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极战魂

第二十八章 夺血噬魂

武极战魂 武极战魂

“秋兄,你再不出手,这小子就要跑了?”徐君忍心头一动,向着周围喊道。

这里的法阵是他布下的,有人进来,他自然能感觉到一些,虽然这个秋亦禅神秘莫测,但是也没有办法从这个法阵外进来而瞒过自己。

杜云飞瞳孔一缩,目光谨慎地看着四周。

刚刚他也感觉到了什么,但是仔细搜寻的时候,却又觉得什么也没有,就好像只是自己的错觉一样。

但是现在徐君忍的话,却再次确认了,这里还有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高手。这就是跟徐君忍合谋,想要夺自己神民血脉的那个高手吧?

在杜云飞的注视之下,徐君忍所在的地方出现一缕淡淡的黑色烟雾,那烟雾慢慢变浓,一个黑衣人的身影从中一隐而现。

“呵呵呵,一别数日,想不到你连一个小孩子都收拾不了,”那黑衣人没有理会杜云飞,好像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心上,而是面向着徐君忍说道,“更想不到的是,你竟然也会布这夺血噬魂阵,虽然简陋了一些,倒也是也省了我的麻烦。”

“秋兄说笑了,我从不过是想要多做一些准备,才花重金购从异人手里购买了这套法阵,实在是没有别的意思。”徐君忍听出了黑衣人的言外之意,当下一阵胆寒。

夺血噬魂阵,是把神民血脉换取到自己体内必须要用的一个法阵,平常人根本不可能知道,而自己当年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同意跟秋亦禅合作。

但是后来他的贪心逐渐膨胀,把神民之血这种修灵师至宝白白拱手相让,他怎么能心甘情愿,所以多方打探,不惜一切代价,终于找到了这么一个法阵图谱和运用之法。

原想着趁秋亦禅没有来之前,自己就把神民之血融入到自己的体内,到时候就算他想要翻脸也已经来不及了,大家都是聚神境,谁怕谁?

至于说秋亦禅可以向徐家的家族动手,那却不是他会去考虑的了,只要修为足够,想要再建立几个像徐家这样的家族,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孰重孰轻,他心里清楚得很。

只是没想到在对付本来应该手到擒来的杜云飞时,却出了大问题,这小子不但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对付,还竟然把他给击伤了。这个时候如果秋亦禅再被得罪了,他今天可就算是彻底结束了。

“是吗?”秋亦禅似笑非笑地看了徐君忍一眼,“那徐兄以为这小子身上的东西,应该如何分配啊?”

“这个……我们不是早就说好了吗?仙魂归我,神民之血自然是秋兄的,我绝不染指。”徐君忍知道现在有丝毫的犹豫,都可能会给他带来灭顶之灾,哪里还会再迟疑什么。

“嗯……”秋亦禅微微点头,隐在黑纱之后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表情。

“快把这小子给灭了,他的修为似乎是隐藏了,至少也到了聚神境,不过现在被我消耗了大量的灵力,只要秋兄出手,他就在劫难逃,剩下的一切都是我们的了。”徐君忍忍不住催促道。

噗……

徐君忍刚刚放松的神经,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心脏的部位就已经被铁掌洞穿,体内的鲜血都迅速的通过那手掌,向秋亦禅流去。

他瞪大了眼睛,知道自己还是失算了,但是一切都不能挽回。

“秋……亦……禅……”

“可是,”秋亦禅眉毛微扬,冷笑着把带血的手伸向嘴唇,好像吃着什么美味一样,仔细地舔舐着,这画面阴森可怖至极,“跟你一样,我也改变了主意。”

徐君忍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变成一具没有知觉的干尸,到死那双眼睛也没有闭上,一生都在算计别人的他,临死之前,却是被人给算计了一遭。

随着徐君忍的倒地,身旁不远处那个一身魔气的战魂也消失不见,最后化作一个微微有些破损的黯淡魂珠,落在了泥土中。

秋亦禅缓缓转过身来,面向刚刚一直都没有动过的杜云飞:“小子,你为什么不动手?难道不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吗?”

“我当然知道,”杜云飞半抬起眼皮,愣了足足有半分钟,才又接着说道,“所以我在恢复灵力,好有力气反杀你。”

“哈哈哈哈……”秋亦禅好像听到了一个最好笑的笑话,连一向都不会大笑的他都大笑了起来,“有意思的小子,只可惜这么有意思的小子,就要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如果你不是流着神民之血,我倒还真想收你做个弟子,有一个有意思的小子在身边儿,倒也真是不错,只是……可惜了啊……”

“嗯,是很可惜。”杜云飞也说道。

“怎么?你也可惜,呵呵,可惜没有做成我的弟子?”秋亦禅有些好奇地道。

“可惜,你不会再给我更多的时间来恢复了。”杜云飞深吸一口气,手掌一翻,远处的冷云剑呼啸一声飞回了他的掌中。

“好小子!”秋亦禅不禁为他的沉稳赞了一句。

听徐君忍说这小子的真实修为到了聚神境,记得三个月之前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刚刚得到了仙魂废物小子,仅仅三个月,竟然会这么快。

而更让他吃惊的是,这小子的心智沉稳,不亚于元城三大家主这些老家伙。

天才小子他见过不少,但是像他这么老练沉稳的,却还真是第一个。越是这样,就越不能让他成长起来,因为这样的人一旦成长起来,就不是自己能控制得了的。

“死吧!”秋亦禅邪邪一笑,身形如蝙蝠一样飘然上前,张开两臂就向杜云飞扑了过去。

杜云飞看他的架势竟然是空门大开,这人的招式看起来这么古怪,微微皱了下眉头,但是手上却丝毫不慢,剑出冰霜,一刺而出。

秋亦禅脸上的笑意更浓,好像丝毫都不惧杜云飞手里的法宝长剑,依然不变以向前扑去。

而就在这时,杜云飞也终于发现了不对。长剑一刺而破,就像是刺在了空气中一样。

再看秋亦禅的身体,已经接近半透明的状态,完全就是一个移动的影子,根本就不是实体。

“这……”

古怪的灵术让杜云飞也大吃一惊,但是他不敢让那道影子近身,只是一闪到了旁边,看着那道影子消失之后,十二分警惕地感应着周围的一切动静。

然而这个人就像是消失了一样,完全都找不到他的一点儿痕迹。

“老头儿,你再不帮忙,我可就要吃亏了!”杜云飞一边儿警惕着周围的动静,一边儿死命的喊着酒仙,希望他能给自己一点儿提点。

但是这个老家伙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竟然死活都没有一点儿回应。

“靠天靠地,都不如靠自己啊。”杜云飞心里郁闷地叹道,却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抬头再看了一眼天空,小院儿的上空那道道的血色大网还存在着,但是因为布阵的徐君忍已经死了,似乎没有之前那么深的光泽。

此时杜云飞已经萌生了退意,不是他懦弱,就算是再面对两个徐君忍,他也有勇气再跟他们一战,但是现在连人都找不到,还战个毛啊,那不是请等着挨打吗?

知道必死还想着逞英雄的,就是天生的傻帽儿,别人谁爱当傻帽儿谁当去,他杜云飞绝对不是。

“想走了吗?哪儿有这么容易,今天不把你的血全部都留下,你哪儿都去不了,哼哼哼……”

正前方的不远处,一道淡淡的烟雾正在越来越浓,就像是秋亦禅来时的场景一样。

杜云飞一动不动的看着那道浓烟,握剑的手指微微跳动着,就在那浓烟马上就要凝成一团实体的时候,他的身形如电一般射出。

长剑一挥,寒气降临,好像一座冰山倾倒了一般。

呼……

那黑烟被杜云飞这么一扫,立刻就四散飞开。

“喋喋喋,你还是太嫩了……”

就在杜云飞一剑把黑烟荡开的时候,身后响起了一阵刺人耳膜的笑声。

一股血腥之气,向着他合身笼罩而来,就好像从天而降了一只巨大的蝙蝠,要把他包裹起来一样。

“那是你以为的……”

杜云飞冷冷一笑,他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头一次这么出来,第二次还这么出来,把自己当是三岁小孩子耍吗?

再说了如果他每次现身都要这么长时间的话,有一百条命都不够被人杀的。

话音未落,冷云剑已经回身刺出,寒光映入了对方阴森的眼瞳。

秋亦禅没有想到杜云飞反应这么快,本来探向了对方喉咙的手掌,不得不回挡到了身前。

吱……

两掌合抓宝剑,尖利修长的指甲磨过了剑身,像是要把人的灵魂都刺破。

“喋喋喋喋,你以为以你的能力就能杀得了我吗?太幼稚了,你隐藏了实力,但是也不过是区区的聚神境,我,就让你看看我真正的实力。”秋亦禅突然阴森地笑起来,握住宝剑的手指猛然一错。

咔……

三品法宝的冷云剑,竟然被他一下撇断,虽然之前这剑受了一些损伤,也不至于这么容易就断掉。

叮地一声,断掉那一截剑身崩出了老远的距离,庞大的威压也在宝剑被崩飞的瞬间传来。

“炼虚境?”杜云飞眼睛一眯,身体不由自主地后退。

一直以为除了徐君忍之外,还有一个聚神境的高手做他的帮手,现在才知道这个家伙的实力竟然已经达到了炼虚境,就算是刚刚晋升的炼虚境,灵力强度也不是自己能抗衡的。

但是此时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办法,冷云剑被断,但同时也脱离了对方的束缚。

杜云飞狠狠一咬牙,倒退的过程之中手腕猛烈一旋,如同对付徐君忍那一招一样,宝剑虽然断掉了,但是却旋转得更加快速。

犹如毒龙角钻一样,竟然把秋亦禅那炼虚的灵力给钻破,嗖地一下直射出去。

“吱……”

就像是什么动物被刺中了一样,秋亦禅身形再次迅速的隐了起来,但是隐身之前,他那一声尖叫,清清楚楚地告诉杜云飞,他被伤到了,被刺痛了。

热门小说推荐

思君夜听松风寒

思君夜听松风寒

三年前,她是富家千金,他是文艺青年。 三年后,她是落魄孤女,他是国际集团的大总裁。 三年前,她在

莫晓溪 夜凌修
许我一世盛夏夏莜雨 许邵均 多情医少会武功王烨 苏染 恋上俏皮女上司安夏 苏雅 神级小香农杨柏 赵艳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