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影迷途

第七十一章 诸怀

仙影迷途 仙影迷途

一道灰褐色不起眼的光芒一闪而过,小青身旁乔依停了下来。

小青对乔依的气息熟悉之至,根本不用回头去看。

翻腾的水面上,一头狰狞的巨兽映入乔依的眼帘。

身形如同一只大号的水牛,只是更为健硕,棕色稀疏的毛发下,浑身肌肉盘虬纠结如同千年老树。头上生有四角,两只左右撑开,两只冲天而立。一双眼睛形似人眼,只是此时红光凶芒毕现,带着嗜血的疯狂。两只耳朵稍小形似猪耳。硕大翻卷的鼻子上有一只亮黄的鼻环。猩红的大嘴中钢牙林立,不断的发出雁鸣一样的吼声,稍显怪异。

乔依眼角微微一缩,口中缓缓吐出两字:“诸怀。”

《神魔异物》中有云:有兽焉,其状如牛而四角、人目、彘耳,其名曰诸怀,其音如鸣鴈,是食人。诸怀之水出焉。

怎会有一只上古异兽出现在此地,而且看这般摸样,这头诸怀还引发了天地雷劫。

乔依摇了摇头,不去管它,不管如何,这头异兽出现在这里,会给那些水上打渔之人造成莫大的威胁。

空中形势再变,漫天的风雨豁然停住,水浪逐渐平息,除了诸怀身下翻滚的水花,似乎顷刻之间一切都平静了下来。

其实不然,空中云层收缩堆积,越来越厚,越来越深,不时有红色微弱的丝丝闪电浮现,滋啪作响。看那样子,分明是在集结力量,无心分顾左右。

诸怀双眼凶光再盛,仰天长啸,带着那丝桀骜不逊与天争命。

翻滚的云层再也忍耐不住,豁然分开一道不规则的裂缝,一道粗如手臂的红色闪电撕裂长空,破开黑暗,对着诸怀当头劈下。

“轰”,炸裂的异响震耳欲聋,红光青烟过后,诸怀再度露出真容,周身焦黑片片,毛发黑糊,首当其冲的头顶更是皮肉翻卷,唯有一只头骨坚硬异常,丝毫未损。

那诸怀身形微动,对着这广阔苍穹下恐怖的雷劫竟无一丝惧意。粗壮的前肢重重一踏水面,一道水柱扶摇直上,它竟似要迎着那苍穹的威势向上攀升。

苍穹仿似更怒,云层翻涌裂开,又是一道红色闪电劈下,只是那形状更粗更大,威势更胜。

“轰,啪”,恐怖的炸响过后,水柱被拦腰炸断,全力对付雷劫的诸怀无暇他顾,身下的水柱爆裂开来,带着漫天的水气重归水面。

这道劫雷散去,诸怀身形未变,雄壮的身躯如同皲裂的瓷娃娃,皮开肉绽,一道道两寸余长的伤口血肉淋漓。

只是身下水柱早被击散,诸怀怒吼一声飞速地坠落下来。

“啪”溅起一道水幕,诸怀深深地砸入水中。

乔依摇了摇头,看来这诸怀妖力不强,他可是记得,当初小青也是顶下了四道劫雷才有这等狼狈之相的。

天空中,劫雷并未消散,似乎它也知道这诸怀还未陨落。

水面上,水花翻滚,诸怀再次浮出水面,水柱涌起,它再次迎难而上。

一旁,有些不屑的小青难得地点了点头。

云层还在翻滚,劫雷还在炸响,渡劫也还在继续。

诸怀一次又一次的被劈下,强壮的身体如今几乎骨肉分离,森森的白骨随处可见。然而那高昂的头颅依然未曾低下。

这就是上古异兽,哪怕已经濒临灭绝,哪怕那一刻就会魂消魄散,它依然有着血脉里传承下来的桀骜,已然无惧一次猛过一次的煌煌天威。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对于敢于挑战天威的任何人和兽,它从来没有一丝同情,一丝怜悯。只会镇压,再镇压,除非……

第五道劫雷,水桶粗的红色闪电,带着无边的恐怖怒劈而下。

乔依目光一紧,转头看了小青一眼,没记错的话,小青当时渡劫应该还只是四道雷劫。只是当时小青似乎由于妖力不够,而没有引下威力更胜的劫雷。

水面上,有些摇摇欲坠的诸怀再次御起水浪义无返顾的逆天而上。

“轰,啪”,再次被击落的诸怀已经无法保持站立的身姿,如同一堆肉块被抛飞开来。

天空中云层渐渐收缩,越来越小,终于开始退去。

劫雷之下,度过了,生;度不过,死。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尚留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有生死,或生或死,或死或生,皆是造化。是以天道无情,视众生为蝼蚁;然则天道亦有情,为众生留下一线生机。

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天地苍穹自然有着它奇异的规律,万事万物都有物极必反之意。

传说中,光明本就是诞生于无边的黑暗最深处。

劫雷之力,带着无边的毁灭之意。然而无情的毁灭之后,正是汩汩生机。

此时水面上,宛若一堆碎肉的诸怀再没有了初时的狰狞,他目光低垂,口中不时发出痛苦的低吟,浑身轻颤。

天空最后一丝劫云缓缓散去,一团透明稀薄的光芒缓缓降下,逐渐将

诸怀包裹。

乔依踩着焦痕和小青一起走到近处。

诸怀忽有所觉,奋力地抬起头,目光瞧向乔依,满是威胁与恐吓。

那稀薄的光芒似有无限的生机,诸怀那一身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地复原。

乔依目光紧了紧,除去此兽,或许这一刻正是最佳的时机。

在五道雷劫之后活下来的诸怀,已经再无丝毫的抵抗之力。哪怕是有那稀薄的光芒恢复,也绝不可能给乔依造成多大的困扰。

小青蓦地一声低吼,诸怀浑身一震,目光转向小青。

乔依转过头来,见是小青神色严肃,郑重地摇了摇头,眼光中有着一丝期盼。

不愿趁人之危么?

乔依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缓缓退后。

诸怀目光中带着浓浓的疑惑,小青刚刚发出的那声低吼,带给它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来自血脉中的一点淡淡的威压。

小青仰天一声长啸,声音若龙吟虎啸,绵绵勃勃不停不歇,声震四野响彻天际。

身下水流涌动,一个数丈大的漩涡以小青为中心渐渐形成。一股水浪支撑着他雄壮的身姿渐渐升起。

身形急速壮大,皮毛下,片片鳞片挤出,将身体覆盖。虎背,熊腰,鹿身,鱼鳞,牛尾,马蹄,只是头部依然朦胧不清。

如今身处水面之上,小青的威能更盛,眼光到处,水浪依次涌起跌下。如同水中臣子膜拜帝王。

半空中小青昂首挺立,傲视前方,威风凛凛,瑞气腾腾。周身青光环绕,将这片天地照射的通明大亮。

水面上,诸怀的目光中隐隐有些惊惧,虽然小青一颗头颅尚还隐在雾中模糊不清,然而那具雄躯比起它来已然不遑多让,小青周身释放出的那滚滚威压更是将它上位神兽的身份暴露无遗。

只是,看小青模样,明显年龄尚幼,虽然来自血脉的威压能够让诸怀稍有忌惮,然而它毕竟隶属于凶兽一脉,对于小青并没有严格的上下级关系。

远古灵兽如今早已没落,残留的数量极少,而且其中的大多数还隐居在深山大泽中。哪里还有远古时期,兽类纵横天下奴役世间时的昌盛。兽类王朝的跌落,这些远古异兽虽然还受血脉威压掣肘,然而再不像之前那样等级森严,下位灵兽遇到上位的神兽不敢有丝毫反抗。

如今小青明显还未成长起来,伤势逐渐恢复的诸怀抵过身边威压,缓缓站起身来。

小青目光渐渐凌厉,初时那诸怀并未发现它,触犯了它的威严尚可原谅。如今它现出身形,那诸怀竟然无视它的威压见而不拜,明显是欺它年幼。

小青一声怒吼,眼中凶光四起。作为上位神兽水中帝王,如何能忍受诸怀的挑衅。

猛然抬起一只前蹄,一道水流翻滚朝着诸怀怒击而去。

忽地,水面上的诸怀一声低鸣,看着小青,那类似人类的大眼中闪过丝丝不屑。

水流蓦地停在半空,小青一声怒吼,愤怒至极。它雄健的身躯颤抖着,迷雾中一双清亮温润的大眼几乎能喷出火来。

它摆头四处逡巡,两只粗壮的前蹄不停地虚刨着。

忽地,目光停住,乔依一身青衣站在不远处的水面上。它眼睛一亮,顿时有了主意。

水柱旋转轰鸣,带着小青靠近了乔依。朦胧中小青温润的双眼盯着乔依,一声低吼,转头示意了一下水上的诸怀,然后点了点他的戒指。

乔依目露疑惑,问道:“你是说要我帮它恢复妖力?”

小青点了点头,目露坚决。

“你确定你没搞错?”乔依有些头大,这灵兽打个架怎么如此麻烦。还得拉开架势,公平一战。

摇了摇头,乔依还是伸手一拂,一瓶丹药出现在手中,皱着眉道:“死小青,你给我珍惜点,这丹药我还不能炼制……”

话未说完,小青忽地伸过朦胧不清的大脑袋,一口咬过丹药转身就跑。

“死小青,你……”乔依毫无准备之下,一瓶丹药被小青抢了去。

小青头也不回的御使着水浪靠近诸怀,大口一张,那瓶丹药如受驱使,停在诸怀面前。

见诸怀面露疑惑,小青蓦地低吼一声,那玉瓶凭空炸裂,露出十数颗丹药停在半空。

诸怀倒是没有怀疑,一口吞下,然后静卧水面上炼化。

不远处,乔依拍了拍额头,有些无语。

热门小说推荐

思君夜听松风寒

思君夜听松风寒

三年前,她是富家千金,他是文艺青年。 三年后,她是落魄孤女,他是国际集团的大总裁。 三年前,她在

莫晓溪 夜凌修
许我一世盛夏夏莜雨 许邵均 多情医少会武功王烨 苏染 恋上俏皮女上司安夏 苏雅 神级小香农杨柏 赵艳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