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极战魂

第六十四章 尿桶我要了

武极战魂 武极战魂

“我出五百金币买了。”这时一直在林天身后的吴清突然开口,向着宁老板一拱手,“宁老板,不好意思,抢你的生意了,只不过家父炼药,正好少了这种年份久些的药材。”

“哦,呵呵,吴大少说笑了,我哪敢跟您抢药材,吴家主可是有名的药王啊。”宁老板看吴清出手,自然不会再说什么。

只是一旁的林天却是眉头皱了一下,三大家族虽然背地里不合,但是表面上却还是同仇敌忾的,现在吴清竟然会拆他的台,这让林天非常不爽。

“吴清,我也正好缺一些药材,不知道你能不能让给我,我出一千金币。”林天嘴上说着商量,却是直接把价格提高了一倍。

“林大少是二阶炼药师,现在一下子买这么多药鼎回去,自然少不了要多买药材了。”江明在后面说着一些擦边儿的恭维话。

炼药师吗?杜云飞倒是有些玩味的看了林天一眼。

炼药师和魂珠修复师一样,也是一个稀有的职业,不过相对来说,比起修复师来,还是要多了不少。

而且二阶的炼药师也不能跟二阶的修复师相比,因为有些天资好些的炼药师,二十几岁的时候,已经可以是四五阶的程度了。

而魂珠修复师却不一样,五阶的魂珠修复师,简直就是传说中的存在了。

“我出两千金币!”在江明和金扬两人不可思议的目光里,一向低调的吴清似乎跟林天杠上了,直接再次提了一倍的价钱。

“三千!”

“四千!”

两人针锋相对,谁也不让。

“一万金币!”

突然有人喊道,等两人去看时,却发现是杜云飞喊的,他一脸笑意地看着林天:“如果林大少出一万金币,我直接卖给你。”

林天眉毛扬了扬,浮现了一抹不屑的笑容,挥手扔出去一只乾坤戒指给杜云飞:“一万,就一万!”

“林大少,你花一万金币买药材,是要炼制什么极品丹药啊?”得到了林天的暗中示意,江明不失时机地问道。

“呵呵……”见过杜云飞一下子买了近二十万的药材的宁老板,对这种对话,只能是悄悄呵呵一声了。

“这种低级的药材也炼制不了什么,只不过看他卖相还不错,想拿回去垫茅厕。”林天鼻子里哼出了一口冷气。

吴清的眉心皱了一下,但是终究也不能再说什么。

虽然他家的老爷子要他帮着杜云飞一点儿,但是也不好太明显,让其他人觉得他过分了。

“果然不愧是林大少!”杜云飞摇头晃脑地夸奖道,“前几年我们那个小镇上的富豪,有个傻儿子,直接拿十万的金币铺茅厕了,自从那次的事情之后,这是我见过的第二件最豪气的事情!”

哄……

不用谁说什么,大家立刻爆起了一阵哄笑。

不过这笑声立刻就止住了,因为大家突然想起,现在自己笑话的可是三大家族之一的林家大少。想到这里,大家都各自装作是什么也没有看到听到一样,各自向着远处游逛着,但是不时还会向着这边投来好奇的目光。

林天可是三大家族年轻一代中实力最强的一个,聚神七品的实力,本身还是一个二阶的炼药师,这些都让他有着骄傲的本钱。

但是现在这个落日城里年轻一代骄傲的王者,在杜云飞到了之后,却再也不那么耀眼夺目,原因不言而喻,在一个十六岁的二阶修复师的面前,他这个二十几岁的二阶炼药师,还有什么是值得大家夸耀的吗?

“哼……”林天冷冷哼了一声,“杜云飞是吗?我不管你是二阶的修复师,还是什么十六岁的天才,总之,你给我离青芜远一点儿,不然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杜云飞这才恍然,原来又是青芜的一个铁杆儿粉丝啊。

不过这也难怪,落日城里号称有青蓝双花,但是那个蓝姬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个歌姬,无论你是卖艺也好,还是卖身也罢,始终那个身份都是摆脱不掉的。

而相对来说,身份虽然神秘但是却正当,容貌同样也是倾国倾城的青芜,就更加成为了大家追逐的对象了。

再看看旁边儿的江明,不用说,他也从中间加了一些油盐酱醋,看来上次给他的教训还是不够啊。

“宁老板,你那个鼎标价多少钱?”没有理会林天的恐吓,杜云飞直接向宁老板问起了另一个鼎的事儿来。

“鼎?已经没有了啊?”宁老板满脸疑惑,刚刚他已经把十几个药鼎全部都卖给了林天,杜云飞也是知道的啊。

“我说的是那一个。”杜云飞用手一指。

“哦,”宁老板一看才知道,原来是那个自己看着都觉得难看,被他提前扔下去的那个黑铁鼎,“这个……这个……一百金币吧……”

那边儿林天看杜云飞没有甩他,正要发作,却一眼看到了那个重新被宁老板提上来的黑鼎,光秃秃地,没有任何的装饰,不仔细看,还以为是谁家的黑铁锅,当下脸上的不屑之色更甚。

“哈哈,那也叫鼎?用来当尿桶都嫌它难看。”江明也站在林天的背后讥笑道。

“的确,宁老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杜云飞的脸色也一下变得难看了起来,扯着嗓子怒斥,“这种当尿桶都嫌难看的东西,你竟然要价一百金币?九龙焚天鼎都才十五万金币,你这简直就是对九龙焚天鼎的侮辱,同时也是对九龙焚天鼎的拥有者林家大少爷的侮辱!”

“别别别……呃……我看这东西也不值钱……标个一金币,一金币总行了吧?”宁老板看杜云飞突然发难,还带着林天说事儿,连汗都下来了,连忙讨饶,犹豫着问道。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要价才一百金币的黑鼎,是怎么着就侮辱到了开价十五万的九龙焚天鼎了。

不过杜云飞既然这样说了,他就照办就是,反正另外的十几个药鼎都卖了高价,要不是林大少嫌弃,他把这个送了都不可惜。

“嗯,这还差不多,一金币我要了,把那个尿桶……哦不……”杜云飞抛出了一枚金币,指着黑铁鼎,“这个黑铁鼎是我的了。”

“呃……”

一大群人顿时无语。

杜云飞却不理会,抱着黑铁鼎就向外走,完全无视了林天他们几个人。

不过走过了他们几个人之后,突然又回过头来,看向了吴清:“你家老爷子也是炼药师?”

“不错,我父亲是四阶炼药师。”吴清不明白对方为什么有此一问,只是如实回答。

“呵呵,我对炼药也有些兴趣,有时间了,去找你家老爷子去请教一下,”杜云飞手中一闪,再次出现了两株火龙草,“这两株也是百年的火龙草,呵呵,可是价值一万金币的好东西,送给你家老爷子了。”

“呼……”

那边儿早就有了一群假装看药材,实际上却是关注着这边儿情况的人,起了一片的出气声。

看来,刚才吴清的举动是引起了杜云飞的好感了,要不然也不会当众向他示好,难道这个小杜大师要归到了一向低调的吴家门下?

不过更重要的是,这两株药材就像是两巴掌,狠狠地抽在了林天的脸上。

他花了一万金币只买来了一片笑声,而现在人家随手就扔出了两株来,摆明了坑你没商量,你摆得再阔,只能凸显你的傻气更加厉害。

林天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看向吴清的脸色也有些不善。

但是吴清看来也得到了他父亲的真传,根本就没有看到那张脸一样,笑呵呵地收下,还不忘记道一声谢。

“杜云飞,你也炼药?敢不敢跟我比一场?谁输了,离开落日城,这辈子都不能再见青芜,如何?”林天看着对方手上的黑铁鼎,面带不善地说道。

“呵呵,你这比赛的条件倒是满优厚的嘛,”杜云飞呵呵一笑,抱着黑铁鼎继续向外走,“不如改成这样,我们比一下魂珠修复,谁输了离开落日城,并且一辈子不能称自己是林家的人。”

“轰……”

这一下大家更是笑了出来,有些人虽然极力忍着,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忍住。

林天这比赛的要求太无耻了,他一个二阶炼药师,要跟一个魂珠修复师比炼药,所以杜云飞直接要求跟他比魂珠修复,也不算为过。

“既然你不敢,那我们就去生死擂台,那里总不能说我占你的便宜吧?”林天接着逼迫道。

“林大少你今年多大?”杜云飞突然问道。

“二十六岁,怎么?怕了?”林天鄙夷地说道。

“呵呵,这十年你不要长,等十年后我再跟你比如何?”杜云飞扬了扬眉毛。

“无耻,自己都快三十的人,竟然想要跟十六岁的少年上生死擂,还有脸说不占人家的便宜!”

“就是,无耻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

也有不少的胆子大的人在小声议论了起来。

“直接说你敢还是不敢?十六岁,在我龙项国,已经算是成年,我,不算是欺负你。”林天自然能听到那些议论,却依然不肯放手。

“我跟你比!”杜云飞淡淡道。

“好,去生死擂!”林天顿时大喜,眼里更是杀气蒸腾。

“你弄错了,我是说,”杜云飞顿了一下,拍了拍手里的黑铁鼎,“跟你比炼药!”

热门小说推荐

思君夜听松风寒

思君夜听松风寒

三年前,她是富家千金,他是文艺青年。 三年后,她是落魄孤女,他是国际集团的大总裁。 三年前,她在

莫晓溪 夜凌修
许我一世盛夏夏莜雨 许邵均 多情医少会武功王烨 苏染 恋上俏皮女上司安夏 苏雅 神级小香农杨柏 赵艳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