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极战魂

第六十三章 不跟傻叉儿计较

武极战魂 武极战魂

杜云飞知道现在城里有不少人都看自己不爽,特别是江家的人,肯定会想办法来对付他,但是同时他也知道,就算这些人再怎么看他不顺眼,也不敢明目张胆在大街上动手。

毕竟这里不像是元城,那里连一个帝国任命的城主都没有,而这里的城主府绝对不会是一个摆设。

佣兵之间本来就是一个摩擦非常之多的职业,就算是这样,他们也都不会轻易在大街上做生死相搏,城里有生死擂台,那里才是解决恩怨的地方。

而如果没有任何理由,在除了生死擂台之外的地方杀了人,那可就要迎来城主府的审查了。

据说城主李风云来到了落日城也不过几年时间,从初时的没有人放在眼里,到了现在不敢不放在眼里,可见这人的手段也是非常之强。

“杜大师,这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这次还需要什么药材,我立刻让人去准备。”宁老板一看杜云飞上门,立刻就殷勤地上前亲自招呼。

看那热情的架势,杜云飞都怀疑,他上次那半价的药材是不是还有着巨大的利润。

“宁老板,我想问你一下,你这里收不收药材?”杜云飞想买药鼎,但问题是他没有钱了啊。

上次的十八万直接就把自己的钱给用光了,另外还要青芜那里再出了几万才算是搞定了,现在,他又重新回到了那个全身上下只有三个铜币的的身价了。

“收,当然收,不过这个价格嘛,就会要比市场的价格低一些了,毕竟你知道,我也是要吃饭的嘛。”宁老板似乎立刻就明白了杜云飞是什么意思,陪笑着说道。

“收就好。”杜云飞也松了口气,他还怕这药材没有地方要呢,那就只好去外面摆摊子卖了,“你这里有没有炼丹用的药鼎?”

“呵呵,您还真是问着了,我这里还真是收藏了几个好的药鼎,就等着您这样的行家来看呢。”宁老板不愧是商人,也不问杜云飞一个魂珠修复师要药鼎是做什么用的,直接就把他带到了那边儿的炼丹药的器具那里去。

杜云飞搭眼看过去,一共有十几个药鼎,看大小都差不多,但是从上面的做工刻纹来看,却是一个比一个精致,看上去,不像是药鼎,反而更像是摆在那里看的。

“这药鼎有什么区别吗?”杜云飞看了两个,也看不出什么好坏来。

“那是当然,药鼎的好坏,一在于药鼎的外观及材质,这方面做得越好,越不容易损坏,二呢,就在于里面刻下的火灵法阵,法阵越强的,炼药时的成功几率就越大。”宁老板仿佛知道对方对于这个一窍不通,耐心地解释道。

“嗯,”杜云飞点头,“我可以拿在手里看一下吗?”

其实杜云飞已经想感受一下里面的火灵法阵,那东西可是看不出好坏来的啊。

“当然可以。”宁老板把十几个药鼎都一字排开,让杜云飞挨个去感受。

当然,他可不认为杜云飞真能感受出什么来,一个魂珠修复师,去检验炼药的器具好坏,能检查出个鸟来?

“老板,那个也是药鼎吗?”杜云飞试过了所有的药鼎之后,却伸手指向了最下面一层中,一件黑黝黝的东西上。

“这个……也算是个药鼎,不过外观比较差一点儿,材质嘛……我也没有检查出这是什么材质的,不过倒是满重的,里面肯定是加了玄铁。”宁老板对于那件东西显然不太在意,“从前一个朋友偶然得到的,本来是想要研究,后来发现这里面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被他丢在这里不用了。”

“我能试一下那个药鼎吗?”杜云飞的手指微不可察地敲了几下桌面。

“当然可以!”宁老板立刻就拿出来递给杜云飞,“不过如果真是要炼药的话,建议还是用这些好一些的鼎,如果要是送人的话,就更不能太差了,不然以杜大师的身份,可是会被人给笑话的哦。”

杜云飞自嘲般笑了笑,只试了一下,就放回了桌面,指着做工最好的那个药鼎:“这个是多少钱?”

“呵呵,杜大师真明眼光,这可是最好的一个,全名叫做九龙焚天鼎,全身都是赤钢所铸,对于火灵法阵的契合度非常之高,而且你看这做工,这九龙条条都栩栩如生,真是巧夺天工……只要十五万金币而已。”宁老板一阵狠夸之后,再给出了一个“貌似不贵”的价格。

“嗯,不错不错……”杜云飞嘴里答应着,心里却是十万只草泥玛奔腾而过。

这TMD什么玩意儿,也没有看好到了哪里去,竟然要十五万金币,还“不贵”?真当自己是冤大头了啊?

“这只鼎我要了。”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个冰冷的声音,还不等宁老板反应过来,就已经把那只九龙焚天鼎给拉了过去。

“这……呃……原来是林天大少爷,可是这鼎……”宁老板一看来人竟然是林家的大少爷林天,立刻就有些为难地看了看杜云飞。

一边儿是三大家族之一的林家,一边儿是新晋的天才修复师,得罪谁都不合适。

“呵呵,这鼎让给这位好了,我再看别的。”杜云飞无所谓地扫了一眼来人。

二十多岁,生得也是风流倜傥,配上那张带着冷酷的脸孔,还真能让不少的少女着迷。

林家的人?到底还是来了!

不过杜云飞也看到了,来的还不只是一个,在林天的背后,还有三个人,两个不认识,走在最后的一个倒是个老熟人,正是被他打得只剩下一颗牙齿的江明。

“这里的鼎我全要了。”宁老板还没有说话,林天再一次发话,证据冰冷,带着不容违抗的命令意味。

就连成药成药斋里其他的客人,都是被林天高了一个分贝的声音给吸引过来。

“快看,那不是林家的大少爷吗?哦,不对,是三大家族的少爷都到齐了,那不是吴清和金扬吗?咦,还有天才的修复师小杜大师也在?”

“呵呵,这还不明白,肯定是上次小杜大师驳了三大家族的面子,老的不好出面,就让小的来找场子来了。”

“那倒是有好戏看了,不过那杜云飞虽然是修复师,可再怎么说也才刚刚出道,不可能是这几个家族的对手,更何况是三大家族一起出手。”

“别说话,站在这儿看戏就好了……”

“啊?”宁老板似乎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他现在桌子上摆了十几个药鼎,除了那个上不了台面的被他放下去之外,能看得过去的鼎可都在这里了,“林大少,您说的是全要?全部?”

“怎么,怕我付不起钱吗?”林天一脸的冰冷,微微仰着头,只从眼底的缝里看着宁老板,“算一下,一共多少的价钱,让人到林家去取,东西也一并送到我的府上。”

“呃……”宁老板这下子彻底明白了,林天是在跟杜云飞斗气呢,对于杜云飞驳了三大家族面子的事儿,他自然也有所耳闻,当下哪儿还有不明白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可都是一笔大生意啊!一个九龙焚天鼎就十几万,那全部加一起呢?而且还全部都不还价。

“一定一定,马上就派人送到您的府上。”宁老板急忙回应道。

“嗯,我就算是用不了这么多,也看不得有人不懂装懂,如果这九龙焚天鼎落到了那种只会看,不懂用的人手里,跟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也没有什么区别,你们说是不是?”林天向着身后问道。

“林大少说得是,不过有的人,说他是牛粪,实在是太抬举他了。”江明恶毒地看了杜云飞一眼,此时已经有了着一嘴的假牙,不过乍看起来,还真是有些不舒服。

“杜大师,实在是抱歉,这药鼎全部都被林大少买了,要不您再看看别的,或者再来了新货,我再去通知您吧。”宁老板不无歉意地说道。

“呵呵,宁老板不用客气,有生意当然要做,”杜云飞淡淡地笑了笑,似乎完全没有被这事儿给影响到心情,“特别是碰到了这么豪气的‘贵客’,我从不跟贵客斗气!”

杜云飞这话说出后,房间里顿时响起一阵低沉的哄笑声。

谁都看得出林天是在故意找麻烦,但是这找麻烦的钱也是钱啊,十几个鼎买回去,不说有用没有用,连价钱都不还,肯定是要被狠狠宰一大笔的。

杜云飞那后半句,明明说的就是,“这种傻叉儿的钱,不赚白不赚,不跟傻叉儿计较,”只要有点心的人都能听得出来。

“多谢杜大师,等有了货的时候,我再去通知您吧。”宁老板可不敢接这个茬儿,他是生意人,只管赚钱,其余谁跟谁斗,不是他考虑的范围。

“刚刚我问你,你这里收不收药材,正好我这里有一株,你看看值什么价钱?”杜云飞也不管林天听了这话之后是什么反应,直接把一株药草拿了出来。

“火龙草?”宁老板看了一眼,立刻叫出这药材的名字,因为这是一种相对来说比较普通的药材了,不过看到了那火龙草的根部时,立刻眼睛一亮,“百年以上药龄的火龙草,倒真是不错,不过因为火龙草本身并不稀有,价钱也就是三百金币,您看……”

“我出五百金币买了。”

热门小说推荐

逆强证道

逆强证道

好男儿一腔热血!真英雄快意杀戮! 天挡我,我诛天;地挡我,我灭地。 逆天玄功,混元一气。 顺我

海玉 妙语
功修至神陆青歌 叶紫霞 无上战帝洛辰 紫衣 残王毒妃楚倾瑶 轩辕炙 藏龙隐卫陈永华 苏可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