她是落魄孤女,他是国际集团的大总裁。 三年前,她在

莫晓溪 夜凌修
许我一世盛夏夏莜雨 许邵均 多情医少会武功王烨 苏染 恋上俏皮女上司安夏 苏雅 神级小香农杨柏 赵艳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