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极战魂

第二十章 神族封印

武极战魂 武极战魂

徐君忍知道从前的杜云飞最喜欢王紫悦,所以就顺水推舟,把王紫悦放到了他身边来,这样一来,他必然会跟王紫悦行合欢之事,到时候想走也走不掉,至于诅咒之力会在十天后发作而致死,那都已经无关紧要,因为十天已经足够做任何的事情了。

“过来。”杜云飞突然向王紫悦道。

王紫悦不知道他要做什么,难道是刚刚说的要放过她,现在又反悔了吗?

刚刚想要拒绝的时候,只见杜云飞一步跨出,瞬息之间就到了她的面前,把她抱在怀里的衣服一扯,顿时就再次显露出了那让人垂涎欲滴的娇人玉体。

“你……”

王紫悦刚刚想要反抗,无奈她的修为被封,哪里会是杜云飞的对手。一只大手,迅速覆盖在了她的柔软之上,酥麻的感觉好像导电一般迅速传遍全身,让她险些一头栽到了对方的怀里。

虽然被软禁在徐家之中,但是徐志云因为害怕她身上的诅咒,所以平时都不敢轻易去碰,就算是为了在外面装面子,也只是牵着王紫悦的手而已。

所以到了现在,王紫悦身上除了一只左手之外,所有的部位,都未曾被任何男人碰触过,又如何能抵挡得了这种销魂的滋味。

微微的惊呼,立刻被强烈的耻辱所取代,她刚刚要反抗的时候,却发现对方的灵力正沿着自己的经脉运行,居然摧枯拉朽一样把禁锢着她修为的封印给摧垮了。

那耻辱的感觉,又立刻被惊讶代替,娇嫩鲜艳的红唇也不经意地张大,这无意间露出的风情,也让杜云飞心里一荡。

说时复杂,其实不过是一个呼吸之间的事情,杜云飞的手掌旋即就收了回去,只不过刚刚那柔软细腻又充满弹性的手感,还真是让他有些恋恋不舍。

“你的封印我已经帮你解开,自己走吧,离开元城,越远越好,你放心,徐君忍,一定会死!”杜云飞把缎袍披在王紫悦的身上,转身回了内室中。

王紫悦才刚刚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微微低头看看自己刚刚被摸过的地方,脸上一片绯红。

虽然是解除封印,但是他不能摸别的地方吗?

王紫悦并没有停留,迅速的把衣服穿好,又转头向着内室看了一眼,一阵风一样飘了出去。

“杜云飞……谢谢……”

夜风之中只留下了这轻轻的几个字飘来,几乎没有人能听得到。

已经进了内室的杜云飞,此时抬起了一只手,在鼻子前闻了一下,好像想要再闻闻刚才那个女人留在手上的香气一样。

“嘿嘿,小子,你不是说同样的错误你不会再犯第二次吗?这王紫悦,似乎对你只有威胁,没有什么好处吧?”紫光一闪,酒仙举起葫芦灌了一口,有些戏谑地说道。

“留下一个潜在的威胁,也能够激发我的斗志,只要我不断变得更加强大,就不怕她这么一个女人,而如果我不够强大的话,就算是没有她,我也一样会被别人杀死。”杜云飞无所谓地说道。

“听起来倒也有几分道理,”酒仙捻着胡须,眼睛还挂着一丝戏谑的笑意,“要是你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不是想着那个女人的身体,嘴角上也没有流着口水的话,我还真觉得你有几分了不起了!”

杜云飞一听连忙去擦,这才发现根本没有什么口水,脸上微微一尴尬,立刻有些不屑地说道:“切,老子可不是这么肤浅的人。”

“哦?真是一个有脾气的小子,不过话说回来,那丫头倒也真是生得动人,如果我再年轻几百岁,只怕是也受不了她这么生猛的引诱,你竟然还能抵挡得住,没有直接把她给吃掉,嘿,倒是有些让老夫我刮目相看了。”酒仙捋着胡须轻轻笑道,似乎是在赞赏他的定力。

“你以为我不想啊……”杜云飞话一出口连忙想捂住,才发现又上了酒仙的当,只好悻悻地接着说道,“那女人再诱人,我也不想快活一次,就被阴死,傻帽儿才会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那不是风流,是白痴!”

要不是杜云飞早知道这里面肯定有诈,他怕是也早就受不了王紫悦这么直接的诱惑,现在想想脑门儿上都还有汗呢。

“美色当前,你能有这份儿定力,已经算是不错的了,不知道多少人,明知道女人身上有着刀山火海,却还是脑子一热就陷了进去,比起这些人来,你做得的确不错,”酒仙这次是真正的认可,不过旋即他的语调一转,带着几分的可惜道,“不过我倒是忘记告诉你了,其实你身上有神民之血,倒是也不用怕什么九阴魔刹体,真是可惜啊。”

“你现在告诉我这个是什么意思?”杜云飞气得牙痒痒的,人都走了,现在知道有个屁用啊。

“只是看你失去了一个将计就计的好机会,替你感叹一下。”酒仙呵呵一笑,身影也再次地回归到了他的眉心之中。

杜云飞:“……”

……

收拾了一下凌乱的心情,杜云飞捧起桌上父亲的骨灰,想要先把它收起来,日后走的时候,好跟其它的东西一起带走。

刚才他的心里的确是有小小的遗憾,但是仔细想过之后,他又觉得,即便是他知道自己不会中诅咒而死,怕也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去占王紫悦的便宜。

大概是受了这个身体前主人的影响,他对于王紫悦也有着莫名的感觉,但是却还达不到钟情的地步,即使喜欢,他杜云飞的女人,绝不会用胁迫的手段去得到。

拉开床铺,只见在墙根儿的地方铺着一道破旧的毯子,毯子下面是个两尺见方的小箱子,高度刚好是嵌在地面之中,被毯子一盖,谁也发现不了。

杜云飞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这个家里可谓是穷得连毛都没有,他没有原来那主人的记忆,就想找一些什么东西来了解一下,但是翻遍了所有的地方,就只找到了这么一个小箱子。

打开箱子,里面是一块巴掌大土黄颜色的石头,从表面上看,也看不出什么稀奇来,但那却是这个身体原主人仅有的两件藏品之一,另一件,就是上次他在魂山的时候,用出的那一道咒印,当时那张咒符也是放在这箱子里的,但是学过了之后,那咒符上的印记竟然就消失了。

把那块石头拿出来,杜云飞心里微微感叹了一下,随即把骨灰坛也放到了那个木箱子里。

但当他的手再一次把那块石头拿起,想要放回原处的时候,却是轻轻“咦”了一声。在石头之上,他竟然感觉到了一丝淡淡的灵力波动。

拿到眼前仔细打量了一下,半天,他皱着的眉头才缓缓松开:“是封印?看来这里面还真可能留下点儿什么东西呢。”

他反复地试着想要解开这封印,但是却一点儿头绪也没有,以他聚神境的实力,竟然还会碰到这么大的难题,看来在石头上布下封印那人的修为,不一般啊!

“酒仙,来帮个忙!”无奈之下,他只好求助酒仙了。

“呵呵,小子,这小小的封印,还用得着我老人家出手,你还真把老夫我当成你的便宜跟班儿了?”酒仙有些不耐烦地道。

“那哪儿能啊,不过您老要是能帮一下忙,我听说醉仙楼里有几坛子的极品好酒,凡是好酒的人可做梦都想要尝上一尝……”

杜云飞正想嘿嘿笑两声,却没料到一个硕大的酒葫芦当头就砸了下来,顿时感觉满天星辰旋转。

“竟然跟老夫我讲起了条件来,真是该打,”酒仙光影一闪而现,伸手把葫芦招了回去,咂吧了两下嘴巴,“不过你说那种好酒,尽快弄几坛过来,这忙我帮帮也未尝不可……”

杜云飞被砸得呲牙咧嘴,恨恨地说道:“等老子修为高了,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你打得满头是包。”

“等你有了那实力再说吧,”酒仙丝毫不以为然,只伸手一探,那块石头就飞到了他掌心里,嘴里微微惊讶了一下,“咦?是神族的上古封印法,看来这里还真是隐藏着你身世的秘密啊。”

“那快打开,说不定还有强大的灵术能修炼呢。”杜云飞一听,也顾不得抱怨头上的疼痛了,眼睛闪着精光兴奋道。

虽然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但是上一次那道咒印提升力量的效果还是相当明显的,一张明摆着放在这里面的咒符都这么厉害,那藏得这么严实的一件东西,又怎么会是没有价值的便宜货?

不说别的,单单是这个布下了封印那人的修为,都不可能把太垃圾的东西放在里面。

“呵呵,那你就说笑了,这上古神族的封印之法,我可不会解。”酒仙故作高深地捋着胡须道。

“有酒都解不了?”杜云飞一阵沮丧。

如果连酒仙都解不开的话,自己想要得到里面的东西,还真是遥遥无期了。

“老夫像是那种轻易就能收买的人吗?”酒仙举起了葫芦,不过这次却没有真的砸下来,而是嘿嘿一笑,“我虽然解不了,但是有人能解。”

“谁?”

这里除了神秘莫测的酒仙之外,他还真没有看到谁能有这种本事的。

“你!”

热门小说推荐

寡妇很甜:有田有闲又有钱

寡妇很甜:有田有闲又有钱

她是有田有钱俏寡妇,他是才高八斗俊书生。 她没有穿越女强硬的心理素质,他却有标配男主的凌厉和手腕。

陈汤圆 陈季彦
弃妇田园将军宠妻林曦 上官钰 盛宠毒妃楚琅华 寒远捷 深宫缱绻惊华梦杜挽秋 君九言 钻石婚约:闪婚老公三合一徐沐阳 尹文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