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影迷途

第二十三章 小青

仙影迷途 仙影迷途

后山水潭,沉寂的潭水下方,小青趴在那里一动不动。蓦地,它紧闭的地双眼睁开,浑身青光大盛,原本稠密的毛发被一块块指甲大小的鳞片覆盖,四条腿变的健壮有力,锋利的爪子也是被四块碗大的马蹄取代,细长的尾巴变得粗壮不已,尾上长出长长的蓬松毛发,状若牛尾。虎背熊腰鹿身,唯有头上朦朦胧胧,不甚清楚。

“吼”,一声怒吼,透过水潭,直上云霄。乔依只觉一声震耳吼声传来,水潭上方的天空风云突变。刚刚还是晴空万里,此时却是风起云动,一堆堆黑云滚滚翻动,其中红色的丝丝闪电频现,发出阵阵轰鸣,仿若在积蓄力量。

乔依大吃一惊,一跃而起,正欲跑到水潭附近探个究竟,只觉肩上一沉,回首看去,却是药无极站在身后。药无极看着他,示意他不要妄动,二人站在一处远远的看着。

原本平静的水潭中,水流开始转动,仿若被一只巨棒搅动,一个丈许的漩涡开始形成。漩涡越转越快,越来越深,渐渐露出身形大变的小青。

小青傲然挺立漩涡中,一股水流凝聚成一朵巨大的浪花支撑着它逐渐升起,越来越高。原本往山下流动的潭水陡然间收缩,开始倒流而回。

两道光芒闪过,乔依身旁再次多了两个身影,乔依转头看去,却是师父常远桥和一个矮胖老者。他身形一动,就欲上前施礼,却见常远桥左手抬起,示意他退后,先看再说。

水潭上方的天空,滚滚翻动的雷云终于酝酿完毕,开始有了变化,一道红色的闪电,蓦地脱离了云层,向水浪上的小青当头劈去。

乔依看得心中颇急,却见浪花中的小青昂首一声大吼,血脉中那隐隐的戾气,竟然使它面对这煌煌天威,依然桀骜如初,不曾有半点怯意。水浪翻腾,忽地分出一支水流,迎着红色闪电激撞而去。

“轰”,水花溅射,水流被打散,那闪电也是消失无踪。

天空中雷云搅动,仿若更怒,又是一道粗大的闪电劈下,小青如法炮制,一一接下。

水潭旁的四人看着身形大变头颅藏在迷雾中的小青,感受到它的滔天妖力,心中震慑不已。

接连劈下四道劫雷后,那雷云似乎后继无力,终是有了一丝退意,开始慢慢收缩。小青也是大口的喘着气,初始的劫雷它尚能应付自如,最后的一道却是击穿了它御使的水浪,劈在身上,带来了一些伤害。

良久,风吹云散,又是晴空一片。傲立半空的小青渐渐降下水浪,片刻后水潭中也恢复了宁静。

乔依目瞪口呆,看着水潭中间如履平地,脚踩水波一步步向他走来小青。

劫雷过后,小青那藏在迷雾中头颅再次露了出来,意外的是除了大了点,那只狗头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非要说有什么变化,就是两只耳朵中间的头骨处,似乎鼓起了两个包。

常远桥看着小青一步一步走进乔依,手中一紧,法决已是捏起。忽觉衣袖被人拉住了,抬头看去,却见药无极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轻易动手。

一旁的小青,似有所觉,斜眼的看了看常远桥,打了个响鼻,似乎并不打算理他。

乔依盯着面前铜玲似的大眼,心中惊惧,小青不会被劈傻了,一口把他吞了吧。那他死的也太冤枉了!

面无表情的小青,忽地张开它那张巨大的狗嘴。空气一凝,这次连药无极也紧张起来,掌中法力流转,似要出手。

小青却不管他,突兀的伸出了长长的舌头,劈头盖脸地给乔依洗了把脸,才把头扭向一旁,眼中流露出丝丝笑意。

“啊,死小青,又来这一招”,回过神来的乔依,呸呸吐了几口后,抬起胳膊拭去脸上的口水。

小青的大嘴再次张开颤动不已,发出“呼呼”声音,显是又捉弄了一回乔依,心情大好。

乔依拭完口水,随手搂过小青硕大的头颅,摸了摸,道:“死小青,活该被雷劈,你看头都被劈了两个大包吧,丑死了。”

身长丈余的小青闻言一个趔趄,差点趴在地上。拜托老大,那是什么眼神,这哪里是什么包。真是的,你说你没知识不能没见识,没见识也不能没点常识,就算没常识咱总不能连这点智商也没有吧,真是无语啊。小青看着一碧万顷的天空,泫然欲泣。

药无极三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良久,药无极才道:“你们看怎么办?”

乔依惊醒过来,看着身旁的三位师门长辈。

常远桥默然片刻,道:“此事我看还是先瞒下再说吧。”

一旁的范星辰难得的没有多话,片刻方才道:“这小青明显是上古异种,只是如今它似乎还未进化完全,难以辨认。不过难得的是甚有灵性,且和我开阳峰下弟子关系不错,只是……”

顿了顿,范星辰接着道:“只是,它如今模样、体形甚是骇人,只怕瞒不了太久。若是传了出去,掌门天枢峰和其他峰头说不定会有微词。到时候,弄不好会强行将它捕了过去也说不定。”

药无极闻言点了点头,想了想,叫过乔依,低身吩咐了几句。

乔依皱了皱眉,走到小青旁边,拍了拍它的身子,低声道:“小青,你这个样子太过骇人了,能否变回去?”

小青闻言扭了扭脖子,点了点头。在众人的目光中,小青体形逐渐缩小,皮肤上的鳞片等异状逐渐收起,转眼间又变回了原先模样。

众人看得暗暗惊奇,最大的问题解决了,几人心中大定。

乔依此时方才上前拜见师父,师叔。范星辰他是第一次见,因此依足了礼数,跪地叩拜。

药无极眼睛一转,道:“范师弟,这孩子你是第一次见,没点见面礼啥的你好意思受人跪拜吗?”

乔依此时甚是老实,就要推脱,却被药无极瞪了一眼,便不再多言。

范星辰见此情景,那还不知这位师兄在敲自己的竹杠,随口就道:“这有什么,等他日后晋级先天,寻了灵材只管来找我就是……”

药无极嘿嘿一笑,并不打算放过他,激道:“行了吧,范师弟,这等空头支票还是少开,来点实惠的,直接送个趁手的得了。”

范星辰瞥了他一眼,道:“行啊,前山我炼器殿中的百炼宝剑什么的,你挑趁手的,尽可拿走。”

药无极看了看一旁冷眼不言的常远桥,道:“范师弟,这孩子可是我和常师弟共同的弟子,刚刚你的话我和常师弟可是都听清楚了,给把趁手的。”

范星辰不屑的道:“不就是把凡兵吗,我还会食言?你至于这般死皮赖脸的吗,也不怕小孩子笑话。”

药无极抚须微笑,并不搭话。常远桥嘴角扯动,泛起一丝微笑,便又收了回去。范星辰心下颇为奇怪,仔细看向一旁的乔依。

片刻后,脸色大变,一把抓过乔依,灵力探入,已是将乔依修为探查清楚。喃喃地道:“怎么可能,这孩子才修炼多长时间,怎么可能修炼到玉清第二层?而且根基浑厚远胜常人,又绝不是秘法催持,这怎么可能?”他来此之后,一直都在注意小青,即使看到乔依,下意识地也只认为是一个普通弟子,一略而过,不曾仔细探查。

药无极得意之下,将前事仔细道来。

半晌,范星辰一拍大腿,怒道:“好你个药无极,设好了圈套等我往里跳啊?”他此时方才明白过来,依乔依如今修为,一把趁手的武器,最低也要是件法宝才行。

药无极微笑而立,并不答他。眼角示意乔依,乔依得他暗示,讪讪地伸出了手掌,道:“谢师叔厚赐。”

范星辰一张胖脸气地通红,怒道:“老的没脸没皮,小的也是好不哪去。”顿了顿,摸了摸身侧,还是空无一物。最后,咬了咬牙,自右手中指上取下一只暗金色的戒指。

药无极见此,脸色一变,连忙伸手拦道:“师弟不可,此等重宝岂可送给他一个小孩子。”

乔依看着范星辰手中那不起眼的戒指,不知师叔为何如此。

范星辰斜眼瞥了瞥药无极,道:“我范星辰不像某些人,自是说到做到,送出去的哪有收回来的道理,况且……”顿了顿接着道:“这孩子这身天赋修为,以后定不会委屈了这枚至宝。”

乔依听着心中感动,连忙拒绝道:“弟子多谢师叔。师叔还请收回去,弟子修为低微,用不着此等宝物。”

范星辰看了看乔依,道:“小子,先别忙着推辞。你可知道这枚戒指有何功用?”

乔依摇了摇头,他毕竟阅历不广,如何认得。

范星辰道:“这是一枚上古传下来的储物戒指。这储物戒指现今存世的不超过十五枚。这等宝物炼制材料本就难寻,炼制方法也早已失传。师叔我平日里就是用它来存些灵材之类的。”

乔依闻言更是大惊,就欲推辞,却听药无极道:“既是你师叔所送,你且收下吧。”药无极看了看这位矮胖的师弟,想了想从手中也是拿过一枚淡黄的戒指,递给范星辰道:“师弟,我这枚自是不及师弟的。师弟炼制法宝,身边不可缺了储物戒指,我这枚戒指空间略小,却也勉强够用。”

范星辰连忙推辞,却听药无极又道:“师弟莫要推辞了。我已是没几年好活了,这点家当以后自是要传给这个孩子。如今你把这枚暗金戒指给了他,我这一枚就留作师弟用吧。”

这番话另几人心情沉重,乔依更是心下难过。片刻,药无极当先打破沉默,道:“小子,你且将戒指中器物与你师叔换过来。你留那一堆灵材也是没有。”

乔依依言与范星辰换过,便侍立一旁。三人又是交流一阵后,常远桥便与范星辰御仙剑回去了。

热门小说推荐

思君夜听松风寒

思君夜听松风寒

三年前,她是富家千金,他是文艺青年。 三年后,她是落魄孤女,他是国际集团的大总裁。 三年前,她在

莫晓溪 夜凌修
许我一世盛夏夏莜雨 许邵均 多情医少会武功王烨 苏染 恋上俏皮女上司安夏 苏雅 神级小香农杨柏 赵艳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