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影迷途

第二十九章 天梯

仙影迷途 仙影迷途

天剑门坐落于天山之上,天山距离大青山足有千里之遥。这天山与大青山不同,山上少有花草树木。自峰顶向下直至山腰,一道宽大的缝隙将好好的一座巨峰一分为二。

传说数千年前正邪大战中,天剑门祖师与邪道妖魔魁首对决,一路争斗,直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这场争斗足足持续了三天三夜,天剑门祖师手持仙剑一柄,勇猛激进,一往无前,将一帮妖邪之士撵至天山峰顶。天剑门祖师运转神通以滔天剑诀怒斩而下,那妖魔魁首最终抵挡不住,被天降派祖师一剑劈至天山山腰,重伤而亡。这惊天一剑不但破开了当时正邪相持的局面,更将天山一劈为二,成为两座孤悬绝壁。而那一斩之下,滔天的剑意涌入山峰内,使得整座山峰光秃秃地不生半点草木。

天剑门祖师一战名动天下,便在这天山之上开宗立派,传下天剑一脉。如此数千年之后,天山之上才有一种奇特小草诞生,这小草透出土地后,根茎叶片呈宝剑之状,直耸朝上,且内含丰富灵力和锋锐的剑意,谓之剑草。又过了些年剑草渐渐增多,这光秃秃的山上才有了一抹绿意。

天山自山脚直通山腰之处,有一道宽大的石梯直通山腰,石梯呈青灰之色,石阶宽厚古朴,不知经历了多少悠悠岁月。

这一天,天剑门山门前,一群人聚集着指指点点,他们是这天剑门的管事侍从。修真之人不可能事事亲力亲为,自有一些仰慕仙颜的凡人甘心做些侍奉之事,换取生活。

已是巳时,以往这个时候正是这些管事侍从忙碌之际,只是今日略有些奇怪,他们三三两两汇聚成群,目光所聚之处是两个怪异的少年。隐隐的,他们似有感觉,今日似有大事要发生。

微微抬头,出现在乔依面前的,赫然是那蔓延到视线尽头也未曾截止的青石台阶。一眼望去,如同通天之梯。

站在山脚之下,乔依凝望着这座古老的石梯,那若有若无的云雾中,隐隐竟有细微的剑鸣之声鼓荡,从石阶尽头,清脆传下。

乔依心中震撼,名门大派绵延已久,果真各个不凡,此行定然大大艰难。转首望去,石梯旁另有一道小道,显然是天剑门开辟给凡人用的。

小道和石梯中间矗立一座石碑,石碑材质与青石台阶相同。碑上铁钩银划,剑气逼人,上书路铭一段。

乔依仔细看来,大意是此天梯乃天剑祖师所建,用作考验门人弟子及世人之用。若能直达而上,不论是天剑门中弟子,还是世俗凡人甚至修真正道皆可求天剑门一事,只若所求之事并无伤天害理,故意刁难之意,都会应允。

乔依心中有些疑惑,若是正道门中修士前来闯天梯,那天剑门岂不整天都要帮着他人做事。随即灵光一闪,已是明白过来。这天梯乃天剑祖师所创,修真之人修为不够,自是容易被天梯约束不得通过。而那些修为高深之人如师父常远桥,定然是不会厚颜来求天剑门做事,更不会自降身份来闯这天梯。

乔依暗暗咋舌,这天剑门果然大手笔。此举一是有通天豪气,你若能过,我定应你所求;其二也是状其声威,给一些求道无缘之人一次机会。

乔依思虑片刻,心中已有计较,这天剑门之行多半要着落在这天梯之上。他在尹灵儿面前发誓救下李岳霖,但毕竟不会傻里傻气打上山门,那无异于飞蛾扑火。

乔依随手撕去李岳霖眼上蒙的黑布,一脚将其踢醒。

李岳霖似乎知道乔依不敢真的将他怎么样,一路行来,挣扎不断,鬼哭狼嚎不止,死活不愿回天山。乔依恼其聒噪,将他绑住,嘴里塞上破布,眼上蒙上黑布,直接押到此处。

李岳霖黑布一去,只觉目光刺眼,缓了缓,扭头打量周围。此地景致异常熟悉,只是看了几眼,他已经明白回到了天山。大惊之下,疯狂地扭动身躯试图挣脱。他双眼赤红似有疯狂的怒火将要喷出,狠狠地盯住身旁的乔依,被破布塞住的嘴巴传来“呜呜”的声音。乔依丝毫不怀疑,拿开破布后,他会疯狂地咬自己一口。

自己登山都无多大把握,更别提带上这个累赘了。然而将他丢在此处又不放心,若是被天剑门人遇到擒了去,他此行也就白来了。想了想,乔依忽的仰天长啸,声震田野,那天梯尽头,隐隐似有回音。

“玄青门开阳峰门下弟子乔依,有事相求贵派,特来拜山登天梯求见!”

清亮的声音远远传去,却似无人应答。乔依并不心急,片刻再度重复一遍。

果然,过不多久,两道剑光自山上飞下,两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现出身形。他们剑眉星目,气质不凡,扑面自有一股凌厉锋锐剑意传来。

“天剑门下弟子李峰,岳阳见过乔师兄”,两个天剑门弟子依足礼数见礼,只是眉宇间略有些傲意。

“两位师兄客气了,在下年少识短且修为浅薄,不敢当两位师兄之称。两位称在下师弟便可。”乔依不敢慢待。

“乔师弟倒是平易近人,如此师兄就不客气了。”李峰呵呵一笑,接着道:“敢问师弟,不知有何难事求于我天剑门非要挑战天梯?若事出平常,师兄我可以代求门中长辈相助,不必作此惊人之举。”

他二人今日巡山,得天剑山门守门弟子回报,说是有玄青门弟子挑战天梯,还以为这位玄青门弟子不识好歹,初出江湖,前来挑战只为扬名立万。因此初来之时,还打算教训一番,如今看着少年年龄很小,脾性温和,显然不是前来闹事的,心中略有好感,忍不住劝道。

“谢两位师兄抬爱,只是……”,说到此处略有些迟疑,随即踢了踢一旁的李岳霖,道:“两位师兄可认得此人?”

李峰和岳阳心中疑惑,走过前去,将那李岳霖缩在下面的脸拨了过来,仔细看了看,蓦地大怒:“是你这个畜生。”

李峰扬掌欲打,忽觉手臂一紧,已被抓住。

“李师兄不可!”乔依喝道。

“乔师弟这是何意,难不成不是将这畜生交予我门中?”李峰怒气稍敛,看向乔依。

乔依略有些尴尬,道:“师兄,若是想将他将于天剑门,我也不会挑战天梯了。”

李峰和岳阳两色转冷,言辞间已是有些怒意,当下冷冷地道:“那乔师弟是何用意?”

乔依连忙拱手施礼道:“两位师兄容禀。”

指了指地上的李岳霖接着道:“他是乔依同母异父的弟弟。自幼蒙父母长辈宠爱,不知善恶,犯下此番大错。只是来时娘亲跪地相求,乔依百般无奈,不得不从。”

顿了顿,看了看面前的两人脸色转缓,接着道:“乔依深知他罪孽深重,然而不能见死不救。请求贵派网开一面,饶他不死。”

李峰怒气已消,与那岳阳对视一眼,方道:“师弟所为人之常情,然而师门令喻我等却不得不从。师弟,你看?”

乔依连忙道:“不敢为难师兄,乔依愿拼死挑战天梯,只求贵派给我一个机会,稍后再行处置。”

李峰思忖片刻才道:“此事我等做不了主。你且稍后,我等回禀师长再行处理。”

乔依闻言点了点头,道:“愿听师兄处置,师兄请便。”

李峰朝岳阳使了个颜色,见一旁的岳阳微微点头,便御剑而去。

乔依看在眼中,心中明白,然并不点破。换做是他,也会如此作为。所谓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凡事都要留一手。

岳阳挥手散去了围观的众人,将乔依领至一旁寻个石头坐下。

“敢问师兄,这天梯如何得过?”乔依心中一转,问道。

岳阳看了乔依一眼,心中略有不屑。

倒不是他看不起乔依,只是这天梯自古挑战成功者也是寥寥无几。天梯之上隐藏有天剑门数不清的剑法剑术。天剑祖师建天梯之时,便在其上通过阵法法宝将种种剑法剑术融入此中,后经祖师逐渐添加完善,如今这天梯中已经聚集了无数剑法奥义。入此天梯,每一层几乎都会经历剑法磨练,剑意相迫,寸步难行。天剑门门中弟子哪怕是进入人剑之境,也经常入此梯中凝练剑法。这通天之梯其实可以唤作通天剑梯。

当然天梯之上并无灵力施展,否则凡人如何能过。许多凡世之人,悟性颇高然而并无修真资质者,入此天梯上行数十层而下,也可剑意通达,成为俗世剑术宗师,名震一方。只是这通天之梯之上只有剑术剑诀,并无剑道功法,因此旁人也不可能通过这天梯得窥天剑门绝学。

要过此天梯,若无惊天的剑道悟性外,便只有硬扛这通天剑意威压。然而这天梯以整座天山为依托,又有天剑门剑法剑术孕养。身形一入天梯,心神灵魂便被剑气挤压攒射,只要一时心神失守,剑意趁虚而入,轻则灵魂受创,重则疯掉甚至直接灵魂枯竭而死。

岳阳一番口述自有一股自傲之意,然而听在乔依耳中却是一片凉意。这通天之梯同玄青门大选时的镇天塔功能颇为相似,只是多了剑意绝学。

乔依暗暗咬了咬牙,没办法了,只有迎难而上。

男儿之躯,岂能临阵退缩。

热门小说推荐

思君夜听松风寒

思君夜听松风寒

三年前,她是富家千金,他是文艺青年。 三年后,她是落魄孤女,他是国际集团的大总裁。 三年前,她在

莫晓溪 夜凌修
许我一世盛夏夏莜雨 许邵均 多情医少会武功王烨 苏染 恋上俏皮女上司安夏 苏雅 神级小香农杨柏 赵艳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