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影迷途

第八十九章 阵法

仙影迷途 仙影迷途

乔依笑了笑,这位胡大人看来对这位年幼的菲儿夫人喜爱得很啊,闻听有救,竟是这般失态。

当下也不嘲笑于他,点了点头,道:“大人无须着急,乔依既然说能救自是能救。只是大人需得答应我三件事方可。”

胡卫清点头道:“仙长但说无妨,胡某能做到的决不推辞。”

乔依低头看了一眼怀中啃苹果啃得津津有味的鱼鱼,又看了看一旁不顾形象也在狂吃的小胖,摇了摇头。老陈头和老张对着胡卫清到底还是有些敬畏,没有进入房中,到了前院等候。

“这其一,我今日所请,渡水河之事大人心知肚明,可否应承?”

见是胡卫清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这其二,菲儿夫人醒转之后,还要烦请大人劝她将遇鬼实情告诉在下,不瞒大人,夫人所受之害有些人为的痕迹,说不得我师兄弟二人要会会这位鬼术妖人。”

一旁,夏小胖闻言点了点头,嚼着苹果口齿不清地嘟囔道:“要会,要会,这般妖人,正好给本真人练手。”

这事也没有什么为难之处,胡卫清便也答应下来。

“其三,我来此几近一月,大人为官虽说不上清廉却也颇知收敛,想来大人也是聪明之人,我也就直说了,此地百姓颇为良善还请胡大人约束衙门一干人等,多多关注民生才是。”

胡卫清老脸一红,点了点头,乔依说的他自然明白。

“既然三件事大人都已应承,咱们就说说救治夫人之事。夫人体内所缠厉鬼,怨厉之气远胜平日所见,与其说是灵智颇高不如说是行止间有些人为操纵的痕迹,定是为人所豢养。若是白日里被其从夫人体内挣脱出去,那厉鬼定会将夫人的魂魄勾连带出,被这当头烈阳一照,厉鬼修为深厚说不定还能存活,然而夫人定然魂飞魄散。为今之计,唯有等夜幕降临,我在此院中布下禁锢之阵,将其引出,以我师门无上道法除之。”

胡卫清闻言咬牙道:“此事但凭仙长做主,胡某无不依仙长所言。”

乔依看了看天色,道:“现今再去渡水河已来之不及,而且夫人未救,相信大人也无法放心,既然如此,索性今日我等就不去那渡水河,待今晚我和师兄为大人除去厉鬼,救回夫人。明日,大人心无挂碍之下再与我同去如何?”

胡卫清闻言老脸一红,沉声道:“多谢仙长为胡某考虑,既是如此,今日就老劳烦仙长了。仙长有何需求,尽管说出,胡某尽力去做。”

乔依点了点头,道:“今晚,我和师兄要在此院中布阵除鬼,后院之中除了我师兄弟二人以及菲儿夫人外,任何人都必须离开。”

胡卫清点头应道:“当是如此,稍后我会令衙内官兵及一干家眷下人远离此地。既然仙长没有其他的要求,胡某先行告退。”

夏小胖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嘴里嚼着水果模糊不清的问道:“乔依,我们等会布个什么阵,你想好了么?”

乔依挠了挠头,刚刚他在众人面前施法就医、言辞举止很有些少年老成的味道,将胡卫清这种老狐狸都唬住了,如今房中就他和夏小胖鱼鱼三人,他便不再装模作样,顿了顿,说道:“要不我们就布个九宫八卦阵,想来那厉鬼也逃脱不开。”

其实他哪里是想着布阵,对这阵法一道他其实所知不多,不过信口一说。他心中思虑周详,实在不行,便打算耗费灵力激发焦痕生成枯木光影,将厉鬼禁锢,再有青铜古灯坐镇料也无妨。这九宫八卦之阵他在门中也是只闻其名,方才被夏小胖一问颇觉尴尬,胡乱拿来搪塞而已。

“噗”,夏小胖满口的苹果碎屑都喷了出来,伸出衣袖拭去嘴边汁沫,他指着乔依笑道:“禁锢一只厉鬼,你也布个九宫八卦阵,乔依,你在师门学的是什么阵法?”

“呃”,乔依被他噎得一愣,黑着脸道:“怎么,难不成你还有其他合适的阵法不成?”

夏小胖一昂头,道:“说到修为和炼丹,我是大不如你,要是说到阵法禁制,哼,不客气的说,渡水河有多长,我就甩你有多远。”

乔依看着他的骚包样,不屑地道:“那就有请玄青门阵法大师夏小胖真人给我们说道说道,对不,鱼鱼?”

吃饱了的鱼鱼,睁着两个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似乎都挂着微笑,奶声奶气地道:“嘟嘟嘟,小胖哥哥吹法螺。”

夏小胖脸皮一红,道:“好了好了,不吹了,不过用九宫八卦阵确实不合适。九为数之极,取六爻三三衍生之数,易有云: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又有所谓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相,四相生八卦,八卦而变六十四爻,从此周而复始变化无穷。即便是最简易的八卦阵也按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摆设,其中生开景三门是吉门,入之这少凶;其余则是凶门,入之则多凶。这八卦阵摆设不易,即便我们摆成了,以那厉鬼道行,这生开景三门都需人镇守,否则万一逃脱了,后果你自己刚才也说了。你再看看咱们这群人,除了你我还有谁可以帮忙镇守。再说即便你我前去镇守,那阵中厉鬼谁来降服?”

乔依哑口无言,夏小胖这一番讲述深入浅出,听起来头头是道。看来他在这阵发禁制一道当真有些天分,说不定交给师叔范星辰调教几年,也未尝不能成为下一代阵法炼器大师。

收回越飘越远的思绪,乔依正了正身,咳嗽一声道:“既然如此,你看咱们用啥阵法较好?”

夏小胖也不答他,起身走到院中,踱着步子仔细观察。

乔依将鱼鱼带出院外,交给一旁的老陈头,嘱咐道:“陈爷爷,张大叔,今日看样子是去不成了,你们带着大家伙先回去。胡大人家的夫人中了邪,我和小胖留此一晚,帮他医好夫人。胡大人已然答应明日陪我们一道前去探查,明日您二位带着大伙再来此处即可。”

老陈头点了点头,嘱咐他小心应付后便带着众人离去了。

回到院中,小胖面色凝重,看着被他捆成茧子的菲儿夫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怎么了,小胖?”乔依问道。

夏小胖点了点头,严肃地道:“此处宅院靠山临水,院内光线充足,房屋左高右低,茅房隐蔽于北侧其内清洁空气流通,院内滞留的一些阴气想来还是因为这位夫人身上厉鬼所致。”

乔依看着他一副风水大师模样,点了点头,问道:“然后呢?”

夏小胖嘿嘿一笑道:“依我看来,这位夫人定是于别处被厉鬼缠身而后迁居此处。”

乔依满脸黑线仰头看天无语之至,拍了拍额头道:“小胖,你刚才在屋里都干啥了,听到啥了?”

夏小胖愕然地道:“我肚子饿了,就吃了些水果,然后听到你说要我和我一起除鬼啊!”

乔依彻底被他打败了,摇了摇头道:“拜托。我的夏大真人,你刚刚看出的那些事,早在我和胡大人谈话时就清楚了。”

夏小胖黑胖的圆脸终于忍不住的红了起来,看着乔依一脸的鄙视与无奈,摆了摆手道:“好了好了,我知道错了,我们说说阵法一事。我仔细想了想,咱们就布个四象困魔阵便可。我手头上也没有阵旗,仓促之间也炼制不了,暂时只能寻取四块巴掌大的上好玉石,在其中灌注灵力,以禁制锁入其中当做阵眼。倒是我在外面主持阵法,由你进入阵中破敌。只不过……”

乔依闻言不解的看着他,问道:“只不过什么……”

夏小胖叹息一声,道:“终归是仓促应付之法,那阵法依我估计只能撑一刻钟,而且阵法一旦触发,四块玉石也就报废了。”

乔依忍不住的砸了砸嘴,又要用到品质上乘的极品玉石么?最近他存留的极品玉石损耗颇大。品质一般的虽说还有不少,但是极品玉石却已经有些捉襟见肘了。

这玉石对于修真之人用途很广。由于玉石蕴生于石块之中,质地精纯,其内往往凝结着大量的地脉精华。地脉精华不同于天地灵气,所以不可直接用来修炼。但也恰恰因为这地脉精华,这玉石可以用作保存药草,存放丹药,滋养法宝。而对于乔依来说更是不可缺少之物,因为他还另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用处,那就是拿来滋养天地灵髓以换取源源不断的天地灵乳。

如今看来,有机会要多多留意如何可以寻得或者换取上好的玉石。

咬了咬牙,乔依一狠心还是取出了四块极品玉石。夏小胖向乔依要了一只钩蛇尾钩,将四块玉石取过一一雕琢,成型后才注入灵力布下禁制。所谓隔行如隔山,乔依与丹药一道可谓得天独厚惊才艳艳,但是这阵法禁制看了半天依然觉得晦涩难懂,当下摇了摇头也不去深究,由着夏小胖鼓弄。

夜幕暗暗降临,宛若狰狞的巨兽将光明吞下,周围的一切静悄悄的。不仅这座院落,周围数十丈内都悄然无声。也不知道胡卫清用的何种借口,不但整个临远县衙的其他人被驱逐一空,甚至世居于此的周边百姓人家也被驱赶了出去。

天空中黑云浮动,将一弯明月遮挡,四周黑漆漆的,除了院中金光闪耀的那只巨大的金茧。

乔依抬起头看了看天色,对着一旁的夏小胖说道:“两更天了,再晚些到了三更天就是夜色最深之时,到时候阳气最弱,阴气弥漫,这厉鬼威力更胜平时,想要除它只怕不易。准备开始吧!

热门小说推荐

逆强证道

逆强证道

好男儿一腔热血!真英雄快意杀戮! 天挡我,我诛天;地挡我,我灭地。 逆天玄功,混元一气。 顺我

海玉 妙语
功修至神陆青歌 叶紫霞 无上战帝洛辰 紫衣 残王毒妃楚倾瑶 轩辕炙 藏龙隐卫陈永华 苏可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