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影迷途

第十六章 故友

仙影迷途 仙影迷途

洞外,一轮红日沉甸甸地挂在半山腰,将这座山峰照的红彤彤的,仿佛熟透的果实。药无极缓步走出,见天色已晚,对身边的乔依道:“好了,今日暂且到此,你且回去休息,来日方长,慢慢修习吧。”

乔依随意地施了施礼,双手枕于脑后,两眼微眯,慢慢地踱着步子回去。

“嗷呜”,一声怒吼,甫一出洞外的乔依只见眼前一道青影闪过,自己的小腿轻轻一痛。乔依抬腿就踢,叫道:“死小青,你干什么?”

地上的小青丢开乔依的裤脚,半扭着身体向旁一跳,躲了过去。围着乔依跑了半圈,突然跑向草丛,片刻,从草丛中拖出两只肥大的野兔,丢在乔依面前。药无极怕乔依受打扰,在洞外设了禁制,小青饿了一天后,便自己去捕猎,只是它的胃口被乔依养叼了,生食不吃。捕了猎物回来,只等乔依动手烹制。

“死小青,你早会捕猎了还等着我每天伺候你,皮痒了是不是?”一年过去,小青的个头涨了不少,除了不能发出狗叫,行走间虎虎生威,辗转腾挪更是灵活异常,捉几只野兔野鸡实不在话下。只是吃惯了乔依送到嘴边的贡食,平日里深藏不露。

小青不屑地看了看他,上前咬住乔依的裤腿,似乎在催促乔依不要啰嗦,赶紧动手。

摸了摸有些干瘪的肚子,乔依嘟囔了几句,便行动起来。开膛破肚,洗剥干净,三两下支起个架子。

“噼啪”,火焰吞噬着干柴,不时发出脆响,冒起了阵阵青烟,小青蹲在火堆旁边,目不转睛地盯着肉香四溢的兔子,长长的舌头伸出嘴外,口水哗哗而下。乔依斜眼瞄了小青一眼,蓦地伸出手掌。

“啪”,地上的小青脑袋挨了一掌,大怒,一跃而起,怒视着乔依。

“看你那副馋样,去给我再寻些干柴来。”乔依不去管它,吩咐道。

小青努了努嘴,示意正在烤着的那只兔子。

乔依喝道:“一只还不够你吃的呢,我不要吃啊?快去!”

小青愤愤地看了火堆上喷香的美味,使劲嗅了嗅空气中那诱人的味道,却不敢不听,灰溜溜地跑走了。

月光如洗,倾泻在窗前地面上,隐隐有些想念家乡了。乔依抛却思绪,盘腿坐在床上,鸿钧混沌真法运转。四周的天地灵气开始汇聚,体内灵力运转三十六周天后,乔依只觉浑身一震,修为已是突破到了玉清境第二层,水到渠成,一切是那么自然。

“乔依,乔依,你在哪里?我们来看你了!”一声清脆宛似黄莺地呼喊蓦地打破了后山的平静。

草堆中,枕着双臂的乔依睁开微眯的双眼,起身坐下,随口吐掉嚼着的干草。这声音有些熟悉,一时想不起来在哪听过。

抬头看去,从山顶下来的小路上,几个十几岁的少男少女跑跳着。正是和他同时入门的朱若彤,冯楚,周青和马天奇四人。刚刚那声音正是发自小姑娘朱若彤。

一年多未见,四人已是变化了不少。十来岁年纪自是长身体的时候,几个少年长高了半头。小姑娘朱若彤本就是美人胚子,身段开始渐渐伸展,苗条婀娜,身着粉红的纱衣,腰间系一根同色腰带,长长的打着蝴蝶结,迎风飞舞,众人中最是显眼。

故友来访,乔依很是高兴,道“你们几个不用做功课的么,怎的有空来我这里玩耍?”

朱若彤明亮的眼眸一动,道:“你猜?”

乔依想了想,笑道:“你们几个莫不是偷跑出来的,不怕师父惩罚啊?”

几个少年笑成一团,最后还是比较老实的周青道:“呵呵,是这样,我们几个都已经跨过炼气入体,步入洗经伐髓阶段,朱师妹提议,说到后山来看看你,顺便散散心。我们就向秦师兄告了个假,来你这走一走。”

“对了乔依,你现在修为怎么样?有没有炼气入体?这一年多,每月月底的师父讲道,你都没有参加,修为落下不少吧?”冯楚在四人中资质最高,炼气入体最先突破,如今已是筑基后期,言语间也是有些自傲之意。

“对啊,乔依,你突破了炼气没有?”马天奇不待乔依回答,也是追问道。

“我啊,我没有几位师兄师姐的天赋,还不曾筑基。”乔依微微一笑。

“果真如此啊!那你可要努力了,你资质平庸再不刻苦,以后就要被我们远远拉开了。”马天奇颇以为是的道。

“乔依,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回前山去啊,毕竟有师父教导肯定要胜过你独自修习。我们求求秦师兄,让他通融一下。”周青劝道。

“谢谢各位师兄,只是我资质一般,修为进境颇慢,还是不要惹师父生气了。”乔依随口答道。

“乔依,不是我说你。我们几个同时入门,你莫要拖了我们后腿啊。”马天奇颇有些不屑乔依的不求上进。

随即又道:“如今冯师兄大才,已是臻至筑基层后期,待得筑基圆满,就可以开始通窍了。”马天奇有些崇拜的看向一旁,冯楚负手而立很有些高手气派。

乔依微微撇了撇嘴,便收了回去。

“再说朱师妹,也是聪颖伶俐,仅次于冯师兄,踏入筑基中期已有些时日了。还有周师兄,修行刻苦,距筑基中期也仅有一步之遥。”马天奇顺口将另外二人也是拍了一记。

最后上前一步,颇有些自傲的挺胸道:“至于区区在下我,资质一般,进境颇慢,不才刚刚踏入筑基初期。”他这一通吹嘘,冯楚负手傲立,朱若彤甚是欣喜,周青却是有点不好意思,至于他自己也是得意洋洋,实不知自己却是将军里的瘸子。

乔依心下微怒,暗道:我若放开修为岂不是要吓死你,区区筑基期有什么好得意的?若不是师父和师叔严令我隐瞒修为,岂能让你这小子在我面前自夸。

他年龄尚幼,虽是对修为并不怎么看重,但也经不住别人冷嘲热讽。能忍着性子不暴露修为已属不易,情绪已是有些控制不住,虽不至于当场大怒,脸色却是不太好看。

其实众人倒无太大恶意,五人一年多没见,见面一阵寒暄之后,自是不知不觉就会谈起平日里最关心的修为问题,心中忍不住就会相互比较起来。这样修为差的,自然佩服或者嫉妒修为强的,修为强的更是有些轻视修为差的。只是这马天奇修为平日里在众人中垫底,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比他更差的,忍不住便要找些自信,将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再加上他为人有些碎嘴,欺软怕硬,言辞间便是令人听了颇为不快。

“好了,好了。乔依年龄最小,修为慢些又有何妨,以后慢慢刻苦努力,总能追上。”朱若彤虽是有些爱慕虚荣,然而心下还是颇为善良。

“乔依”,一声轻喝从外传来,众人还不觉什么,只是诧异此地还有别人,乔依却觉耳边一震,恍若雷鸣,隐隐有些警醒之意。

是啊,自己和这个家伙计较什么,这家伙定时平日里压抑狠了,颇有些自卑,来这找信心来了。自己修为有成即可,何必天下尽知,他只管说他的,我自如清风拂岗,明月照江,心无挂碍。想透了这一层,他心性豁然而开,隐隐得感觉修为又是有所精进。

乔依当下单手立于胸前,面朝药无极洞府,躬身行礼,道:“谢师叔提点。”

众人甚是奇怪,朱若彤道:“乔师弟,你在和谁说话?”

乔依一怔,道:“哦,是此地隐修的药无极药师叔。”

“你见过药师叔,还有你刚刚为什么谢他啊?”马天奇人如其名好奇心颇重。

乔依面色如常,随口编道:“哦,见过几次。我在此地侍弄药田,有幸见过师叔几次。我想向师叔学习些医术丹道,求了好些次,师叔都没答应,可能你们来了师叔心情大好,同意了。”反正药无极已经开始传授他炼丹之道,他这般说法倒也不算说谎,只是把时间变动了一下而已。

冯楚闻言心中一动,道:“请问师弟,药师叔住在哪里,我等还未曾得见仙颜,师弟能否引荐?”乔依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子。正想着怎样推脱,又听马天奇道:“是啊,是啊,乔师弟。你快带我们见见师叔。听说师叔炼丹如神,如若蒙师叔青眼有加,日后岂不飞黄腾达了。就算是师叔瞧不上眼,我等小辈拜见,师叔也会送些灵丹妙药与我们。”马天奇很是积极,言辞间颇有些贪婪。

乔依此时心性豁达,自是不会再和马天奇计较。只是见到他二人这等行为,颇感不屑。冯楚还有些道貌岸然,假以辞色,这马天奇却是赤裸裸的毫无遮掩。

乔依微微一笑,已是想好了说辞:“师叔平日里并不见人,我也只是在这里见到过他,并不知他洞府在何处。而且师叔脾气古怪,一言不合常就动手打人,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为妙。”乔依心下发虚,暗忖,师叔莫要怪我背后诽谤与他,弹我脑崩吧。

“哦,那还是算了吧。”马天奇闻言失望的道。

乔依想了想,道:“你们等等啊。”说完跑向茅草屋,片刻后,跑了出来,手中多了四个玉盒。

“前些时日,师叔见我精心打理药田,便随手赏了我一些疗伤药膏,正好五盒,几位师兄师姐前来看我,我就借花献佛,送给你们。”这五盒灵药自是乔依第一次炼制药膏的试验品了。自那日起,已是一个月过去了,这一月中乔依炼制了不少此类药膏,还有一些功能各异的灵液,只不过都被药无极收了起来。乔依觉得这五瓶灵药意义非凡,便向药无极讨了过来。

众人一一接过,谢过了乔依。朱若彤打开玉盒,只见玉盒中装满了黑色的清香灵药,心下颇为喜欢,连忙收起。

马天奇脸皮甚厚,道:“师弟,以后师叔有什么灵药赐下,你若是有些用不到的,不妨送些与师兄。”

乔依随口应了句,暗忖,你以为这一盒灵药是路边的大白菜啊。

周青感觉很是不好意思,道:“得师弟送我一盒已是很惭愧了,岂敢再厚颜相求,马师弟莫要开玩笑了。”

乔依微微一笑,并不答话。

一点小的风波转眼过去,乔依不放在心上,脸皮厚的某人更是满不在乎。众人在一起玩玩闹闹却也颇为欢乐,晚间,小青在乔依的威逼利诱之下,勉为其难的去山中捕猎,带回了几只山鸡野兔。乔依的手艺自是没的说,众人大快朵颐,差点连舌头吞进肚去。众人只觉只觉这块地方若非人烟稀少,寂寞难耐,简直就是世间桃源。

热门小说推荐

寡妇很甜:有田有闲又有钱

寡妇很甜:有田有闲又有钱

她是有田有钱俏寡妇,他是才高八斗俊书生。 她没有穿越女强硬的心理素质,他却有标配男主的凌厉和手腕。

陈汤圆 陈季彦
弃妇田园将军宠妻林曦 上官钰 盛宠毒妃楚琅华 寒远捷 深宫缱绻惊华梦杜挽秋 君九言 钻石婚约:闪婚老公三合一徐沐阳 尹文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