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影迷途

第六十二章 晋级

仙影迷途 仙影迷途

开阳峰后山,乔依一身短衣站在药田旁外,慢慢地活动僵硬的身体。

他服下的丹药疗效甚好,十日下来,断骨渐渐长好,体内的淤血已然排出,经脉经过灵丹的接续疏通也慢慢恢复,只是还不能运转灵力。那刚刚连接的经脉断裂之处,尚还不能承受灵力的运行。

饶是如此,他也能放开浑身穴窍,吸收些天地灵力配合着药力共同温养经脉,滋养伤处,恢复的越发快了。

范星辰昨日离开后,回到前山,便将朱若彤几个叫了过去。

乔依重伤醒来,心性不定,虽是经他开解,有所好转,之后会怎样还是不可预料。

他略作思考,便决定将几个年龄相仿,彼此熟悉的弟子派一个到后山来,相信有他们相伴,乔依心性渐开,自然会好些。

这几日因为药无极的去世,一些师兄都阴沉着脸,气氛隐隐有些压抑,朱若彤性子活泼,早就有些厌烦,如今可以到后山去玩,她顿时大喜,踊跃报名。

冯楚一脸高人风范,不知心中作何想法,马天奇却是懊悔不已,大好的机会再次从身边溜走,他隐隐有些抓狂。

药田里,周青乐呵呵的忙碌着,在乔依的指挥下,打水除草,伺弄着多日来无人问津的药田。

一道粉红的身影追随着小青的脚步,飞快地移动着,空气中不时传来银铃般的咯咯笑声。

“噗通”一声大响,小青一个虎跃跳进水潭,溅起一圈水帘。

“哎呦!臭小青,你真坏,人家的衣服都让你给弄湿了。”朱若彤追到水潭旁边,猝不及防之下被溅起的水花洒了一身,她嘟起粉红的樱唇嗔道。

小青浮起身来,脚踩潭水立在水面上,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水潭边的少女,一张狗脸满是戏谑之意,似乎它脚下不是柔软的水面而是坚实的土地。

“哇,小青,你好厉害哦!”朱若彤摆弄着湿漉漉的衣衫,忽地眼睛一亮,鼓掌欢叫起来。

小青高昂着硕大的头颅,笔直的翘起粗壮的尾巴,看向天空,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

“死小青,你不装能死,臭显摆什么啊”,有人见不得它得意,不屑地喝道。

“吼”,小青怒吼一声,跳出水潭,飞快地跑到乔依身边,双眼怒火直冒。

真是的,好不容易见到个天真的小丫头,还不许它耀武扬威一番。要不是看乔依身体还未痊愈,说不得得将他扑倒在地。

身后,粉红的衣衫飞舞,朱若彤飞快地跟了过来。

乔依重伤未愈,要是被小青不知轻重的伤了,她可悔之莫及。好在小青颇知轻重,虽是怒吼连连,那也只是虚张声势罢了。

乔依身形不动,面色不改,看都不看卖力低吼的小青。

目光移向一旁款款行来的朱若彤。她一身粉红衣衫,乌黑秀丽的长发垂至腰间,面庞娇美白皙,带着如花的笑容,衣衫被水打湿,紧贴住凹凸有致的腰身,更显玲珑。

近乎一年的时间没见,朱若彤仿似猛然间长大许多,如同一枝花蕾含苞欲放,美得惊人。

乔依面色微红,低下头去,不敢去看,记忆中关于她的美好仿佛瞬息间涌了出来,与面前的身影隐隐重合,变得更加浓郁,更加深刻。

“乔师弟,你怎么了?是不是伤痛复发了?”朱若彤浑然未觉,见乔依微低的额头上有汗水溢出,连忙上前关切的道。

身体贴得更近,一股少女的幽香飘入鼻孔,乔依忍不住吸了吸鼻子,那香气如兰似麝,隐隐令人有些沉醉。

“咻,咻”,尖锐的破空声传来,地上三人一狗同时抬起了头。

朱若彤和周青一脸的羡慕,他们使用速灵液已经有些时日,然而资质所限,还未能突破。

四人中依然以冯楚为首,除了马天奇,均已踏入通窍期。只是冯楚天资好一些,除了几处生死大穴,已然尽数疏通,先天在望。朱若彤稍次一筹,一身穴窍打通大半。周青资质一般,却心性坚定,最是刻苦,因此也与朱若彤相差不多。至于马天奇,本就是几人中最差,整日被范星辰呼来喝去,愤恨不平,与修炼便难得专心,依然在筑基期苦苦挣扎。

楚凌飞和张逸瞳落下地面,楚凌飞抬眼看到乔依立于一旁,目光一亮,当下喜道:“乔师弟,深渊一别已受有十数日。当日你昏迷不醒,为兄一直也没来得及问候,多日以来一直记挂于心。如今得见师弟康健如昔,委实欣喜之至。”

乔依笑了笑,回道:“有劳师兄挂怀,乔依如何敢当。”

楚凌飞摆手微笑道:“师弟过谦了。”说完转眼看了看一旁的朱若彤和周青。

“乔师弟,这两位师弟师妹,一个踏实稳重,一个美若天仙,你不介绍与我?”楚凌飞一脸的笑意。

乔依连道不敢,为三人引荐了一番。

周青两人闻知此乃天枢峰的大师兄楚凌飞,肃然起敬。谁都知道,长门的大师兄,多半就是未来的玄青门掌门,慢待不得。

楚凌飞面有笑意,言语间淡然自若,又无傲气,几句话就拉近了彼此的距离,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油然而生。

乔依与张逸瞳对视一眼,暗暗咋舌不已,这位师兄果然好手段。

几人又交谈几句,楚凌飞便面向乔依正色道:“乔师弟,来时师尊掌门云易真人传下口谕,要我前来探望师弟。若是师弟已然康复,便请师弟到天枢峰一见。南隅深渊一行,一些事情唯有师弟知晓,还望师弟同去走上一遭。”

乔依抬头看了一眼张逸瞳,张逸瞳微微点了点头。

这番动作自然瞒不过楚凌飞,只是他神色不变,装作不知。

“楚师兄,乔依虽是已经能够行走,然而一身灵力运转不得,如此便不能御剑飞行,恐怕多有不便。”乔依微微皱了皱眉道。

楚凌飞呵呵一笑,说道:“这有何难,师弟既然无法御剑,若不嫌弃,师兄再带你一程又如何?师弟莫忘了,你第一次飞上天空,就是跟我一起呢。”

乔依眼见推脱不得,当下一笑道:“师兄说的哪里话,既然如此,乔依就再烦劳师兄一次。”

楚凌飞应了一声,接着道:“师弟,师尊与各峰峰主及各位长老师叔依然在我天枢峰等候,因此耽搁不得。你看?”

乔依点了点头,道:“楚师兄稍候片刻,乔依换件衣服就随师兄同去。”

半空中,乔依站在楚凌天身后,脚踩一柄金黄的凌天剑,一如当年。

深山中的灵气深郁浓厚,伴着缕缕清风,穿梭于蓝天白云之下,乔依只觉一阵心旷神怡。

他忍不住长啸了一声,声音绵延不断,似要将心中的苦痛就此排出。

身前,楚凌飞微微皱了皱眉,终究没有说什么。

长啸缓缓收住,乔依深吸一口气,只觉心窍通达,神清气爽。

忽地,他心中一动,体内稀薄的灵力竟然躁动起来,尚未完全康复的经脉隐隐作痛,丹田内灵窍中,灵力汇聚成漩涡越转越快,股股吸力从体内透发出去,周围的灵力开始涌入。乔依不敢慢待,勉强压制住灵力的涌入。

这是要突破了,乔依觉得很是诧异,毕竟他距离上次突破还没有有一年,这是不是太快了一些。

南隅一行,他连番大战,先是与修为远胜自己的血丑阴风笑拼斗,再入深渊之地连破三关,之后的正魔大战更是与地缺对上,身体破损不已。

然而修行一道向来就有不破不立之说,这就宛若凤凰浴火,置之死地方能后生。

再有,他得青铜古灯凝练灵魂,又有幸得修《度人经》,天资悟性无形间提升了不少。

体内灵力逐渐增多,有些压制不住,乔依正欲张口告知楚凌飞,忽觉眼前一暗,脑中一片混乱。当下不敢再开口分心,右手一拂,一只玉瓶凭空出现,他倒出一粒灵丹投入口中。

青光一闪,玉瓶再次消失。

那灵丹名唤护脉丹,乔依尚不能炼制。这些灵药自然是药无极留下的。

乔依盘膝坐下,那护脉丹入口即化,化作一股暖流飞快地遍及全身。乔依只觉周身经脉暖融融的,如同被一层隔膜包裹呵护,与灵力再不接触,自然就没有了经脉断裂之说。

当下,没了后顾之忧,乔依便放开压制,筷子粗的天地灵气涌入体内,进入丹田之中,经过炼化,便依照混沌鸿钧真法的运行路线飞速运转。

周围天地灵气的暴动自然早就引起了楚凌飞的注意,他皱了皱眉头与张逸瞳对视一眼,也是颇为无奈。

晋级这种事不但需要修为的积累,往往还需要一个契机,错过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有。他与乔依关系尚可,自然不便轻易打扰。

要知道修真一道,打断别人晋级的契机便如同世俗商贾做买卖断人财路一样,最遭人恨。再有,修炼本就需宁心静气,晋级更是不可打扰。当此期间若被打断,轻则晋级失败身受重伤,重则走火入魔一身修为化作流水。

楚凌飞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奈。这位师弟倒是相信自己,招呼都不打一个就开始晋级。

其实他倒是错怪了乔依,乔依体内伤势未复,灵力空虚,略有躁动便压制不住,委实有口难言。

无奈归无奈,他还当真不能视若无睹。否则别说一旁的张逸瞳不答应,估计开阳峰的常远桥师叔也不能饶了自己。

与张逸瞳打声招呼,楚凌飞御使仙剑缓缓停在半空,稳住不动,小心的戒备着,心中隐隐有些急迫。

热门小说推荐

沉鱼记

沉鱼记

百年春秋,烽火不息。这是一个名士与名将辈出的时代,这是一个刺客与美人的时代,这是一个阴谋与间谍的时代

赵青青 孙奕之
江山为聘:独宠神医丑妃楚凌霜 沈峥 女帝天下:美男是我的煌吟 容成凤衣 邪王宠妻:废柴二小姐拓跋灵 轩辕澈 农女强宠小丈夫楚寒 白玉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