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极战魂

第五十二章 敲诈

武极战魂 武极战魂

本来想要低调呢,弄个魂珠修复师的身份也只是让那些人不敢打自己的主意,现在可好,就算是不亮出自己的修为,别人也照样都知道自己是天才,而且还是天大的天才。

看看那条件也知道,他这个年纪能得到了魂珠修复师的徽章,即便是一阶的,也比一个聚神境天才小子的份量,要大得多得多啊!

这还低调?低调个屁啊!杜云飞无语地想道。

“酒仙,你这死老头儿是不是早就知道是这种结果,故意让我来这里找麻烦的?”杜云飞有些不悦道。

可以想象,如果一会儿他考核过了魂珠修复师之后,不知道会惊动这里多少的佣兵团和落日城当地势力。一个十六七岁的魂珠修复师,几乎打破了修复师的最低年龄记录,这样成长潜力无限,天才中的天长,天长中的战斗机,哪个势力不会想着来拉拢?

选择谁都会得罪一堆人,更何况杜云飞谁都不想选择,那就是要全部都得罪光了!

“呵呵,小子,你的麻烦,不用找也有一大堆,怕什么,谁来惹你,就应该把他踩在脚下,谁不服,打到他服为止,小小年纪一点儿锐气都没有,怎么能成就修灵师无上巅峰的修为呢?”酒仙边喝酒边说着让杜云飞蛋疼的激励话语。

“靠,老子不是怕,老子是不想影响修炼的进度,跟这些地头蛇磨什么时间,老子的时间宝贵得很,就算是想踩,也要到两年之后有时间了再踩!”杜云飞现在最想要的是修炼,而不是踩人,别人不来踩他,他哪有那闲心去踩人啊。

“小子,你这心肠不够硬,你要是想一心修炼,其它事情一概不管的话,现在转身就走,”酒仙却摇摇头,轻轻嘿嘿了一声,“不过那个给你做袍子的小丫头,可就保不准要被哪个纨绔给吃干抹净了!”

杜云飞猛得一皱眉头,抬头看了青芜一眼,不知道怎么的,想起她会被别的男人抱在怀里,他心里就有种强烈的反感甚至愤怒。

“呵呵,看来我又说中了,不过小子,要想不被人踩,不让人找你的麻烦,有两种办法,一种是你变得强大,让人踩不到,也不敢踩,还有另一种,呵呵,”酒仙戏谑地笑了,充满玩味的看着杜云飞,“那就是你变成一坨屎,让人都躲你躲得远远的,永远不会有人想要去踩,你怎么选?”

“草,这有得选吗?”杜云飞翻了翻白眼,突然回过头向着青芜道,“走吧,我们去看看想要找你麻烦的那些人!”

青芜和玉眉都愣了一下,她们都不知道为什么杜云飞的气势,突然变得……变得很凌厉!

他们谁也没有听到,酒仙在那里自言自语道:“这小子的修为这几天提升得也太快了点儿,要真是再这么修炼下去,就算是对神民血脉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好好在这里找点麻烦玩儿玩儿吧……”

本来几个人离佣兵工会也不远了,不大功夫就已经来到了工会门前。虽然看起来这宫殿没有

如果说落日城里哪儿最热闹的话,这里应该算是首屈一指的了。不时都有人从大门进进出出,门外还有一些没有团队的零散佣兵,直接举着牌子,或者摆着张桌子,在征集临时队友一起做任务。

虽然一大部分的佣兵都是有固定团队的,但是也有一小部分人,不愿意被佣兵团的规矩约束,选择了做自由佣兵,不过如果一个人的话,能接的任务就会比较少,有些任务都有明确的人数限制的,比方说少于十个人的团队,人家工会根本就不让你接。所以这些人有时也会聚在一起,组成一个临时的团队。

当青芜他们到来的时候,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了过来。不光是男人,连女人都情不自禁地看了过来,不过她们的眼睛里,大多都是闪着嫉妒,抑或是羡慕。

原来嘈杂的场面,在他们经过的时候,很奇怪地安静了很多。

不过这也是因为他们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从来都不收男人的冰焰佣兵团里,竟然有一个看起来很是年轻的小子,而且还是跟无数人的梦中女神青芜并排走在一起。

“插他奶奶的,那是真的吗?冰山女神被人给吃了?”

“我×,老子去申请了两百遍都没有进到冰焰里,这小子是哪儿冒出来的?”

“你那算什么,我都说带着两百号弟兄一起并到冰山女神的团下,她都没有甩我,真他姐姐的鸟气!”

“草,老子要跟他决斗,让那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子滚蛋……”

安静了片刻之后,就是一阵更大的骚乱,这些男佣兵们都疯狂了。

青芜是谁,那可是落日城里青蓝双花之一,无数男人的想要把她抱在怀里,按在胯下,却又谁也不敢轻动的女神。

这女神一向都是高高在上,从来都没有对哪个男人正眼相看过,但是这一次竟然跟着一个男人并排走进佣兵工会,这可是大事儿啊!

无数想要跟那个陌生男人决斗的声音响起,还有无数的咒骂声,也都快要把佣兵工会给淹没了。

不过这些人也都没有真的上前去挑衅,似乎他们也都有着某种忌惮,只能心里暗暗地诅咒那个小子,千万别被他们看到落了单,那样不知道多少人会冲上去把他废了。

这一切青芜似乎早就已经习惯了,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地带着杜云飞进了工会。

“哎呀呀,这不是青团长吗?你们可算是回来了,如果你们要再不回来,我都担心是出了什么岔子,正想要再募集佣兵去找你们呢。”一个看上去二十来岁,生得也是风流倜傥的年轻男子,正伸出右手迎面走了过来。

如果单看外表,这人比起杜云飞来显然要更帅了几分,偏偏那一双眼睛里时不时流露出的异色,让这个人变得猥琐了几分。

“这个是江家的大少爷江明,我们青姐最讨厌的人之一,跟只苍蝇一样甩都甩不开。”玉眉在后面小声跟杜云飞说道。

“不劳江少爷挂心了,虽然晚了几天,但是山洞里的东西我们已经带回来,请江少爷查看一下吧,对于延迟的时间,我们会按规定赔偿。”青芜似乎没有看到那只手一样,连抬一下手的意思都没有。

而后面的玉眉也习惯了这种场景,立刻把端着一个古朴的木盒走上前来。

江明不动声色地把手收了回来,丝毫都没有因为这事儿感觉难堪。

“青团长说得哪里话,我们都是老朋友了,晚上几天也就算了,只要青团长能平安回来,那就是江某我最大的安慰了,”把木盒拿在手上,他却没有急于打开:“我信得过你们,不过还是照规矩来,请工会的工作人员来吧。”

江明转过身去,不过扭头时扫过了杜云飞时的目光,无比阴冷,鼻子里还微不可察地哼了一声。

一行几个人来到了工会负责公证检查的地方,房间里非常简单,中间一张硕大的大理石桌案,里面红木椅子上端坐着一个人,年纪大概有四十多岁,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好像全天下的人都欠着他十万金币。除此之外,这里面再也没有别的了。

“冷老,冰焰佣兵团青芜来交任务,请您老见证一下。”青芜对于这个老者,似乎还有着不错的印象,所以说话也十分客气。

那老者抬起眼睛看了青芜一眼:“坐吧。”

声音没有丝毫的感情,但是如果了解他的人就会知道,这已经是冷老相当给面子才会说的两个字了。

江明立刻把木盒放在几个中间的大理石桌上,向冷老的方向一推。

冷老打眼看了一下,伸手之间,灵光一闪,木盒外的禁制就被清除掉,轻轻一掀盒子,里面立刻就飘出一道模糊的红光来。

青芜等人也都向那盒子里看过去,只看那里面竟然是一颗红色的魂珠,不过看上去,好像有些破损,连光泽都受到了影响。

杜云飞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青芜也皱起了眉头……

果然,在盒子一开的时候,江明的脸色骤然变了:“不可能,怎么会这样?我们江家传承的魔级魂珠怎么会破了?青团长,晚的时间我可以不计较,但是这件事情,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交待?”

“我们根本就没有打开过盒子,连里面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你凭什么说这里面的东西是我们弄坏的,说不定一开始就是破的呢。”玉眉一听就明白江明在打什么主意了。

“你以为没有证据我会胡说吗?”江明的眼底闪过了一丝得意,“这枚魂珠是我家的传承魂珠,虽然只是魔级,但是意义重大,先前也是有着些许细纹破损,但是已经被迦南大师修复完整,这事情他可以做证,而且当时封印的时候,还是副会长左苏亲手封印,并且由冷老见证,这一切都有据可查,冷老,我没有说谎吧?”江明转头面向冷老。

青芜也沉着面色望过去,她知道冷老这个人是绝不会说谎的。

但是让她失望的是,冷老看了一眼之后,却是点头承认了江明说的一切。

“冷老,结果会怎么样?”青芜轻叹了一口气问道。

“如果江明坚持投诉,你们会被扣掉团队积分,按照你们目前的积分状况来看,只能降为F级。”冷老虽然眼里闪过了一丝怒意,但还是沉着声音对青芜道。

青芜的眉头皱得更深了,转头望向江明:“你想怎么样?”

“呵呵,咱们都是老朋友了,我还能怎么样,这里不方便谈,不如今晚上我准备些好酒,我们再慢慢谈这事儿,难道我还忍心去责怪我们的大美女吗?”江明似乎有些迫不及待地把这条件说出来了。

热门小说推荐

逆强证道

逆强证道

好男儿一腔热血!真英雄快意杀戮! 天挡我,我诛天;地挡我,我灭地。 逆天玄功,混元一气。 顺我

海玉 妙语
功修至神陆青歌 叶紫霞 无上战帝洛辰 紫衣 残王毒妃楚倾瑶 轩辕炙 藏龙隐卫陈永华 苏可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