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影迷途

第二十二章 醒来

仙影迷途 仙影迷途

开阳峰前山,一片光秃秃地面上,堆放着一垛一垛柴木,远远望去,如同农家宅院。

“嘭,嘭……”

一声声敲打的声响不断传来,那声音并不吵杂,仔细听来,仿佛带着某种奇特的韵律。

“小马子,不就伤了条腿吗,怎么搞得像没吃饭一样,赶紧给我加柴。”一声暴喝突兀的出现,将这一切打散。

常远桥从空中落下,一股炽热的气息扑面而来,烘烤着眼前的一切。空地旁,是一处高大的石殿,高达六七丈,里面空间更是惊人。此时的大殿,门户大开,两旁不时有弟子出出进进。

走到近处,进入视线的是一尊巨大的熔炉,熔炉旁连接着一个不知什么材质的梯子。熔炉上方红光透射而出,四周的空气隐隐有些扭曲。熔炉旁还有一池清水,透彻明亮,几根仿若剑型的东西浸入其中,发出“嘶、嘶”的异响。稍远处,是几座灶台。这灶台宛若凡间打铁的平台一般,不同处只是灶台周围有许多空洞,其中的一些填满了奇特的矿石。这些矿石摆放奇特,相互勾连结合成一座座法阵。

殿中,一个个子矮小的胖子,背负双手,来回踱步,口中喋喋不休,喝骂不停。

“范师弟,忙着呢?”常远桥皱了皱眉,颇有些别扭的道。

那矮胖之人忽得转过身来,但见他头发稀缺卷曲,两眼宛似鼠目,塌鼻梁蒜头鼻,两片薄薄的嘴唇,下巴上一撇寸许来长的胡须一翘一翘的,一身道袍灰不溜秋。

“你说呢?”范星辰白眼一翻,反问道。

不去理他,常远桥看了看熔炉旁,裹着纱布的马天奇。

范星辰却是不依不饶,道:“我说常师兄,你这次收的什么徒弟?”不待常远桥回答,接着又道:“以前的徒弟虽是蠢笨了些,还算听话。这几个倒好,天赋不怎么样,居然还敢翘我的班?害我柴禾差点断了顿!”

常远桥揉了揉眉心,道:“你门前的柴木堆积如山,都够烧到明年的了,差他们那几捆柴啊?”

范星辰闻言大怒,道:“什么够烧到明年的了,我那是有计划的行不行……”

常远桥恨不得扇自己俩嘴巴,没事跟他辩个什么,真想找个棉球塞住耳朵。

“好了范师弟,是我教徒不严。”

范星辰闻言恨恨地看了他一眼,却听常远桥又道:“师弟,他们私自外出,我打算让他们面壁五年,你看……”

范星辰刚刚熄灭的火气再次复燃:“面壁五年,亏你想得出来,你给我砍铁星树,挑山泉水啊?”

马天奇难得看到师父吃瘪,心下暗乐,浑然忘了加柴,炉中火苗延伸,已是靠近了他手边。

“嘭”,一声脆响,马天奇捂着头,险些一脸贴到柴上的火苗毁了容。

“小马子,你干什么呢,想自焚直接跳到炉中去。”范星辰大喝道。

常远桥看着一旁的马天奇,聪明的不再搭话,拱了拱手道:“既然师弟另有需用,那就让他们几个还是在你这里听候差遣吧。”

马天奇闻言大失所望,他宁愿去面壁五年也绝不想在范星辰旁边待上一刻。不由得,他羡慕起后山的乔依,相比之下,这个所谓近水楼台的好处简直就是莫大的折磨。

常远桥仙剑祭起,转眼间已是没了身影。这里距普贤殿不算太远,他这般赶路,显是怕了这位师弟嘴上的的功力。相比之下,还是药师兄要好相处一些,常远桥暗暗想到。他本意是让这些弟子恢复伤势,然后依足门规罚以面壁。不想这些弟子刚刚回来就被范星辰抓了壮丁,明知道这趟没什么结果,还是去了,何苦来哉!

后山,乔依躺在榻上,神态安然平和,刚刚经历那场生死搏杀就那么云淡风轻了。他陷入了沉睡,像躺在娘亲的怀抱中,听着她温婉亲切的哼唱。

不知过了多久,紧闭的双眼缓缓地睁开,乔依悠悠然地醒了过来。这漫长的一觉,睡的是如此的舒心无梦。他没有忆起爹爹惨死的血仇,也没有沉溺于娘亲改嫁的别恨,甚至没有牵挂刚刚破开心扉的那道美丽倩影。

“这是哪里?”,昏暗中有些看不清楚,声音出来后才发现有些嘶哑无力,喉咙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臭小子,总算醒了”,朦胧中有个高大的身影站立窗前。

“师,师叔,你怎么在这里?”听着熟悉地声音,接过他递过来的水,喝了几口润了润嗓子。

“臭小子,你这一番险死还生不会把脑袋打坏了吧?”药无极伸出手掌,摸向乔依额头。

乔依半躺起身,靠在床头,挥手推开药无极的大手,不满地道:“坏也是被您老人家弹坏的。”

药无极呵呵一笑,道:“还知道贫嘴,看样子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吧?”

乔依摸了摸胸口,只觉还隐隐有些疼痛,随口道:“我睡了多久,是您把我救回来的?”

药无极摸了摸胡须,道:“你这次重伤,虽是用了师叔我老人家的灵丹,还是足足昏迷了五天。至于救你们回来的,是你师父和你两位师兄。”

“喔”,乔依挠了挠头,忽的想起,连忙问道:“对了师叔,我四位师兄师姐怎么样了?”

“你那三位师兄吗,受了些伤,已是回前山治疗去了,至于你那位师姐……”讲到这里,药无极忽的停住,住口不谈。

乔依大惊之下,霍地坐起身来,却扯动自身伤势,一时只疼得额前冷汗涔涔而下。药无极连忙扶过乔依坐下,骂道:“臭小子,你紧张什么,话也不听我说完。你那位师姐毛发未损,不过受了点惊吓罢了。”

乔依闻言大松一口气,忍不住翻了翻眼睛,道:“师叔,您老人家说话能不能不要大喘气,一口气说完呢?”

“啪”,一声脆响,乔依捂住额头,道:“师叔,您悠着点,真打傻了,你这一屋子破烂谁给你继承下去。”

药无极双眼一瞪,怒道:“哼哼,我要是放出风去,来抢你口中这一屋子破烂的人,能从开阳峰排到天枢峰。”

乔依吐了吐舌头,嘿嘿一笑。

“不对啊,你小子,这么关心你那个小师姐,怎么,有情况啊?”药无极翘着胡子得意地问道。

乔依低下了头,苍白憔悴的小脸竟有了一抹红色。

“啧啧,臭小子够早熟的啊,怎么样,勾搭上了没,要不要师叔我帮帮忙?”药无极眼睛一转,调笑道。

乔依羞涩难堪,强撑道:“哪有,师叔你不要乱讲,我只是,只是……”

看着乔依那没出息的样子,药无极打断道:“没出息的小子,还不承认。我来问你,你这一身伤怎么来的?”

乔依眼珠一转,道:“当然是与巴蛇争斗,被它撞伤的!”

“还嘴硬!好,那你给我说说,那条巴蛇虽是较为少见的异种,却也没什么妖力,不过皮厚力大罢了。凭着你的修为,碰上这条巴蛇,就算打不过,跑掉还是可以的。”药无极看着乔依想要辩解,截道:“就算你是为了照顾那几个同门,那为什么你那几位师兄都受了伤,唯有你那个小师姐毫发无损?”

乔依闻言呐呐半天说不出话来,看着这个为老不尊的师叔,狠了狠,一咬牙道:“好了,师叔。我承认,我是有点喜欢师姐,那又怎么了?”

药无极怔怔的看了乔依半天,看的乔依心里直发毛后,叹了口气,忽道:“我原以为你性子怯弱,遇事多有退缩,怕你日后行走江湖会吃大亏。如今看来却是错了,你小子不是怯弱,只是凡事不喜欢主动罢了,什么事情总需要别人逼一逼。逼出来的效果,呵呵,往往出乎意料的好。”

乔依有些莫名地看了看突发感想的师叔,道:“师叔,你在说什么?”药无极的思路天马行空,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说的乔依摸不着头脑。

药无极也不答他,随口道:“几天不吃东西,肚子饿不饿?”

乔依经他提醒,摸了摸瘪瘪的肚子,不好意思地道:“还真饿了,呵呵。”

“傻笑什么,这里有些粥,你伤势未好,吃些素食最好”,看了看乔依又道:“能起来就自己过去吃了吧。”

乔依慢慢起身,走到桌旁。那里放置着一个小火炉,炉上用个有些破损的铁锅,煨着一锅热气腾腾的小米粥。

乔依眼眶发酸,眼泪在眼圈中打着转,看着师叔的背影,有些哽咽地叫道:“师叔!”

刚走出房间的药无极并不转身,道:“怎么了,臭小子?”

乔依吸了吸鼻子,顿了顿,才道:“师叔,我来时的包裹还在吧,那里有些我从林中带回来的珍稀药材,您老人家整理一下。”

药无极点了点头,缓步走了出去。

两日后,乔依走出洞府,他身子已然大好,除了还不能运转灵力外,与常人无异。

一堆干草旁,乔依一如既往的躺在那里,嘴里叼着根干草,眯着眼睛晒太阳。记得是哪本古书上说过,多晒晒太阳,有益身心健康。

热门小说推荐

逆强证道

逆强证道

好男儿一腔热血!真英雄快意杀戮! 天挡我,我诛天;地挡我,我灭地。 逆天玄功,混元一气。 顺我

海玉 妙语
功修至神陆青歌 叶紫霞 无上战帝洛辰 紫衣 残王毒妃楚倾瑶 轩辕炙 藏龙隐卫陈永华 苏可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