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极战魂

第二十五章 五品法宝

武极战魂 武极战魂

杜云飞一跃入水里,立刻就大叫了一声:“这……不对啊!”

“哪儿不对啊?”酒仙提着葫芦笑呵呵地道。

“不疼、不痒也不麻,”杜云飞在水里舒展了一下身体,不但没有丝毫的不适感觉,而且水里散出暖暖的热气,让他全身的经脉都被熨慰过的感觉,这滋味实在是太爽了,“怎么换成了这种,原先的那种呢?”

“原来你喜欢原来的那种,我再加点药材,立刻就好。”酒仙把立刻收起葫芦,就想要去袖子里拿药材的样子。

“别别别,NND,好不容易舒服一下,就让我好好舒服一天吧。”如果是直接上了那种杀猪水,那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但是现在才享受了一下,再换成杀猪水,那可就把人给折腾疯了。

酒仙轻笑一声,也不再折腾他。

“人体总有一个极限,在一定的程度刺激之下,就会让你发挥出自己的潜力,从面提升灵力吸收的速度和操控的灵活度,但是如果超过了这一个度,你的各方面感觉就会变得迟钝,慢慢的,只怕就算是别人打你,都感觉不到疼痛了,”酒仙伸手再向木桶里渡了一丝魂力,边向云飞解释,“以后的修炼也是这样,每过三天,都要停止一下,换成这种药水再泡,是为了恢复你的感觉,不至于因为修炼荒废了各方面的知觉,不然那可是得不偿失。”

“是吗?被人打都感觉不到疼痛,那不是很厉害?没有觉得有哪里不好的啊?”云飞有些不明白,修炼到了那种程度,不应该是每个人都想要的高防御吗?

“真是笨蛋,”酒仙抬手就敲他云飞一葫芦,没好气地道,“不知道疼痛,不代表说你没有受伤,那只是你没有感觉而已,该伤还是伤,该死还是会死的,就好像你看不到,不代表人家没有打你,这种也一样,等你感觉到了的时候,也就离死不远了,从前不知道有多少人都追求这种境界,但那不过是舍本逐末,人的六感都是非常重要的,而对于修灵师来讲,也同样如此,甚至更为重要,没有敏锐的知觉,如何能体会到天地灵气的微妙变化,连灵气都不能了解,你还想要修灵逆天,修个屁啊。”

酒仙说了这一通之后,看杜云飞没有动静,再一低头的时候,却看到那小子已经再次睡着了。

“这个浑小子,多少人都听不到老夫我亲口传道,你竟然还能睡得着,真是……”老头儿被气得抬手就要打,但是抬了一半儿,却是又嘿嘿一笑,捋起了胡子来。

虽然说杜云飞近两天貌似一直在睡觉,但是其实他的身体无时无刻不在运用灵力,跟药水的侵蚀争斗,现在一下子放松下来,立刻就困乏到了极限,能听酒仙说这么一大通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

“小子,老夫我等着你的强大,等你强大到了一定的程度,说不定,真有希望让我摆脱这永生的束缚,嘿……”酒仙自言自语,看着云飞的目光里,充满了期待。

这一觉直睡得天昏地暗,经脉和各种知觉,也在睡觉的时候,缓慢地修复着。更让守在一边儿,时刻观察着云飞状态的酒仙惊讶的是,仅仅只是三天的试炼,在没有了那种“杀猪水”的刺激之下,杜云飞在睡觉的时候,竟然还能保持着吸收一丝灵力。

虽然只有非常微小的一丝,但是那正是说明,杜云飞这种无意识的修炼方式,已经成功了。只要日后不断加强,修炼起来必定会比普通人要快得多。

“这小子,还真是奇葩,看来这十几年他的灵力一直被压制着,现在封印一旦被解开,身体的潜力全部都爆发出来,还真是非同一般啊。”酒仙感叹着这小子进步的神速,别人要三十六天才能修炼完成的方法,看样子,他连一半儿的时间都用不了,就能大功告成了。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敲门的声音,酒仙立刻身形一晃,变成了一枚紫色的魂珠,流光一般没入了云飞的眉心之中。

“云飞少爷,今天晚上要祭祀月神,老爷有请您去一下。”外面那个家丁从门缝扒着向里看,但是只看到了坐在大木桶里的杜云飞,却没有想象中两人鸳鸯浴的香艳场景,不禁有些兴味索然。

杜云飞被这声音吵醒,伸了一个懒腰,只觉得全身上下都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不论是灵力还是知觉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看来酒仙的方法还真是不错,这老头儿可直是一个宝啊,要是自己修炼,想到达灵仙境,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去呢。”云飞心里暗暗想着,真是庆幸自己得到了这么一个战魂。

虽然老头儿平时凶一点儿,动不动就打人,但是对自己的帮助那可不是一点儿半点儿的,不是他的话,只怕自己就算是有了紫色仙魂,也早就被王玄凌等人给夺了去,小命儿也早就不保了,哪儿有可能达到现在聚神二品的修为啊。

“好了,我知道了,马上就去。”云飞答应一声,看了看外面已经暗下来的天色,知道徐君忍期待已久的时间到了。

这一战,他躲不了,也不想躲。他不喜欢把事情向后拖,只有这里的因果都解决了,他才能安心地去冲击灵仙境,向着挑战叶非花的目标前进。

迅速地穿好衣服,微微一迟疑,又从床下把父亲的骨灰从下面抱了出来。

“酒仙,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把父亲的骨灰带在身上,又不怕被人发现的或者伤到的?”云飞问道。

“这还不简单,你去买一个乾坤袋,自然就装下了。”酒仙懒懒地回答,似乎也想要睡觉了。

云飞翻了翻白眼:“我没钱,再说现在这小小元城里怕是也买不到,您老人家给我想想办法呗。”

“唉,你这个小鬼头,我还真成了你的便宜家丁了,打我宝贝的主意就直说,老夫我可不喜欢这么绕来绕去的跟你说话。”酒仙没好气地说道。

云飞挠着后脑勺嘿嘿地笑了起来,本来他也不会想着这战魂身上还能存着什么东西,但是上一次酒仙竟然能从身上拿出一颗换灵丹来,他立刻就明白了,原来自己的战魂还是一个大富翁。

既然能存着换灵丹,说不定也还有其它的好东西,但是关键的问题是,他一定有把东西存起来的办法。

“好歹我们现在也是一条船上的人,我太寒碜了,您老脸上也没有面子不是?”云飞忙着给酒仙拍马屁。

“太烂的乾坤袋我还真没有,五品的法宝碧生乾坤戒,你先拿着用吧。”

一道碧绿的光芒从云飞的眉心射出,划出一道弧线来,最后落在云飞的掌心里。

只看那戒指通体碧绿,看上去就像是上好纯绿的冰种翡翠,入手之间湿润无比,隐隐感觉到还有光芒在戒指里流转不息。

虽然只是一个光滑指环,没有任何的装饰花纹,但是只一眼看上去,就知道这东西不是凡物。

“哇噻,”云飞心里惊叫了一声,“自己养得还真是一个款爷啊,出手就是五品的法宝!”

他这下子是真被惊到了,本来是想要一个乾坤袋能装装东西就行了,没有想到酒仙这么大方,直接一件五品法宝就甩了出来。

五品是什么概念?王玄凌的冷云剑,算级别的话,也不过就是三品,而从前赵松那把什么寒云剑,直接就是一件才刚刚入阶的法器,就算是勉强也只能算得上是一品。

而且酒仙还说太烂的东西他还没有,那意思是,这就是他最烂的东西了?

一想到自己守着一座宝库,云飞的眼睛里就冒着小星星,酒仙要是少女的话,他绝对会扑上去亲一口。

虽然没有用过储物法宝,不过他从前倒是听说过一些,元城里也就是几个家主跟个别长老才有这东西,不过大家都是对这类稀有法宝的使用也是津津乐道,所以他也不陌生。

驱使灵力向着戒指里渡过一丝,立刻就能感觉到了里面数十平米的空间,虽然不算多么大,但是放自己的东西是足够了。

把父亲的骨灰放到了戒指里之后,他拍拍手,将戒指找了一根绳子,穿在上面,挂在了自己胸前。不是不想戴在手上,但是五品的法宝,日后自己去外面历练,不知道要引来多少人的窥探,他可不想因为这东西而惹来麻烦,耽误自己宝贵的修炼时间,还是藏在身上比较安全。

“嘿,小子,你还挺小心的。”酒仙看他做这一切,不由得笑道。

“小心驶得万年船,您老人家的东西太高级了,我现在的实力还不够资格保护他呢。”云飞嘿嘿笑着恭维道。

“呵呵,你知道就好,老夫我这里的好东西多着呢,你好好修炼,咳咳……给我多找一些好酒,以后有你的好处。”酒仙有些阴谋地笑道。

“一定一定!我是从来都不会让别人失望的。”云飞也不在意,想想日后大把的法宝拿出来,光是法宝都能把人砸死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对了,马上就要跟徐君忍翻脸了,您老人家有没有什么厉害的法宝给用一下?用完了我再还给你也成!”云飞流着口水,眼巴巴地等着酒仙回应。

热门小说推荐

寡妇很甜:有田有闲又有钱

寡妇很甜:有田有闲又有钱

她是有田有钱俏寡妇,他是才高八斗俊书生。 她没有穿越女强硬的心理素质,他却有标配男主的凌厉和手腕。

陈汤圆 陈季彦
弃妇田园将军宠妻林曦 上官钰 盛宠毒妃楚琅华 寒远捷 深宫缱绻惊华梦杜挽秋 君九言 钻石婚约:闪婚老公三合一徐沐阳 尹文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