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极战魂

第五十六章 惹不起的煞星

武极战魂 武极战魂

有青芜的劝说,杜云飞本来已经放弃了羞辱江明的打算,虽然那是对方应得的。

但是他没有想到自己放弃却还是换来对方的恶语,那还有什么可说的。他杜云飞从来都不喜欢惹事儿,但是对方摆明了不管你怎么样,日后只要有机会,我一定会玩儿死你,那他还用得着再客气吗?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两巴掌下来,姓江那小子的老爹竟然冒出来,而且一见面不由分说就在佣兵工会对他下杀手,如果不是他的反应还算是敏捷的话,刚才那一掌就要了他的小命。

现在这老小子再居高临下望着自己,好像施舍一样跟他说,你可以开条件,但是前提是不能打我儿子,去他娘的蛋吧!

“还有八下!”杜云飞嘴角那一抹狠厉的笑容,让不少人的心里都是一寒。

就连冷老和贺老都是一凛,看来江家这次是惹到了一个小煞星,这江浩龙如果日后不动他还好,如果真的动了他,只怕是江家从此还真的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你敢!”看到对面那小子竟然把自己的话无视了,当下就有些怒不可遏,再次大吼道,身形也向前欺进了一步。

但是他刚刚一动,冷老立刻就把杜云飞挡在他的身后,任江浩龙再大的本事,想要去动杜云飞,就一定要过了他这一关才行。

“怎么?江浩龙,你还真当我落日佣兵工会不存在?堂堂的二阶魂珠修复师,是你说动就动的吗?”贺老这时也上前怒喝道。

“二阶修复师?”江浩龙一时被吼愣了,他是要对付那边儿的小子,可没有说过要跟贺老为敌啊。

在他看来,这里只有一个贺老才是二阶的修复师。

“不错,杜云飞正是我们佣兵工会刚刚考核通过的二阶魂珠修复师,你如果想要得到会长的震怒,尽管动手,不过,在你伤到他之前,先掂量一下,自己有没有把握把我们两个老家伙放倒吧!”冷老这时也扫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

这一下江浩龙真的傻眼了,原想着儿子是跟人抢女人,玩儿出了麻烦来,他当老爹的自然不能让别人当着他的面,让人打在了自己儿子的脸上,但是现在一下子就不一样了。

对方是二阶的魂珠修复师,虽然看那年龄,打死他也不信,但是他深知工会这两个老家伙,不会拿这种事情来说笑,如果真是那样的话……

他看了一眼儿子江明,真有一巴掌把他拍死的冲动,你说你惹谁不行,非要招惹一个妖孽一样的天才修复师。

这一个修复师或许现在他们还能对付,但是这么天才的修复师身后,能没有自己的背景?

就算不说这些,他如果真的动了这小子,工会那些老家伙,加上会长回来都不会放过他,他江家想在这落日城里再混下去,也就更加困难了。

想到这里,江浩龙咬了咬牙,看了贺老江老一眼,再向着杜云飞拱了下手:“在下江浩龙,犬子鲁莽,多有得罪,还望先生出了这口气之后,能高抬贵手!”

呼……

佣兵里也是一阵的惊叹声。

江浩龙服软了,而且还是在刚刚剧烈地想动手之后,瞬间就变了脸色。虽然大家对这个结果都不意外,毕竟杜云飞是二阶修复师,又有工会的庇护,除了江明那种二愣子,谁也不会想去得罪这种人,但还是对江浩龙的变脸功夫佩服得五体投地啊。

不过江浩龙这番话也有着另一种用意,就是自己已经表达了足够的诚意,想要化解这件事情,而且表面上是任由你去处置自己的儿子了,可谓面子里子都送到了,希望杜云飞能给他留一点儿情面,把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就算了。

“江浩龙?”杜云飞顿了一下,转头望去。

到了现在,他怎么可能还不知道对方是谁,本来觉得这江明实在是色胆包天,又愚蠢至极得让人不可思议,但是看到了江浩龙的时候,一切都明了了。

有一个这种不分青红皂白的老爹,那儿子能长得好才怪!

“正是,”江浩龙看对方没动手,以为是有希望,“还请杜先生给三分薄面。”

“不认识,”杜云飞只是淡淡地撇了一下嘴角,就继续向着江明走去,“等我跟江明算过了赌约的事儿,再跟你算刚才那一掌的账。”

“你……”江浩龙被噎得脸色苍白,却偏偏说不出什么来。

“爹,救我啊,这小子下手……”江明看杜云飞再次走过来,扯着嗓子大喊。

江浩龙有心想要插手,但是被冷老和贺老拦着,他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啪……啪啪……”

杜云飞一巴掌接着一巴掌,不紧不慢地扇了下去,扇到脸上干脆利索,几乎每一巴掌下来,都有两三颗牙喷出来。

冷老和贺老也是被这一幕弄得面面相觑,看来这次的怨结得是大了。连他们也没有想到,杜云飞会强势到了这种程度,不光是不给江家面子,而且下手还一点儿力道都不减。

这打得哪里还是江明的脸,这分明是打得江家整个家族的脸啊。

“好好好,”江浩龙恨不能把杜云飞给捏碎了,嘴里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脸上却一层接着一层的寒气,“果然是天才的魂珠修复师,江浩龙领教了!”

话里威胁的意味很明显,但是再怎么着,他也不可能在这里动手,转身就要带着江明离开。

江明张了张嘴,满嘴的白牙都被打掉了,只突兀地留下了单独一颗门牙,显得很有喜感,顿时引得佣兵们一阵哄笑。

“江浩龙!”杜云飞看着对方的背影再次喝道。

本来他也不想给对方如此难堪,但是刚才这江浩龙出手之间,就已经存着一招取他性命的心思,由不得他不怒。

给对方留面子?如果不是自己的身手还行的话,现在他已经是地上的一具死尸了,谁给他留面子?

“怎么?”江浩龙回过身,脸上已经罩上了一层寒霜。

“我杜云飞,只想在落日城里落个脚,安安静静地过一段日子,我没有兴趣跟哪个家族玩儿,跟哪个少爷斗,”杜云飞缓缓地抬起头来,眼睛里有着跟他年纪不相符的老辣沉稳,“所以,请你管教好你的儿子,别让他再来惹我,至于你那一掌,现在我也不用你还,算是我给彼此留下的一点儿情面!”

情面?这也叫情面?当着上百佣兵的面,狠狠把他江家的大儿子,很可能是未来的少族长,生生扇掉了满嘴牙,这就是他杜云飞给留的情面?

但是杜云飞就是这么说了,而且听他那意思,如果他不想留的话,刚才江浩龙打他那一掌,也一定会原封不动甚至加倍地奉还给他。

即便是这一掌不讨还了,也是有条件的,没听他说吗?那只是“现在”不用还,如果日后再有事惹到他的话,恐怕到时候连本带利的就都要一起讨了。

见过嚣张的,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

江家虽然比不上三大家族和城主府,但是怎么说也是当地的一条地头蛇,仅次于三大家族的存在,这小子竟然敢在语气里带着几分威胁的口吻。

但是佣兵里向来都崇尚实力和硬汉,听到了他这一番话,顿时这些人都是在暗中叫了一声好。

他们中也有不少是零散的佣兵,平常也没有少受这些家族的气,但是敢跟家族斗气的散修,实在是太少了,更不用说是反过来威胁。

江浩龙向后面扫了一眼,冷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带着江明走了,剩下一群炸了窝一样的佣兵,边儿向外走,边向杜云飞投去钦佩的目光来。

不过也有不少人替他担心,江家毕竟在落日城里呆了多少年了,早就已经成了这里的地头蛇。

杜云飞除非一直都呆在佣兵工会里,否则的话,就算是他们不亲自出手,找些人,把一个如此年轻的小子,神不知鬼不觉地做了,那还是一件相当容易的事儿的。

“冷老、贺老,多谢两位前辈了。”杜云飞看大家都散去,向着两个老人抱拳说道。

“唉,你……你也太冲动了一些了,”贺老责怪地叹了一口气,“这段时间哪儿都不要去了,江浩龙那人也是个睚眦必报的老东西,你今天这么伤他的面子,他肯定会找你的麻烦,在工会里我跟老冷还能护着你,他不敢乱来,但是如果出了这里,他随便都能找来一堆人找你的麻烦,到时候我们就算想帮你也来不及,事后也不可能找到他的头上去。”

“不错,你在工会住一段时间,等会长从都城回来,有会长坐镇,落日城里再没有人敢动你。”冷老也劝说道。

“多谢两位,不过我是不可能一直藏在这里的,”杜云飞苦笑一声,他的时间如此宝贵,怎么可能闷在这里不动,眼中同时也闪过了一丝的狠厉,“江家最好就像是我说的一样,不然的话,他们以为区区一个炼虚境,就能让家族不灭了吗?”

这句话声音不大,但是在工会里还没有出去的人,却都听了一个清清楚楚。

声音里的淡淡杀气,让听的人都是脊背一凉,江家,也许真是招惹了一个惹不起的小煞星!

热门小说推荐

思君夜听松风寒

思君夜听松风寒

三年前,她是富家千金,他是文艺青年。 三年后,她是落魄孤女,他是国际集团的大总裁。 三年前,她在

莫晓溪 夜凌修
许我一世盛夏夏莜雨 许邵均 多情医少会武功王烨 苏染 恋上俏皮女上司安夏 苏雅 神级小香农杨柏 赵艳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