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影迷途

第二十一章 回山

仙影迷途 仙影迷途

一旁疯狂的小青狂扑而至,前两次,乔依动作太快,它救之不及。

“啊呜”,小青凌空跃起,迎着那横扫而至的尾巴,大嘴张开,一口咬住。

“滋,呲”,随着一声牙齿切入肉中的响声,小青死死地咬住巴蛇尾巴,一道半空中碧绿色的血液飙射而出。

巴蛇疼痛之下,尾部疯狂的甩动,小青死死咬住,并不松口。

巴蛇再也不及伤害场中五人,全力对付甩之不掉的小青。蛇躯盘绕,将小青紧紧地束缚起来。

小青周身骨骼大响,鲜血自嘴边汩汩溢出,嘴中再无力气,终于松开了嘴。好一会,巴蛇松开盘绕的身躯,小青凌空掉落,宛如一块糜烂的腐肉,“噗”地一声砸落在地。

此时再也没什么东西打扰,巴蛇目光又一次聚集在地上的五人。狂风大作,攻势又起。它要将这几只蝼蚁吞入腹中。

“孽畜,休得猖狂”,一声怒喝传来,半空中一道紫光蓦地亮起,转眼间壮大成一道宏大的光柱,将这片天地映得霞光瑞瑞,轰鸣声中对着巴蛇怒劈而下。

“轰,啪”,巴蛇粗长的身躯被击中,发出巨大声响,“啪”,又是一声响动,半截被击飞的蛇尾冒着青烟,掉落在地。

巴蛇痛叫一声,不敢再多做停留。身躯摆动,掉头而去。

半空中,两声又是两声大喝传来:“哪里跑?”

一黄一白两道光芒划过,凌空击向巴蛇。那巴蛇身体再受创伤拼死逃跑,遁速更快,转眼间已是没了踪影。

“冲儿,逸瞳,不要再追了”,一声威严的声音传来。半空中,秦冲和张逸瞳身形顿住,落下地来。

“拜见师父,师兄!”常远桥面前,四人相互搀扶着拜倒在地,不敢起身,一旁的乔依仍然昏迷不醒。

常远桥怒哼一声,并不多言。秦冲走到乔依面前,准备探查他的伤势。

“冲儿,他受伤颇重,你先不忙动他,等一下我来处理。”常远桥突然道。

秦冲有些奇怪,并不敢多言,退到常远桥身后,侍立一旁。

“你们四个好大的胆子,到后山探望乔依,居然探望到这里来了。”

“弟子,弟子只是想,想……”冯楚硬着头皮答道。

“想什么,想历练一下,就你们这点微末道行也敢跑到这深山里,真是不知死活”,常远桥不待冯楚说完,训斥道。

四人不敢说话,将头埋到地上。

“师父,你看我们要不先回去?他们几个年龄尚幼,心思活泼了些。相信这次经历也会让他们长点教训。他们几番恶斗,身上多有创伤,此地却是不宜久留。”秦冲犹豫了一下,斟酌着还是说了出来。

常远桥叹了一口气,挥了挥手,道:“罢了,你们几个先起来吧。这次历练虽说差点没命,多少还是有些好处。回去以后,潜心修炼,不得再私自外出。”

四人纷纷应诺,秦冲和张逸瞳闻言上前将他们一一扶起。

常远桥冷眼看了看四人伤势,眉头皱了皱,对秦冲和张逸瞳道:“你们两个先带师弟师妹回去吧,乔依我会将他带回后山,找你们药师叔医治。”

两人躬身施礼,手中法决一捏,法宝已然祭出。片刻后,六人身影消失在天际。

常远桥低身将乔依抱在怀中,法力探入乔依体内,探查他的伤势。

乔依得先天灵气倒灌,修得体质最佳的先天之体,又称为无垢之身。这先天之体远胜普通筑基而来的先天灵体。先天灵体,是为洗经伐髓,只是剔除全身经脉,骨质中杂质。一是有利于体内灵力的运转,还有就是提高根骨悟性。而先天之体,全身经脉,骨头,血肉甚至皮肤毛发都是经过天地灵气洗刷,因此坚韧难破,远胜他人。得此之助,他体内灵力也是浑厚之极。饶是如此,他先后两次被巴蛇重重的击中胸口,胸前塌陷,五脏移位,内外伤都是颇为严重。

“这是?看来药师兄颇为看重这小子,赐下的灵丹妙药不少啊”,常远桥喃喃地道。探查中他发现,乔依体内似有一股清凉药力,滋养着伤处,加速身体的修复。

“咦”,常远桥颇为惊讶,检查完伤势,他下意识地将法力探入乔依丹田,顺便探查了一下乔依的修为。这一探之下颇为惊讶,自言自语道:“这小子进境不慢啊,玉清境第二层已是修到了中期巅峰,这回险死逃生,说不定可以突破第二层后期,进军玉清境第三层指日可待。这速度就算是先天之体也着实太快了点吧!”

药无极摇了摇头,简直不敢相信。他门下三十余名弟子,除了乔依,突破至玉清境者不过六人而已,这还得算上刚刚突破不过数月的一名弟子。这六人中,除了秦冲,张逸瞳分别是玉清境第五层和第四层外,剩余四人都在一二层徘徊。

后山,一道紫色光华瞬间划过,落在药无极洞府外。

“药师兄,我回来了,请出来一见!”

片刻,药无极一身灰色长袍自洞中走出,看了看常远桥,蓦地脸色大变。

“是乔依,伤的如何?”药无极恼怒至极,上前接过乔依,法力探入乔依体内,仔细检查。

“伤势颇重,好在并无大碍,吃了你炼的灵丹休养些时日也就好了。”随即指着一旁的小青,沉声道,“倒是这条狗似乎伤势颇重,眼见是不能活了!”

片刻,药无极探查完毕,发现果如常远桥所说,乔依伤势已然稳定下来。目光移到一旁的小青,后山清净,只有他和乔依二人,剩下的就只有这只狗了。小青平日里颇为淘气,然而灵性十足,药无极也很是喜欢它,偶尔也拿些灵液丹药给它吃。小青能在一年多内长的如此神骏,药无极也是功不可没。

小青被巴蛇缠绕禁锢,全身骨骼大半碎裂,内腑也是受创颇重,换做一般的狗早已死去。小青拖着破损的身躯,一直没有咽气。

药无极将乔依抱入洞中安置。片刻后,自洞中拿出一个玉瓶,小心的取出一枚丹药。这丹药浑圆如玉,淡青光芒,丹上有七道丹纹,精美至极仿若天成。这宝丹拿出片刻,丹气氤氲,隐隐竟化作兽形,张牙舞爪。

常远桥倒吸一口凉气,似乎不太敢肯定,道:“这是七彩定还丹?”

“不错,正是七彩定还丹。”药无极眉间略有傲意。

常远桥凝视片刻道:“想不到,终于还是被你炼成了!”

药无极默然半晌,沉声道:“自韩师妹死在我怀里后,我悔恨异常,平日里自诩丹道圣手,却是医不活自己的爱人。这些年我潜心研究,遍寻天下古书丹方,试遍诸般灵药,终于炼成了。不过这宝丹只得三颗,而且其中几位药材异常稀少,有些甚至已经灭绝了。或许是这丹药太过逆天,成丹率极低。炼成时出丹四颗,却引发天雷轰至,我拼死抵挡,还是有一颗毁了。如今,这丹药也是不可再有了。”

常远桥道:“这七彩定还丹非同小可,几乎可以起死回生,一颗就是一条命啊,你确定要用在一条狗身上?”

药无极摇了摇头:“韩师妹去后,我本来在意的人和事已经不多了。三颗丹药,留两颗给师门算作回报,剩下的这一颗对于我这将死之人,当然是留给我的衣钵传人。”

看了看身旁躺着的乔依,颇有些自豪的道:“这孩子已在几个月前,成功的催发了三昧真火,如今已是能炼制些药膏或灵液,而且炼成率远超他人。本来我打算,这次回来就要让他开始炼丹的。”

常远桥闻言一惊,道:“怪不得师兄如此着重于他。我原以为他只是修为进境颇快,想不到真的有成为下一个炼丹宗师的潜质!”

药无极颇有些不屑地道:“你们这些峰主真人,只是注重资质根骨,为了几个天赋尚可的弟子,几乎争的头破血流。殊不知最大的天才,却是我门下的这个你们看不上的庸才吧?”

常远桥闻言,脸上一红,好在他脸色破黑,洞中也不甚明亮,看不出来。他顿了顿,忽的笑道:“师兄,有一点你却是说错了。”

药无极闻言一愣,奇道:“喔,我哪里说错了?”

常远桥呵呵一笑,道:“师兄,这孩子却是我门下弟子。师兄贵人多忘事,当初我要这孩子改投你门下,却是你反对的。”

药无极闻言一滞,被这番话噎得怪眼直翻,半晌才恨恨的道:“不管是谁门下,总归是我调教的。”

常远桥嘿嘿直笑,鄂下胡须一翘一翘的。药无极打量他片刻,忽道:“你这个人,以前严肃刻薄,虽是不讨人喜欢,但还是可以忍受的。自从去了一趟天枢峰回来,脾气温和了许多,话也多了,却怎的如此这般讨人嫌?”

常远桥哈哈一笑,甚是洒脱,并不搭话。两人又交谈片刻,常远桥便离开了。

他们这一番交谈,常远桥并没有再提及丹药的事,显是常远桥已然认可了他的做法。

“你这畜生也不知是什么异种,这般伤势还能拖着一口气。哎,本来是给你这主人的,可就算臭小子醒来,也是会给你服下的。算了,便宜你了。”药无极对着小青说了半天后,摇了摇头,一手把小青的嘴掰开,将宝丹弹了进去。

丹药入口即化,片刻后,小青全身青光大作,体内噼啪乱响,全身毛发无风自起,根根竖立,皮下似有什么要拱出来。

药无极看得颇为奇异,手中法决捏起,一件法宝祭出,将小青托起,转往洞外。

这小青服下丹药,反应甚是怪异,一会说不定会用什么异事发生,莫不要毁了他的洞府,影响了乔依的恢复。

洞外,服下丹药的小青,片刻也不消停。这丹药是药无极炼制的,什么疗效,什么反应,都在他掌握之内,如今小青这般模样,只能说明问题出在它自己身上。

青光中,小青一双狗脸缩作一团,似乎在隐忍很大的痛苦。蓦地,小青双眼睁开,眼中似有青光激射而出。醒过来的小青,挣扎着爬了起来。看来丹药效果很好,它的骨头已被接续,然而终归是没有完全长好,片刻又摔回地上。

小青趴在地上,朝着一个反向拼命爬动。

药无极看着它,奇道:“你要去哪里?”

小青微微抬起头来,盯着药无极,眼中似有哀求,目光直视前方。

药无极顺着它的目光延伸,向前看去,那里正是后山唯一的一处水潭。

“你是要去水潭?”药无极不太肯定的道。

小青努力撑起头来,点了点。

“真是水潭”,药无极蓦地想起乔依曾经说过,小青很是喜欢那片水潭,每天都要下去嬉闹一会,洗一回澡。如今看来,小青在水潭中多半不是洗澡。

药无极不再多想,法宝御起,托着小青飞至水潭上空。水面上,小青挣扎着自法宝上爬下,落入水中,便没了动静。

水潭旁,药无极等候一会,见小青始终不曾浮起,便摇了摇头回去了。

热门小说推荐

沉鱼记

沉鱼记

百年春秋,烽火不息。这是一个名士与名将辈出的时代,这是一个刺客与美人的时代,这是一个阴谋与间谍的时代

赵青青 孙奕之
江山为聘:独宠神医丑妃楚凌霜 沈峥 女帝天下:美男是我的煌吟 容成凤衣 邪王宠妻:废柴二小姐拓跋灵 轩辕澈 农女强宠小丈夫楚寒 白玉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