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影迷途

第十九章 搏杀

仙影迷途 仙影迷途

“噗”,声音如中败革,一片绿芒闪过,青鳞已是砍在狸力肩头。乔依不及去看战果,连忙扶起一旁的周青。

“怎么样,周师兄?”乔依关切地道。

周青手中宝剑丢在一旁,右手捂胸,左手低垂,咬牙道:“没事,断了几根骨头,死不了。只是没办法再动手了!”

乔依此时方才去看那头狸力,只见青鳞斜插土中,刀身一溜血迹,地上空无一物,那狸力已是不见了。想来已是躲入土中。

一旁的三人一虎还在对峙,乔依将周青扶到巨树旁坐下,叫过小青守在一旁,从怀中拿出一只玉瓶,取出一粒黄澄澄豌豆大小的丹药。

“周师兄,这丹药治疗伤势有奇效,你先服下。之前送你的那盒药膏抹在伤处,几日便好。”

捡起青鳞,乔依打算协助冯楚三人先将那头猛虎解决掉。

三人圈子放开个口子,留了个位置给乔依。方才一番争斗,三人已是见识了乔依的修为,绝不像他说得那样不堪。

那猛虎见得乔依再次上前,虎目微敛,已是有了退缩之意。

然而众人此时不会再给它机会,乔依双手持刀当中劈下,冯楚却是绕到其身后,一剑捅向屁股。马天奇和朱若彤分持手中宝剑从两侧刺向猛虎腹下。

那猛虎见逃脱不得,拼起命来。不管其它三人,虎头扭动,躲过青鳞刀身,大嘴一张,咬向乔依手臂。乔依去势已定,然而半空中手腕一抖,刀身偏转,重重地拍击在猛虎耳旁。

“嗷”,猛虎一声惨呼,只觉脑袋“嗡嗡”作响,一只虎耳被拍的隐隐出血。正待躲闪,又觉腹下和屁股几乎同时一痛,却是冯楚和朱若彤得手了。马天奇本来修为较差,那猛虎身体扭动,他不及变招,宝剑沿着虎皮擦过,却没有造成伤害。

冯楚和朱若彤趁机扩大战果,手中宝剑一绞,猛虎只觉体内剧痛传来,肝肠寸断。

“啊呜”,猛虎身受重创,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狂吼。

正待挣扎,乔依经验何其老道,手中青鳞刀做剑用,一剑刺穿了猛虎喉咙。

“轰”,巨大的虎身摇晃了一下,推山倒柱一般重重地落在地上,尘土飞扬。

“啪,啪”,轻响,冯楚和朱若彤手中宝剑掉落在地,随后也是一屁股瘫坐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乔依手中青鳞拄地,装作气力耗尽的模样。药无极却是失算了,五人林中乱走,不觉间竟然走入了原始古林,能在此地横行的凶兽那个没有几把刷子。哪怕乔依全力施为,也不是几下就能解决掉的,何况此时不能暴露修为,还要照顾几个菜鸟。

半晌,众人回过神来,略微收拾了一下,乔依道:“快走吧,此地不宜久留。那头狸力受伤不重,若是再来偷袭,我们却是无力抵抗了。”

众人心中虽有疑问,却知此时不是时候,不宜多言。

马天奇此时倒是颇为积极,想动手剥下虎皮,剃下虎骨带回。乔依不去管他,一言不发扶着周青径直向前。朱若彤跺了跺脚,紧跟其上。冯楚瞪了马天奇一眼,也不多话,跟了上去。

此时周青受伤,众人战力大损,还要戒备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哪还有余力再带上这什么捞什子战果。再说此地争斗过后,血腥四溢,过不多会便会有其他猛兽过来,多待一刻便多一分危险。

马天奇讪讪片刻,一咬牙,恨恨地看了那硕大的虎躯一眼,不甘地跟了上去。

走在这片原始古林中,众人早就变得神经兮兮。路上不时可以看到有一些残骨堆在地上,有虎狮象的,还有许多不知名的巨大骸骨,四五丈,七八丈的碎裂骨架,散发着股股滔天的凶威,掩映在草木间显得格外恐怖。

“吼……”

一声巨大的咆哮突然自古林深处传来,声音震耳欲聋,穿金裂石,直上云霄!一时只惊得万兽齐齐哀鸣,山林深处一阵大乱。

众人哪还敢多待,乔依连忙唤过小青,嘱咐它循着来时路径,带着众人赶紧离开这片原始古林。

大青山,绵延数千里,除了起伏不断地峰头,还连接着广袤无边的幽幽古林。玄青门也只是占领其中百余峰头罢了。那些妖力惊人地凶兽一方面习惯居于古林深处,另一方面也是碍于玄青门众多法力高强之士,不愿多做挑衅,故此隐居深处不曾出来。双方一向泾渭分明,井水不犯河水。众人却是不知道,在这大青山深处还有如此凶险之地。

乔依心中暗暗后悔,不该由着众人性子,胡乱行走。

眼看就要出了原始古林,众人高悬的心方才放下来。

“乔师弟,你这却是大大不该了,大家同门师兄弟,关系匪浅,你却隐瞒修为!”放下心来的马天奇,继续发挥着他泼妇般的毒舌。

乔依翻了翻白眼,谁和你关系匪浅了。不过看着众人好奇的目光,知道不好糊弄,只得回道:“诸位师兄,师姐莫怪,乔依资质愚鲁,本来修行过慢。只是之前机缘巧合在山中狩猎时偶遇了一株奇特灵药,上结几颗果实。胡乱中吃了一颗,从此灵力大增。后来遇到了药师叔他老人家,便将剩下果实送给了他。蒙他老人家垂怜,送了些灵液以作锻体筑基之用。如此,修为方才刚刚突破筑基之境,委实惭愧之极。至于隐下修为不说,却是药师叔叮嘱的。诸位师兄,师姐多多担待。”

乔依无奈之下,只得随口瞎编,将修行大进说成奇遇,殊不知他自身所有经历却是一个更大的奇遇,远超他方才所言。他信口开河,更是将药无极拉来做蜡。料想他们也不敢去询问药无极。

乔依心中打着小九九,暗道:师叔,莫怪弟子用你名头,此事你担待一二。

开阳峰后山洞府,万兽鼎旁的药无极一个喷嚏打了出来,鼎内灵力大乱,险些爆炉。药无极慌忙压制,半晌方才梳理完毕。不由怒骂道:“那个小兔崽子咒老夫,险些毁了老子一炉宝丹。”随即想了想,自言自语道:“不会是乔依那个臭小子吧?”

古林中,乔依一个喷嚏也是打了出来,当下心虚地看了看四周,不会是师叔有所察觉吧?

乔依编得有板有眼,又扯了药无极在里面,不由得众人不信。说谎话是讲究境界的,真假参半便是不容易分辨了。药无极确实有锻体灵液,但是效果却是微乎其微,否则玄青门还不早就大肆推广了。

冯楚心中暗暗郁闷:好花都让猪给拱了,好事都让废物给摊上了。他怎么就没有如此奇遇呢?

马天奇眼珠一转,谄道:“师弟,那灵药果实既是落入药师叔手中,我等也不便多想。那筑基灵液你却是还有剩余的或者说用不完的没有?可否分些师兄也用用?”说完还搓了搓手。那副表情却是让乔依想起了山河县大选前,坐地起价地不良商贩。

众人闻言目光一亮,乔依知道推脱不得,只得到:“我手中剩余的确实没有了”。

马天奇心下怀疑,正待再问,却听乔依又道:“不过我跟随师叔修习丹道,却是可以向师叔求些,相信师叔还是会赐下一些的。到时再送给几位师兄,师姐如何?”

四人心中暗喜,乔依又道:“只是这灵液所需药材稀少,炼制起来颇为不易,还请几位代为保密。”四人连忙答应,心中更是欣喜。

这种好事与其闹得人尽皆知,不如自己几人私下知道。秘密还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为妙。然后自己修为就可以大幅突破,不让乔依专美于前。

却听马天奇又道:“师弟,你刚才给周师兄吃的那丹药……”

乔依心中大怒,暗道马天奇这人恬不知耻,贪婪成性,实在令人生厌。

当下截道:“马师兄这个就不用惦记了,这丹药乃是临行前一晚,药师叔交给我备用的,不受伤却是无缘得用。每用其中一粒,回去都要说与师叔知晓的。”

周青右臂搭在乔依肩上,轻声道:“马师弟,这丹药既是师叔有过交代,便不要为难乔师弟了。”

马天奇心中不信,却又不便再说。暗道:你却是用过了,当然不再想了。他冷眼看去,但见众人目露轻蔑,显是颇为瞧他不起,心下暗恨,老子拉下脸皮讨要灵液丹药,好处你们都占了,却还看不起我,哼!

说话间已是要出了原始古林,众人心中大定,正准备停下休息。

“怎么了,小青?”见到小青一步三回头,模样甚是怪异,当下问道。

小青前爪抬起,指了指他们来时路径,然后身子伏地,蹑手蹑脚地潜行几步,转头看了看乔依。

乔依眉头紧皱,思索着道,“你是说,有东西在后面跟踪我们?”

小青闻言大喜,点了点头,尾巴左右摆动。

马天奇不屑地哼了声,道:“这狗不会是在林中穿行已久,神经过敏了吧?”

小青大怒,双目凶光一盛就欲扑上。马天奇此时方想起这狗凶恶之处,连忙躲到冯楚身后。

乔依心中不悦,对这个马天奇已是烦透了,当下不再理他,道:“我也是隐隐有些感觉,小青的直觉却是印证了我的想法了。大家小心,不可放松警惕。”

朱若彤摸了摸小青青绿的毛发,安抚一下后向着乔依笑了笑,道:“大家应该相信小青,一路行来,它何曾出过差错。”

众人一想,果然如此,当下不再怀疑,小心戒备起来。

行进中,众人不敢慢待,将乔依扶着的周青围在中间,冯楚当先开路,马天奇和朱若彤分居左右,宝剑出鞘,小心翼翼地前行。

热门小说推荐

逆强证道

逆强证道

好男儿一腔热血!真英雄快意杀戮! 天挡我,我诛天;地挡我,我灭地。 逆天玄功,混元一气。 顺我

海玉 妙语
功修至神陆青歌 叶紫霞 无上战帝洛辰 紫衣 残王毒妃楚倾瑶 轩辕炙 藏龙隐卫陈永华 苏可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