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影迷途

第二十五章 主殿

仙影迷途 仙影迷途

后山药田旁,刚刚沐浴完毕的小青,抖了抖身上的水珠,寻了堆柔软的干草,开始了它每日的功课睡觉。绿油油地肚皮煞是显眼,一只迷糊的蝴蝶,扇着翅膀,翩翩而至。

无精打采的小青,费力地睁开一只眼睛,瞄了瞄肚皮上这只落下来又飞起来,玩得不亦乐乎的蝴蝶。拜托,这是肚皮,又不是你家绿草园。懒得搭理它,小青身体翻动,卷作一团,将自己那与众不同的肚皮藏在身下,好不容易撑起的眼皮再次耷拉下来。

“咻”,一声尖锐的破空声呼啸而来,酣睡的小青身形不动,耷拉的耳朵蓦地竖起。半空中一道青色光芒,转瞬即至。

“吼”,小青一个饿虎扑食,对着飞至身边的乔依,一口咬下。半空中,乔依心念一动,脚下青鳞剑身偏转,一个潇洒地回旋,躲过小青,飞到高处。

“死小青,警惕性不错,速度还可以吗!”半空中,乔依脚踩青鳞,嘿嘿笑道

小青一脸的无视,对乔依的夸奖甚是不屑。

这种无聊的游戏不是第一次了,闲来的乔依开始练习御剑飞行,对于这个挑逗小青的游戏乐此不疲。

刚刚开始的小青,对于乔依这种扰人清梦的行为相当愤慨,时间久了,也就默默只能忍受了。

玄青门弟子,修为进入先天得修鸿钧混沌真法,这真法只需修炼至玉清境第一层,便是有了万法根本,能够修习些奇术妙法,熔炼自己的法宝,能够御剑飞行。与后天境的短兵相接不同,得修鸿钧混沌真法,便能以巧妙法术催动法宝御天地之力与人争斗,如此才算真正的斗法。

时光一晃又是一年过去了,在过去的两年多里,药无极并没有传授乔依鸿钧混沌真法功法外的诸多法术。在他看来,乔依并没有在后天境界一步一个脚印的修炼,哪怕身体经过那场天地灵气倒灌根基浑厚,终究还是少了一份沉稳。失去的要补回来,这两年,乔依除了修习基础功法和丹道,更多的都是在学习一些基础的后天技击和灵气操控技巧。

玉清境第三层,一个十二岁的少年取得的成就足以令玄青门上上下下的无数天才汗颜。这个修为也终于让药无极不再约束乔依修炼法术。御剑飞行的方法,乔依早就会了,只是一直没有练习。如今万事俱备,乔依兴奋不已地飞上空中,很快他就迷上了这随心所欲飞行的感觉。只是如今三年未到,乔依能够施展的空间着实有限。

“嘭”,土凡药鼎顶盖飞起,乔依手中法诀一引,三颗雪白的丹药自鼎中飞出。乔依摇了摇头,取过玉瓶,将丹药装了进去。心念一动,鼎下三昧真火缓缓熄灭。

“行了,小子,已经不错了。第一次炼制这种复灵丹,三成的成丹率已经不低了”,药无极点评道。

药无极看着正在清理药鼎的乔依,低声道:“小子,你入师门多长时间了,还记得吧?”

乔依闻言愣了愣,挠了挠头,道:“两年多了,具体的……”

不待乔依说完,药无极忽道:“三年,过了今晚,就是三年了。”

三年,是啊,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十三岁了。

“三年,是我和你师父当年的约定。如今你已经可以下山去世间走一走,寻求自己的机缘了。”药无极沉声道。

乔依怔了怔,才想起师父常远桥和师叔的约定。

要离开了么,乔依有些不舍,看着药无极,忽道:“师叔,乔依不想去历练,不要什么机缘,乔依想留在你老人家身边。”

药无极摸了摸乔依的头,笑道:“好了,小子。又不是一去不回了,此乃师门规定,岂是说不去就不去的。那青鳞刀威力虽然还可以,可是并不是最适合你的法宝。你此行多多留意,寻些天材地宝,以自己三昧真火熔炼,再请你范师叔篆刻法禁,那才是最适合你的本命法宝。”

乔依心中疑惑,却听药无极又道:“这法宝之事并不打紧,你以后可以问你范师叔。你且听着,我有些事还要交待于你……”

良久,药无极方才住口不言,乔依摸了摸手上的储物戒指,里面的价值可是不小啊。

药无极静立片刻,转过身去,袖袍拂过,道:“你且去吧,师叔要歇息了。明日不必再来拜见了。”

乔依双目泛红,双膝跪下,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方才离开。

清晨,天蒙蒙亮,乔依一身蓝色衣衫站在屋前。静静打量着面前这一片熟悉景色。

太阳开始爬上山头,霞光下这熟悉的药田水潭带着一种梦幻般的朦胧。

乔依缓缓走至药无极洞府外,洞外禁制已起。

“师叔,您还真是言而有信啊。”乔依苦笑着摇了摇头。

整理衣冠,乔依再次恭恭敬敬地迎着洞府,三拜九叩。

片刻,乔依起身,深深的看了一眼洞府,蓦地转身。

一声长啸,若虎啸龙吟,声震山林。伴着初生的太阳,乔依脚踩青鳞,向着前山飞去。

普贤堂,一缕檀香静静的燃着,常远桥端坐主位,解答了一个弟子的疑问之后,缓缓闭上眼睛。殿中二十余为弟子,相互议论,气氛很是热烈。

忽然,常远桥紧闭的双眼猛然间睁开了,目光直视殿外的远方。

殿外,一个十二三岁的蓝袍少年缓缓落下,随手收起青绿色的短刀,插在背后。少年稍整仪容,向着殿中行去。

议论声渐渐减弱,殿中众人看着眼前这个面目清秀略有些熟悉的少年一步步走近,一时想不起来是何人。

“是他,是乔依。”一名弟子道

“我想起来了,这位正是三年前拜入师门,前往后山伺弄药草的乔师弟。”另一名弟子也是点头道。

“三年已至,想来是完成功课任务,回前山修行的,也不知修行如何?”

“在后山无人教导,想必拉下很多吧。”众人纷纷点头。

其中一人反驳道:“哪有,你知道什么啊?前段时间,我见到了在范师叔那里做功课的马天奇师弟。听他说,乔师弟碰到奇遇,修行早已是通窍期,不弱于我等啊!”

“真的假的?”那人长大了嘴巴,明显并不相信。

乔依行至人前,对着当中而坐的常远桥,叩拜道:“弟子乔依,拜见师父。”

常远桥摆了摆手,道:“你来了,起来吧。”

乔依闻言起身,拱手施礼道:“乔依见过各位师兄。”

众人回礼后,常远桥抬了抬手,示意众人静下来。沉默片刻,常远桥忽地道:“你修为突破先天了?”

“哗”,人群一下爆发了,若炒熟了的豆子,议论纷纷。开阳峰门下弟子,除了后山范星辰处的四人和出行在外的秦冲张逸瞳尽数在此。其中先天者不过四人,乔依突破先天这一重锤敲在心头,直接在这群人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常远桥重重咳嗽了一声,人群静了下来。

乔依回道:“回禀师父,蒙师父和药师叔教导,弟子偶有奇遇,侥幸突破,修为境界也是刚刚才稳定下来。”

玄青门下不论长老弟子,修为只有高出一个大境界方才能够看出他人的修为。除此之外只能探入对方体内,或者凭靠对方施法方才能够推测出来。乔依此时已是玉清境第三层,在场的除了常远桥自是无人能看出。

常远桥这番话却是为乔依正名来了,从此乔依就可以在人前显出玉清境的修为了。

“机遇是一方面,然而你的修为与你平日里勤勉刻苦也是分不开的。”常远桥肯定道。

乔依暗暗汗颜,他平日里修炼委实称不上多刻苦,说起来倒是在炼丹这一项上很是卖力。一方面是他自己很是喜欢,另一方面他也期望自己不辜负师叔对自己的期许。

戏要做足,常远桥觉得既然乔依已经走到人前,不妨再暴露一些。

“一年多前,药师兄曾对我说,你于炼丹之道上破有些天分,说要传授你些丹药之术,如今你可有些什么突破没有?”

乔依看了常远桥一眼,已是明白他的意思。不再迟疑,当即答道:“回禀师父,弟子确实很喜欢丹药之术。蒙师叔抬爱,得习丹道,已是于前些时日激发三昧真火,能够炼制一些灵液药膏。”

常远桥捋了捋胡须,点头道:“,好,很好!”

看着常远桥恍若未知的样子,乔依暗忖,没想到师父为人严肃,演起戏来却也有模有样。

众人长大了嘴巴,久久合之不上。乔依看着众位师兄失态,暗感好笑。

顿了顿,乔依取过肩头包裹,遮住众人视线,自戒指中取出三支三寸左右的玉瓶。这次却是连常远桥也摸不着头脑,不知乔依要做什么。

“启禀师父,前些时日,药师叔偶得一上古药方,潜心研究,终于凝练出一种新型的筑基灵液,唤作速灵液。此灵液滴三滴入水中,后天弟子修炼时浸入其中修炼,天地灵气吸附速度足可提升一倍有余。”

“啪”,不待众人有所反应,常远桥手中握着的茶杯突然粉粹,他陡然间站起,急问道:“当真?”

乔依吃了一惊,不敢慢待,应了一声。

常远桥落回座中,口中连声道:“很好,很好。”

诸弟子都已惊呆了,只觉这位良久未见的师弟带来太多的惊喜。他们在玄青门中几十年内知晓的奇事还没有今天一天多。

热门小说推荐

思君夜听松风寒

思君夜听松风寒

三年前,她是富家千金,他是文艺青年。 三年后,她是落魄孤女,他是国际集团的大总裁。 三年前,她在

莫晓溪 夜凌修
许我一世盛夏夏莜雨 许邵均 多情医少会武功王烨 苏染 恋上俏皮女上司安夏 苏雅 神级小香农杨柏 赵艳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