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影迷途

第六十章 心性

仙影迷途 仙影迷途

开阳峰后山,乔依在坟前晕倒后再次陷入了沉睡,小青百无聊赖地躺在外边,双眼无神,茫然的看着远处。

后山再次恢复了它以往的平静。那只野兔在远处躲了几日后,再次偷偷的返回。草丛中,它露出了灰色的头颅,打量着周围的动静。

小青雄壮的身影映入眼帘,兔子大惊失色,没命似的狂奔向山林深处。

它脚下不慢,心中却是不抱任何希望。如此近距离窥视那头大青狗,能逃脱才怪。数息后,兔子停了下来,侧过耳来,来路上似乎并没有什么动静,空气中也没有危险的气息。

这怎么可能呢?难道那狗改性了,开始同它一样,吃草了不成?

兔子蹑手蹑脚地再次回返,寻了处隐蔽所在,偷偷看了看。那只大青狗不知为何居然仍然趴在那里,一动未动。

“啪”,脚下一只干脆细小的树枝被踩断,霎时间寒毛倒立,兔子脖子一扭,就欲扭身离开。

绝望中,回头一瞥,却见那只大青狗只是转头随意地看了它一眼,并没有丝毫起身的意思。

这下它彻底确定了,那只大青狗不是没有发现它,是真的对它不感兴趣。

这年头还有狗不捉兔子的?兔子小小的脑袋想不清楚这般有深度的问题。

“小青,吃点东西吧,喏,香喷喷的肉骨头。”一脸微笑的周青端着一盘香喷喷的肉骨头从茅草屋中走了出来。

前日,掌门云易真人派人传来音讯相召,常远桥便已经带着秦冲和张逸瞳二人前往天枢峰。照看乔依的任务被范星辰交给了冯楚四人。

冯楚心高气傲,如何肯低三下四的去照料乔依,朱若彤本也算是合适,无奈女儿身,照顾昏迷不醒的乔依便有些许不便,马天奇偷奸耍滑,权衡利弊之后,认为照料乔依还是有些好处的,除了不用再被范星辰使唤来使唤去外,以后的灵丹奇药说不得可以多得些。他如意算盘本来打的甚好,只是在他还在迟疑时,老实本分的周青已然干脆利索的答应下来。

被周青抢了讨好乔依机会的马天奇,愤愤不已,一脸的幽怨。看向周青的目光里便带着浓浓的嫉妒。

周青一脸的微笑,全然没有想这么多。作为同时入门的师兄弟,山林一行多蒙乔依相救,后来又得了乔依不少灵液,照顾他自是理所当然的。

这趟南隅深渊之行,周青四人也从几位师兄口中了解了一些,被禁锢在峰中的几年,他们对外面精彩的生活,自然是心生向往,乃至于那激烈血腥的正魔对决,对他们来说更多的还是兴奋和刺激。

药无极的陨落使整座开阳峰弥漫在一片哀伤的气息中,似乎一切有条不紊事情都都停滞下来了。

范星辰这些时日再没有踏入炼器殿一步,他没有同常远桥一同前去长门。作为门中两位硕果仅存的长老之一,药无极的去世使一项势弱的开阳峰更加不堪,他们心中有些慌恐。如今的开阳峰再经不起任何的风浪,需要有人坐镇峰中。

茅草屋中,盖着一层薄被的乔依缓缓地睁开双眼,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有些苦涩,慢慢的回想着之前的一切。

悲伤,痛苦的回忆再次盘踞了他整个脑海,他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屋外,周青几步抢了进来,“乔师弟,你醒了?”

乔依看着周青关切的面容,苍白消瘦的脸庞竟然没有一丝变动。药无极走了,这天地间能让乔依在意的人还有谁呢。

是山河县李家那个仅仅给了自己生命的女人?

还是山林深处河畔旁梳妆的那个巧笑嫣然的少女?

不知怎的,她们的身影都极淡极淡。

一抹孤寂浮上眼睑,将他与外界剥离开来,眼前甚至远方看不见的身影,都渐渐疏远。

他年龄尚幼,药无极的叮嘱虽是牢牢印在脑中,有些还不太明白,有些却是怎么也无法做到。

相比于药无极舍生救他的壮举,那个给了自己生命的女人又做了些什么呢?

那个乔依曾经记挂于心的娇俏少女,是他这个年龄美好朦胧的爱恋,如同脆弱的泡影,给人无限的遐想,也往往刻在记忆的深处,却经不住轻轻一戳。

轻轻点了点头,乔依面无表情,缓缓坐起。

窗外,范星辰的矮胖的身影出现,慢慢踱了过来,周青连忙躬身行礼,

范星辰却微微摆了摆手,淡淡地道:“你先出去吧,有些事我要交代与他。”

乔依看了看范星辰矮胖的身形,就要起身拜见。

“你身体尚未康复,就不必多礼了,坐着吧。”范星辰低声道。

乔依默然无声,点了点头,坐在床头,目光低垂,盯着地上。

乔依刚刚对着同门师兄周青的冷漠模样,自然落在了范星辰眼中。他皱着眉,微微思索着。

半晌,范星辰叹了一口气,忽地笑道:“你这个小子,模样根骨悟性样样都算不上出众,偏偏一生际遇非凡,真是个怪胎。”

乔依抬起头来,没想到范星辰忽然说起他来,有些诧异。

“怎么,我说错了么?”范星辰看着乔依笑意更浓:“你初次修炼就引得天地灵气倒灌,不费吹灰之力,一举跨过别人至少要苦修三年以上的后天境界。随手捡了只狗,却还是洪荒异种。和几位后天弟子也敢闯入大青山深处,还杀了狸力,抵抗住了一条巴蛇疯狂的攻击。别人历练三年,只是寻些灵材炼制法宝,你倒好,天山道上穿越天梯。天剑门前越阶挑战三位天剑门人。李家庄夜袭吸血妖人,百里追杀。南隅深渊灭吸血妖人,独得轩辕古剑。正魔对战,持轩辕古剑硬生生劈死了魔道成名已久的上代修士地缺,搞得天残自断心脉。这一件件,一桩桩,哪里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能够做下的事情?我玄青弟子数千人,绝大部分人终其一生能有你这般经历的,都寥寥无几。你自己说,你不是怪胎又是什么?”

乔依面色微红,冷寂的心灵不知怎的,虽然范星辰只是打趣了一番,一丝温暖还是传到了他内心深处。

原来在背后,还有人在默默的关注着自己。

那温暖虽是细小,却正是他当下所欠缺的。

莫名的,他又想起了药无极的那番叮嘱。是师门给了自己安身立命的本事,它在,就有一个家,它没了,自己就是一叶浮萍。师叔要自己继承衣钵,守卫开阳,守卫玄青。

守卫玄青守卫开阳,他还做不到,然而自己真的没有必要去刻意的疏远这些身边关心自己的师父,师叔,师兄,师姐。

他抬起头,看着范星辰有些滑稽的容颜,却倍觉亲切,就连那红通通的蒜头鼻看上去也是那般可爱。

眼圈微红,乔依低声道:“谢谢师叔开解。”

范星辰伸出胖乎乎的手掌,拍了拍和自己身高相差不多的乔依的脑袋。那双手掌与药无极的宽大枯瘦不同,却一样的粗糙,一样的有力,一样的可靠。

“小子,你药师叔此行之前就已经心存死志,他早就盼着能和妻子共眠地下。若不是还牵挂着师门,说不定早就撒手辞世了。他身体透支,已没有几日好活,能用自己那条老命救下你这个衣钵弟子,心中其实是万分欣喜的。他一生无后,你就是他在这个世上留下的子侄,是他夫妇二人生命的延续。所以你要好好活着,要像往常一样活出自己来。相信九泉之下的他也会含笑吧!”

乔依热泪滚落,重重地点了点头。

“你这一番经历,我虽是听说不少,但是有些事还是不明白,比如说,那深渊之中到底发生过什么?比如说你还得到什么法宝?比如说,你前些天咏颂的那篇真经从哪里来?”

乔依抬起头,就欲说话,却见范星辰再次摆了摆手阻止他。

“你的那番深渊之行的经历,可以告诉别人。至于你那篇超度亡灵的古经却是非同小可。我同你师父常远桥思量了一下,一致认为,这是你自己的际遇,没必要事事上禀师门。至于听到你念经的师兄师姐,他们听到的内容有限,我都有嘱咐,说是你从药师兄那里得到的一片古经残篇。日后有人问起,你也应做此回答,你可明白?”

乔依点了点头,看着范星辰道:“我明白的,师叔。”

范星辰笑着点了点头,道:“虽然知道你的性子,有些事还是要嘱咐你一番。”

乔依面有疑惑,却听范星辰又道:“从你入我开阳峰,也算奇遇连连,我和你师父药师兄三人一向都是帮你在隐瞒,并非使我们在刻意打压你。你年龄尚幼,师门的一些勾心斗角你还适应不了,年少成名许多时候难成大器。你手中的底牌越多,最后胜利的机会越大。”

乔依咬了咬牙,眼圈泛红,低声道:“但凭师叔做主,师父和师叔都在为乔依考虑,乔依没有异议。”

“前日,你师父已经被掌门召去了,估计要不了多久,前来请你的人就会到来。刚刚告诉你的一干交代,莫要忘了。”范星辰难得的耐住性子,一一叮嘱。

“知道了,师叔。”乔依挠了挠头,却发现这个动作已然给他带了不小的负荷。

“周青”,范星辰的声音传开,片刻后周青走了进来。

“好好照料乔依,这些天前山我不炼器了,你就安心在此照料他。”

周青应了一声,范星辰走过来拍了拍周青肩头,赞许的笑笑。

片刻,一声轻啸,影踪全无。

屋外,一只青色的大头伸了进来,它早已听到了乔依的醒来。满脸的笑意,一张大嘴紧紧地咬着一只肥大的兔子。

山林中,那只胆大的兔子终于送了命!

热门小说推荐

钻石婚约:闪婚老公三合一

钻石婚约:闪婚老公三合一

誓死拒婚,自毁形象的徐沐阳,宴会上同情心泛滥帮助了和自己同病相连的男人。 离家出走更得他救济,收留

徐沐阳 尹文贤
甜妻养成:小不忍则卖大萌薄子恩 薄牧川 贪吃的丈夫方糖 夏辉 逆强证道海玉 妙语 功修至神陆青歌 叶紫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