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影迷途

第六十四章 打压

仙影迷途 仙影迷途

乔依吞了吞口水,压下起伏不平的心绪,下面的经历有些就不便说出,他需要斟酌一下,毕竟场中各个都是见识甚广,想要编的滴水不漏瞒过他们,殊非易事。

云易真人何等老辣,见他迟疑,当下面色一沉,喝:“你且说来。”

乔依不敢再拖,只能开口,从那家野外客栈开始,慢慢讲起,只是他一开口,许多事情便瞒之不住。

与黑衣人的争斗,并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他能催发三昧真火众人早就知道,小青乃上古异兽能御使水流,场中一些人也略有耳闻。

不多时,刚刚停下的汗水再次溢出。讲到了雪夜追杀黑衣人,他忍不住停了下来,伸出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深渊之行方是此行众人最感兴趣之事,然而事关重大,荣不得他不做些隐瞒。

他之前与黑衣人的一番搏杀,虽也精彩纷呈,然而还不足吸引殿中众人,顶多也就是惊叹一下乔依的修为或者在争斗中表现出与年龄不称的斗法经验。

正是关键时候,乔依的忽然停下立即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云易真人正待再次催他,呼的一声沉喝将之打断。

“说”,舒成道蓦地站起,脸色黑沉,双目暴睁,隐隐有些不正常的激动。

殿中众人吓了一跳,云易真人也觉耳旁一震,转首看去,正见到舒成道面红耳赤,青筋暴起,神色异于平常的模样。当下心头一震,看他样子显而对这轩辕古剑看得甚重,而且视作囊中之物不容他人染指,若是强行悖了他,只怕会成为他心头魔怔,修为说不定都会深受影响。

看来这位师弟修行虽高,然而道义的潜修却是颇为滞后,隐隐有些压制不住心魔了,此时恐怕极难将他惊醒了。说不得,今日得先让他如愿了。

舒成道这一生大喝,宛若一阵惊雷在耳边炸响,乔依只觉内腑一阵震荡,嘴边一丝血迹溢出,本来就没有血色的脸庞有些青灰。

舒成道这声大喝声含灵力,连云易真人都觉耳边一震,首当其冲的乔依被这一声沉喝已然震的旧伤复发。

“舒成道,你疯了,乔依他身体尚未康复,你有什么怒气冲我来,欺负一个小孩子,算什么东西?”常远桥勃然大怒,身边一道耀眼紫光闪现,就欲朝着舒成道劈下。

“且慢”,云易真人的声音此时传来,阻止了常远桥的出手。

“常师弟,你且先坐下来,消消气。舒师弟也只是一时心急罢了。”

在云易真人及几位峰主的规劝下,常远桥才慢慢落回座中。

乔依伸手拭去嘴角的血迹,左手一拂,一瓶灵丹出现在手中,倒出一粒吞入腹中,片刻后脸色稍有好转。低着头,却不去看舒成道。

云易真人叹息一声,接着道:“你接着说吧。”

乔依点了点头,将深渊一行娓娓道来,不过并非没有隐瞒,他将幽儿说成死在深渊之下,至于那三尸鬼婴则说是借助自己灵魂金光的力量化解,众人也并没有生疑,这等奇异鬼术不是乔依一个小孩子编得出来的,而且那处深渊存世已久,阵法关卡无人操持,残存的能量已经近乎枯竭,乔依能够化解也是可以理解的。

“你是说你修出了灵魂金光?”声音急切还带着点点妒忌,正是古方。

“不错,我在天梯中就凝练出了,方才讲过,这位师伯没有听到么?”

舒成道给他的感觉很不好,顺带着对站在他身侧的古方,乔依也是没什么好语气。

殿中众人议论纷纷,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灵魂金光。

云易真人淡淡地开口道:“灵魂,大家都知道乃是传说中三魂七魄汇聚,是人一切意识的主导。灵魂金光那是修炼灵魂力量的一个阶层,这就与我玄青门正法鸿钧筑基真法中的玉清,上清境一样。远古修士有许多修习灵魂法决之人,那个时候是有一整套修习灵魂的法术。修炼灵魂之人神通广大,施法也是威力无穷。只是后来不知怎的,灵魂之道的修炼之法失传了。再往后,知道灵魂可以修炼的也是越来越少,慢慢的只有炼丹一道还在坚持。然而他们并没有最正宗的修炼法决,只能依靠不断地炼丹来凝练自己的灵魂。而灵魂力量的强大往往体现在多方面的,一是对自身法力的把控能力更强,另外就是炼丹成丹率的增加,甚至还有悟性的增长。不过如今看来,对于一干阴魂鬼物的抵御也是增强了。”

这番话讲完,云易真人转头对着古方笑了笑道:“不知我说的对不对,古师弟?”

古方上前一步答道:“掌门师兄果然博闻强识,此等炼丹一道的秘术也是知晓。”

云易真人笑了笑,对乔依道:“你且接着说,那轩辕古剑的出处吧。”

云易真人之前那番关于灵魂金光的讲述也算是颇为详细,药无极尚无来得及传授与乔依,就匆匆离世了,这一番话也算是给他指点迷津了。

趁着两人交谈,他已然想好,骷髅戒指中的几件魔道和鬼道法宝他留之也是没用,不如索性说出来,省的他们再三逼问。至于青铜古灯已与他血脉相连,还有温养灵魂之效,便打算隐下不说。至于那篇度人古经,本就是青铜古灯凝现出来的,自然不能说出。好在青铜古灯依然炼化,收在体内温养,不会暴露。

当下便将小青从骷髅戒指的废墟中发现轩辕古剑的事说了出来。

几位峰主包括掌门云易真人都是面色一滞,暗道乔依运气逆天,有机缘能够接触轩辕古剑已然了不得了,然而被他当做废墟丢弃后,却还有一只异兽帮他寻了回来。

说完,乔依也不做扭捏,伸手从怀中取出那只骷髅戒指!伸手一拂,一张暗红色的血幡,两只血红的叉子,一件狰狞的骨盾,一根漆黑诡异的拐杖并排摆在身前。

众人的目光瞬时被这几件法宝吸引了,云易真人挥手一招,地上的血幡和血叉便缓缓飞起,落入其手。

他打量片刻,道:“这张血幡和这两只血叉,血气浓郁,炼制不久,应该是那个吸血妖人自己之物。如此乔依灭杀吸血妖人,除魔卫道之事也可证实。你们怎么看?”

众人纷纷点头,这事事实俱在,荣不得他们不信。

将血幡和血叉放在一旁,云易真人再次招了招手,地上的骨盾和拐杖凌空飞起。

云易真人拿着这两件法宝,只觉一股诡异的气息扑面而来,漆黑拐杖上那条黑色小蛇狰狞森然,宛若活物,望得久了,隐隐有股吸噬魂魄之力。

叹息一声,云易真人将两件法宝放下,道:“这两件应该是鬼术异宝,依这孩子所述,这戒指中的法宝多数都是破损不堪,而这两件能留存下来,定也是隶属旷世圣器之列。只是这法宝有些邪气,我等用之不得。”

“这四件法宝隶属邪兵魔兵,你留在身边殊无益处,我玄青门也用之不得,我便将他收归库内,你看如何?”云易真人看向乔依道。

乔依不敢争辩,看向常远桥,却见他点了点头,当下答道:“任凭掌门师伯处置,乔依并无异议。”

常远桥面色如常,也没有说什么。云易真人说的也没错,这等邪兵留在身边久了,哪怕不熔炼使用,然而其中散发的血腥鬼厉之气也会渐渐影响心智。

收去了四件邪兵,众人目光移到了那件骷髅戒指上,目光有些炽热。

殿中的人除了掌门云易真人手指上带着一枚,也就乔依有储物戒指,这等异宝,谁不眼馋。

只是此乃一个年幼弟子之物,谁又好开口讨要?

云易真人拿到手中把玩片刻,就欲抛还给乔依,毕竟这也算是乔依自己历练所得,他作为一派之掌门也不好贪图一个孩子之物。

“掌门师兄且慢”,一个声音突兀的出现,带着丝丝的急切。

舒成道身后闪出一人,正是古方。

“掌门师兄,请听我一言。”古方急冲冲地道。

云易真人看了他一眼,皱了皱眉。前些时日才罚他闭关两年,这两日他又出现在这大殿中,有些公然违抗掌门令谕之嫌,当下淡淡地道:“你有何话说?”

“掌门师兄,药师兄前日里陨落里,本门炼丹之事便落在师弟一人身上。师兄也知道,炼丹之事,颇为繁琐,所需灵药物品众多,然而又携之不变,若是有一枚储物戒指便方便许多。我观这位师侄手上已有一枚,能否将这枚赐予我。”古方两眼放光,声音中控制不住的那丝贪婪之意谁都听得出来。

“这”,云易真人顿了顿,有些迟疑。

“掌门师兄不可。”云易真人闻言瞧去,正是常远桥。

“掌门师兄,这枚戒指乃乔依历练所得,便是他自己之物,古师兄有何脸面来占有。这戒指不像方才的邪兵,我等用之不得,留之无用。即便乔依自己有一枚,难不成就不能传给别人么?某些人也就会炼些普通丹药,若是药师兄还在,那轮得到你来出头?倚老卖老,贪图一个孩子之物,真是不知羞耻!”

“你”,古方闻言大怒,眼睛一转,反讽道:“我也是为门派考虑,若是无此宝相助,耽误了炼丹,谁担待得起?”

这话颇有些无耻,把自己炼丹之事说成门派大义,事关门派,大义当前,别人便不好再说什么。

云易掌门也是有些不齿其为人,只是如今门派中炼丹之事确实少不了他,顿了顿,才道:“好了,不要争了,这枚戒指我做主给你。”

古方闻言大喜,常远桥就欲再争,却见云易真人摆了摆手,取出一柄宝剑,看着乔依道:“你也不必委屈,你有了这枚暗金戒指,那一枚戒指便无甚大用。你一路行来,青麟短刀和土凡药鼎纷纷折损,正缺一件趁手法宝。这柄定远宝剑乃我门中前代长老所用之物,虽然隶属遗恨灵宝,然而材质坚硬,威能不下于一般的旷世圣器。即使不敌你那骷髅戒指,却是你当下所需之物,便换与你如何?”

乔依心有不忿,却知道争之不得,只得点头道:“谢掌门师伯厚赐。”

接过这柄定远宝剑,乔依仔细打量一下,却见这柄宝剑模样古朴,成暗绿之色,剑柄上刻着些龙虎之形,剑刃上有些剑纹,看其材质却也胜过青麟不少。虽然抵不过骷髅戒指,却正和他用,便收了起来,准备之后再炼化使用。

热门小说推荐

逆强证道

逆强证道

好男儿一腔热血!真英雄快意杀戮! 天挡我,我诛天;地挡我,我灭地。 逆天玄功,混元一气。 顺我

海玉 妙语
功修至神陆青歌 叶紫霞 无上战帝洛辰 紫衣 残王毒妃楚倾瑶 轩辕炙 藏龙隐卫陈永华 苏可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