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极战魂

第十二章 血遁之术

武极战魂 武极战魂

矛尖在杜云飞的眼里快速放大,就在他以为对方就要洞穿自己的喉咙时候时,突然压力一轻。

赵志圣竟然临时撤掉了长矛,变刺为抓:“我要把你带到我儿子的陵前活祭!”

然而他这声音才刚刚落下,手掌还没有触到杜云飞的衣服,就听噗地一声。

一把冰寒长剑,从他的胸前冒了出来。

他低头看着那长长的剑刃,不可思议地回过头去,望向一直在观战的王玄凌,伸出血手指着他:“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呵呵,当然是为了紫色仙魂!”王玄凌冷冷一笑,走上前一步,“看来你的演技也不错,开始的时候,我还真以为一个儿子的死,就让你乱了阵脚,这么多年,我一直以为你有勇无谋,原来是我错了,不过,结果,还是你输了!”

“我早说过,仙魂给你,我只要报仇……”赵志圣运起一股股灵力,护着自己的心脉,不让最后的生机流失。

“我们都是聚神期的修灵师,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你我都知道要是二十年内,再不冲破聚神期瓶颈,我们都得死。”王玄凌嗤之以鼻道。

“没有我在,谁还能帮你制衡徐家?”赵志圣明知对方起了必杀之心,还是不想放弃最后一丝的希望。

越是走上了巅峰的人,就越害怕死亡的来临,夺走他拥有的一切,强大如斯的修灵师也不例外。

“徐家?哈哈哈哈……有了紫色仙魂,我突破聚神境指日可待,元城从今之后就只有王家,我还需要谁去制衡徐君忍?”王玄凌再不多说,上前一步手握剑柄,猛然一拧。

赵志圣最后一线生机被断绝了。

“寒冰诀!”

赵志圣身体突然被寒冰覆盖,整个人化成血肉碎冰落在地上。

“小子,接下来就该你了!”王玄凌阴恻恻地笑道。

“酒仙,你别装失踪了好不好,真要看着我被挂掉?”杜云飞焦急地沟通着酒仙老头儿。

“呵呵,我这里有一个遁术,能带你离开这里,看你学不学?”酒仙不紧不慢地说道。

“我的老天奶奶啊,学啊,您老能不能快一点儿?”杜云飞眼睁睁地看着王玄凌向自己走过来,自己此时却灵力耗尽,一点儿都不能动弹了。

“不要着急,灵术这么多,我的年纪也大了,不要着急……”酒仙还是令人无语地说道。

“你丫一休哥啊?”杜云飞怒吼了一嗓子,倒是把王玄凌给喝得停下脚步。

“怎么样,小子,你现在灵力耗尽,就算想要自爆魂珠,也没有这么容易的了吧?呵呵……”王玄凌看着最终的猎物落在自己的手上,不禁多了几分得意,“我早说过,紫色仙魂是我的,徐家,就算是能早一步统一元城,也不过是给我帮忙而已。”

说着王玄凌抬起了手中冷云剑,那可是比起寒云剑要高级得多的法宝,隔着几尺的距离,都能感觉到剑尖上的冰寒气息。

“嗯,找到了,血灵遁术,耗费身体的一半血,以起点为中心,瞬间移动在起点二十公里外……”酒仙不厌其烦地说着灵术的口诀。

“酒鬼死老头儿,丫的,晚了啊……”杜云飞看着那把离自己不足三尺的冷云剑,耳边听着那絮叨的口诀,欲哭无泪地想道。

王玄凌此时心情大好,望着待宰的羔羊笑着说道:“小子,给你最后留下一句遗言的机会。”

“日你先人板板!”杜云飞最后挑了一句自认为最能体现心情的话。

“去死吧!”

长剑前刺,瞬间就要刺穿杜云飞的喉咙。

嗡……

杜云飞身上灵光一闪,再出现时已经是几十丈外。

关键时刻,酒仙再一次动用了他强大的魂力。

跟死亡擦身而过,冒着一头冷汗的杜云飞,不禁无语:“我说,下次出手帮忙,咱能稍稍早那一点点吗?”

“生死之间,正是锻炼心智的最好时机,这么宝贵的经验,可不是一般人想有就有的,”酒仙在心里阴险地嘿嘿笑道,“好了,现在用我教你的血遁之术逃生吧。”

“我……”杜云飞再冒冷汗,“没记住口诀……”

王玄凌提着长剑飞身而来,他不相信这么一个小子,身上还能有多少的手段,都已经灵力耗尽了,还能跑到哪里去。

但是才一搭眼看,立刻就看到这小子的身体周围,竟然漾开了一圈圈血色的咒印。

通红的血色从地面的咒印中,突然凭空升起,浓浓的血腥味飘荡在空气当中。

“想跑?没门儿!”王玄凌长剑如流星,冰霜剑气瞬间就射了出去,要把杜云飞冻结在其中。

但是诡异的,这剑气在遇到了那血色之后,竟然自动消融了,完全没有起到效果。

杜云飞看到这效果,虽然身体内承受着一阵阵的虚弱之感,却还是狰狞地笑了出来:“王玄凌,你等着,我会再来找你的……”

忽地一下,那血光把杜云飞整个裹起,仿佛是向着空气中一缩,再也找不到了半点儿他的踪影。

眼睁睁看着那小子从自己的眼前消失,王玄凌气得想要骂娘,但是此时,他不能放弃。

正如先前杜云飞所说的,他把王家放在元城,始终都冒着巨大的风险,而现在赵志圣已死,不得到紫色仙魂,他就算是回到元城,也再拿不回,自己失去的一切。

……

元灵山深处

空旷的草丛里,不少食肉动物悠闲吃着草,几只野兔竖着耳朵不是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几只恶狼埋伏在暗处,双眼冒着绿光,看着正在猎食的动物,蓄势待发,正准备扑出去之际,空旷的地方突然出现一道红色光芒。

光芒透着阵阵血红,空气中弥漫着死亡的气息,那浓浓的血腥味,就连恶狼们也浑身胆颤不已,转身夹着尾巴转身逃入丛林。

鸟飞兽走,万物寂静……

红光闪过之后,地上躺着一个身着白色麻衣的少年,只见他脸色惨白,躺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妈的,这次真是差点就挂了。”

刚才千钧一发之际,杜云飞发动血遁之术,才最终从王玄凌的攻击下逃生。

想起刚才那危险的情形,他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全身传来的疲惫感让他躺在地上,全身犹如蚂蚁啃噬般疼痛。

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地上爬起来坐在草地上,双手结着努力吸收着灵力。

一来此时修炼的效果最好,二来,他这一身的伤痛,如果真是这么躺下去,只怕是明天就起不来了。

一丝丝的灵力,随着杜云飞的呼吸慢慢汇集,形成一个圆形的透明防御罩,而那些灵力进入防御罩之后,又随着杜云飞一呼一吸之间,进入经脉和丹田之中,不断修复着他受损的经脉。

山中时日短,只因修灵忙。

当杜云飞完成修炼,微微张开眼睛的时候,远处天际金黄色的朝霞正缓缓移动,温暖的朝阳伸着懒腰爬上天际,露出红彤彤的面容来。

酒仙伸着懒腰从一颗大树上缓缓落下,开口笑道:“如何,经历生死劫难的感觉不错吧!”

杜云飞扭动发酸的脖子,再看看掌心已经结疤的伤口,无奈道;“你以前的主人到底什么身份啊?怎么你传授给我的这几个灵术都那么邪!”

血灵灌顶之术,血盾术,这些灵术都是剑走偏锋,与常人大异。

“不好吗?”酒仙反问,“至少它能救你的命。”

“可是这样下去,我根基不稳,就算修为达到聚神期境界,恐怕日后遇见的困难会要了我的命。”

杜云飞摇摇头一脸无奈,有些事情是不能走捷径的,虽然杜云飞迫切渴望增强实力,可他知道着这样做始终有害。

“修行本来就是逆天而行,要是顾及太多,反而落了下乘,只要自己道心稳固,何必去计较太多,讨论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酒仙不以为然道。

杜云飞沉默一会之后,却是接受了酒仙的话。

本来修行得到力量就是他的目的,何必计较其他人的看法呢!

“是该想想下一步要怎么做的时候了。”杜云飞叹了一口气道。

此时元城的两大家族想杀自己夺得紫色仙魂,而另外一个徐家则是藏着一个想要吸自己神民之血的阴谋家,这元城还真是呆不下去了。

“呵呵,有什么好想的,大不了就是离开元城。”酒仙对这么个小地方,本来就没有什么好感,最主要是酒都没有好的。

“你说得对,这元城在留下来没有什么意义,不过走之前,我要先做一件事。”想明白之后,杜云飞满脸严肃道。

“何事?”酒仙想不通都到这种情况,杜云飞还想做什么。

“我要带父亲的骨灰离开徐家。”想起自己身体的父亲,杜云飞心里一阵惆怅,不管怎么说自己始终是他儿子,作为人子,他不想去世的父亲留在徐家。

虽然他们的灵魂不一样,可骨血之情这个事实是谁也无法磨灭的。

因为两家弟子进山搜捕杜云飞的举动,寂静的元灵山此刻变得喧闹异常。

然而这一切,却还比不上此时元城那滔天的大火。

热门小说推荐

沉鱼记

沉鱼记

百年春秋,烽火不息。这是一个名士与名将辈出的时代,这是一个刺客与美人的时代,这是一个阴谋与间谍的时代

赵青青 孙奕之
江山为聘:独宠神医丑妃楚凌霜 沈峥 女帝天下:美男是我的煌吟 容成凤衣 邪王宠妻:废柴二小姐拓跋灵 轩辕澈 农女强宠小丈夫楚寒 白玉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