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极战魂

第四十八章 我名卧大野

武极战魂 武极战魂

“靠,老子这几天是怎么了,老是晕过来晕过去的!”杜云飞迷迷糊糊在就要醒过来,闭着眼睛就开始骂道。

“小子你还好意思说,你那一道神族咒印的确是够强,但是动不动就耗费血液的力量,你当血是白开水啊?”酒仙的声音也从他脑海里响起,看来这老头儿也是担心他,一直都在关注着他的情况呢。

“你醒了?”一个柔美的声音从旁边响起。

杜云飞猛得一睁眼,一眼就看到了一身素白布裙的青芜,娇颜如梦,眼底还带着不易察觉的担心。

此时她没有穿那件青色的大斗篷,脸上的神色虽然平淡,却没有了从前的冷意,凭空又多出了几分妩媚之意。

“呃……那个……”杜云飞一看到她,立刻想起了当时山洞里的旖旎一幕,不禁微微有些尴尬,“我不是有意的……”

青芜脸色微红,美目流转,这一时间的娇媚,直看得杜云飞眼睛有些发直。

“咳……”青芜当然知道自己的魅力,男人那种吃人的目光她看得多了,但是从来都没有人在这么近的距离,还这么肆无忌惮地看着她的。

杜云飞听到咳声,立刻回过神来,尴尬的神色就更重了几分,狠狠咬了一下舌尖,这才平复下来。

“是你救了我?”青芜显然不想再提那天的尴尬,直接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实际上当时她已经感觉自己要被经脉冻结而死了,却突然得到了外界的助力,不但化解了那些一直都阻塞在体内的寒冰,而且还成功将之炼化,一举突破到了聚神境四品的境界。

当时没有别人在,唯一可能的就只有最后看了自己身体的杜云飞了。

“呃……你救过我,我帮你也是应该的。”杜云飞并没有隐瞒什么。

“那么说,我的魂珠……”虽然早就已经猜到了答案,但是青芜还是有些震惊。

她的魂珠破裂,并非是后天的,而是在她传承这颗魂珠的时候,就已经存在着先天的裂纹,只是这两年裂纹随着一次次的战斗受伤,又有些加重了,导致她越来越没有办法控制其中的寒气。

为此她不知道找过多少的魂珠修复师,但是这些人都没有办法完成这魂珠的修复,而那些灵尊级的修复师,又不是她能接触到的,所以只能是过一天算一天。

可是这一次,她竟然发现魂珠里的裂痕出奇地“愈合”了不少,这怎么能让她不惊讶呢?眼前的年轻男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灵尊级别的老头子啊。

“青姐,我们可以进来吗?”外面传来两个女人轻拍帐篷的声音。

“进来吧!”青芜听到两人的声音,忙从床边退开,坐在帐篷中的一张椅子上。

两人嘻笑着就掀开了帐篷的门帘,正是红月和玉眉两个丫头。

“哟,你终于醒了,我们的大英雄,还以为你在天雷涧里永远消失了,害我们都等着给你立碑,”红月一看杜云飞睁着眼睛,立刻就没好气地道,“竟然还隐藏修为骗我们,哼!”

杜云飞听了只是尴尬一笑,他这隐灵术自然不会被人看破,但是对方见到自己跟那个炼虚境交手的情况,还不明白他是隐藏修为的话,就不太可能了。

“出门在外,隐藏实力也是正常,你们两个,不要在这里叽叽喳喳了,他才刚刚醒过来,比不得你们两个疯丫头。”青芜看了看红月那丫头鼓嘴生气的样子,不由得轻笑摇头。

“看看,我就说嘛,青姐一定会护着的,真偏心!”玉眉立刻皱了皱精巧的鼻子,轻笑着戏谑道。

“就是,让青姐亲手照顾你两天两夜,还要帮你擦洗身子,真想要咬死你!”红月假装凶狠地呲着牙齿对杜云飞凶道。

“啊……”杜云飞听到“擦洗身子”几个字,不由低头掀开被子,结果一眼看到了自己赤裸的身体,登时石化了半天才转头去看青芜。

这一看之下,青芜顿时更加羞窘。

青芜可是知道两个丫头的脾性,再不开口阻止,只怕越说越不像话了:“红月玉眉,你们要记住,杜……杜公子是你们的救命恩人……”

“青姐你说错了,不只是红月玉眉,杜公子是我——们的救命恩人,”玉眉调皮地把“我”字拖得老长,还用手在三个人中间划了一个圈圈,代表大家都有,吐了吐舌头笑道,“所以青姐是打算代表我们以身相许吗?”

杜云飞也不知道该如何说话了,只好一边儿揉鼻子一边儿装咳嗽。

青芜偷眼看了杜云飞一下,假装怒色,还带着三分平常的冷意:“我打算把你许配给杜公子,来感谢他!”

“那当然好啊,就怕……”玉眉扬了一下眉毛,妩媚的姿态更甚,丝毫也不怕的样子,之后噗哧一笑,“就怕青姐不舍得!”

“青姐要不你把我许配给他算了,反正他还偷看我方便来着!”红月这时也加入了调笑的大军。

杜云飞一脸无奈,只好继续咳嗽得更厉害。

“好了,再咳,嗓子都被你咳出来了,”玉眉白了杜云飞一眼,青葱手指再一批红月的额头,“青姐的男人是姐夫,姐夫你都敢抢?”

正在两个人闹着的时候,外面再次进来一个佣兵:“表姐,不好了,外面又来一队人,自称是独眼蛇王铁手腾,要我们全部投降!”

“又来一个?”青芜面色一寒,目光中露出几分杀意。

“我去帮你们灭了他!”杜云飞从床上一跃而起,冷哼了一声大声道。

众人都转过头望向他,但是半秒之后,帐篷里同时响起N声尖叫,同时几道人影飞一般射了出来。

只有青芜转过身背对着他,声音里有些羞怒:“你……还不穿上衣服……”

操……

杜云飞低头看向那一丝不挂的条子,登时踩了滚开水一样跳了回去,两把将被子捂在身上。

青芜玉手一伸,角落的什么地方飞出一件东西,顺手向后一甩:“穿上它,再出来。”

说完自己也逃一般的飞掠而出了。

TNND,这地怎么连个缝儿都没有!

看着飞奔而出的青芜,杜云飞头上的汗都出来了,自从跟冰焰佣兵团打交道以来,这人还真是越丢越大了!

不过看看手上的长衫,他迅速的套在身上,竟然刚刚合身,也来不及想什么,飞一般地赶了出去。

……

“兄弟们,给我看好了,这可是一个纯娘们儿的佣兵团,一会儿解决了之后,财物平分,晚上人手一个娘们儿,谁要是没本事把娘们儿干得第二天爬不起来,以后都TM别说是跟我铁手腾混的,听到了没?”一个狂妄粗俗,却也带着七分血腥杀气的凶戾声音,大笑着向四周的土匪喊道。

这人大概四十多岁,身材干瘦,其中一只手竟然是金属做的假手,左眼睛更被用黑布蒙了起来,仅存的右眼在扫视下方的女佣兵,尤其是在扫过了青芜的身上时,崩出的淫光简直就像是饿狼看到了肥肉。

“干死她娘的!”

那些喽啰显然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听了铁手腾的话,也都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一样吼了起来。

“青姐……”玉眉有些紧张地凑到青芜的身边,“他们人数不少,而且修为似乎比我们要高一些……”

青芜微微眯了一下眼睛,其实玉眉说的倒还是其次,只是这些女佣兵一听到是铁手腾的人马时,心里就先怯了几分,现在怕是连斗志都快没有了。

“嗖……”

一道青色身影破空而出,指着铁手腾大喝道:“你就是铁手腾?”

独眼蛇王一看冒出一个聚灵境的年轻人,竟然还敢挡在自己的面前:“哪儿来的混帐小子,也不看看老子是谁,看在今天有这么多妞儿的份儿上,我不跟你计较,自己滚蛋!”

“呵呵,你不知道我是谁,我就告诉你,我姓卧,名大野,现在你知道我是谁了?”杜云飞连正眼都不想看一下铁手腾,那高傲的样子,直让人以为他是一个绝世的高手,根本就不屑对这些小蚂蚁说话。

铁手腾眯起那只独眼,却想不起落日城这片儿有一个姓卧的惹不起的强者:“卧大野……卧大野……我大爷……”

“不错,就是你大爷,你大爷在此,还不快滚!”杜云飞嘿嘿一笑,指着铁手腾骂道。

轰……

虽然是紧张的气氛,但是下面百分之八十的佣兵都笑了出来,连青芜都微微扯了一下嘴角。

“好小子,我敢耍我,看你爷爷我弄死你!兄弟们给我冲,把那些小娘们儿给我都放倒在地上,谁TM不上,晚上没有谁的份儿!”

铁手腾喝过一声之后,人也如大鸟腾空而起,直向着杜云飞射去。

右手一把漆黑的长剑,带起了阵阵的旋风,看样子也不是凡品。而那只金属的左手却藏在身后,脸上更是闪过一丝阴险的狞笑。

杜云飞轻轻冷哼了一声,手上寒云剑滴溜溜如陀螺般转了起来。他这两天倒霉到了姥姥家,现在可是憋了一肚子气,正愁没有地方发,这个什么铁手腾来得可是太是时候了。

“天罗地网!”

铁手腾看杜云飞没有丝毫要躲闪的样子,当下脸上的狞笑更甚,爆喝声中,一道灵光巨网从忽然从那只金属的左手中喷吐而出,瞬间就到了杜云飞的面前。

热门小说推荐

寡妇很甜:有田有闲又有钱

寡妇很甜:有田有闲又有钱

她是有田有钱俏寡妇,他是才高八斗俊书生。 她没有穿越女强硬的心理素质,他却有标配男主的凌厉和手腕。

陈汤圆 陈季彦
弃妇田园将军宠妻林曦 上官钰 钻石婚约:闪婚老公三合一徐沐阳 尹文贤 甜妻养成:小不忍则卖大萌薄子恩 薄牧川 贪吃的丈夫方糖 夏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