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影迷途

第十五章 药膏

仙影迷途 仙影迷途

洞府中,药无极此时方才放下心来,长出一口气,随即仰天长啸。

轰隆……

正在药田边玩耍的小青只觉脚下一震,身边山体似乎都晃动了一下,正自疑惑,只觉一阵风声呼啸而过,如雷贯耳,这一声长啸似远实近,扑面而来。啸声过处,草木伏地,威势惊人。小青将头埋在地上,紧紧地抓住地上青草。这声音它自然分辨得出,乃是发自药无极。小青有些疑惑看着洞府方向,不知这老头又抽哪门子什么疯,呃,诅咒他一年没有肉骨头吃。

乔依盘坐鼎前,又调息片刻,方才睁开双眼。看着面前双眼泛红,激动不已的药无极,嘴角扯开一丝微笑,道:“师叔,不负所望,乔依成功了。”

药无极上前一步,双手紧紧抓住乔依肩膀,潸然欲泣,声音哽咽,“好孩子,好孩子,呵呵,呵呵呵……”

他激动不已,一时竟是不知如何表达了。

良久,心情平复下来的二人相视一笑,药无极道:“如今万事俱备,你已经具有了成为炼丹师的一切需要,今日暂且到此,明日你在来此。准备炼些疗伤药膏。”

翌日,乔依有些眼馋的看着面前的万兽鼎,只觉脑门一疼,却是又挨了一下,正想抱怨,却听药无极道:“小子,想什么呢,这药鼎以你如今那点法力来操控,片刻就会被吸成人干。”

乔依看了药无极一眼,真是口无遮掩,有些失望地道:“那我用什么?”

药无极看着他那不满的样子,瞪了她一眼,衣袖一挥,手中已是出现一物,乔依定睛看去,却是一座土褐色的小鼎。此鼎不知何物打造,颜色土气至极,上面简单的刻画了几样花纹,鼎上还略有些斑驳,似有些年头了。

“此鼎名唤土凡,你莫要它其貌不扬,这可是我自凡间淘来的宝物,貌不惊人,却是一件实实在在的法宝,只是品阶不高,正是适合你现在的修为。这座鼎与万兽鼎自是没法比,但放在外面也是不可多得之物。”说完将鼎抛给了乔依。

乔依慌忙接过,此鼎乍看还不起眼,入手却甚是沉重。乔依收起小觑之心,将灵力注入鼎中,片刻已是将鼎收服,心念动处,药鼎自掌中缓缓飘出,逐渐变大,转眼已是变的如万兽鼎一般大小。乔依上前,拍了拍鼎壁,声音清脆。只觉还算不错,毕竟这是他的第一件法宝。

“炼药之初,需要极静的环境,若是被打扰,轻则丹药焚毁,功亏一篑,严重些,鼎中药草灵气暴动造成反噬,甚至危及性命。切记!”药无极面色一肃,口气略微有些严厉。

乔依挠了挠头,受教的点了点头。

看着乔依乖觉的样子,药无极略微松了一口气。拍了拍乔依肩头,拿出一张纸,温和的道:“纸上是些炼制疗伤药膏所需的药材,你且去我藏药洞中寻些出来。”

乔依仔细看来,只见纸上写着六种药草及份量及药膏配制方法,几种药草都是他熟悉之物。这药方自是不同于他家中父亲所留,其中几种药材尽是凡间稀少之物。

龙骨草,通体金黄,曲折蜿蜒,草根似若龙嘴,分成两片,上有根须两条。其茎甚是怪异,表皮龟裂状似龙鳞,故此而得名。此草药性热,于接骨伤痛有奇效,然则药效霸道,不可单独使用。

木须果,土褐色,形似山梨,然则表面沟壑不平,生有密密麻麻的长须。此果有消炎止痛、愈合伤口之效,药性温和。

嗜血藤,形似普通树藤,唯有颜色暗红。平时散落树丛中,形似枯死,若有兽类触动,须臾间聚拢,其上伸出尖刺,吸食鲜血。若被切断,片刻伤口自愈。其根部藤枝聚集血液精华,生肌造血有奇效。

醒神花,采自一种形似荆棘的灌木藤上,藤上遍布毒刺,取时需小心大意,被毒刺刺中,三个时辰内剧痛无比,全身偏又动弹不得。这种药草甚是神奇,毒刺毒性甚烈,其花却是醒目定神,药效甚好。

聚灵草,形似杂草,唯有叶尖位置于黑暗中发出淡淡荧光,荧光越盛,药效越好。采集时需夜深之时方可看见。此草别无它用,只在炼至灵药是吸收天地灵气,增加药效。

最后一种却是蛇盘草,根茎柔软,可随意弯曲。生于蛇类巢穴之旁,平日里被蛇缠绕盘扶,并不折断。由于蛇性属阴,此草偏向阴寒,是炼药时用来中和烈性药材的常用药物。

这几种草药形貌自乔依脑中闪过,乔依点了点头,不再多话,便去洞中寻找。

药无极经营此洞已久,他自身时常游历天下,寻些天地灵草,又种植些许多可培植之药,再加上他炼些灵药灵丹,让门中弟子寻些草药来换,因此这片硕大的洞府,满满当当,一格一格放满了药材。

乔依依照药格标识按照类别一一将药材寻齐。他第一次炼药,恐怕成功率有限,便每样寻了十份。

药鼎前,乔依依照吩咐将药草分类放好。药无极看了看药草数量,皱了皱眉,道:“小子,你以为师叔我攒下这份家当容易啊,你随手就拿了十份。”

乔依讪讪一笑:“师叔,我这不是怕第一次失败吗。再说师叔你藏药颇丰,这些许灵药怎会放在你眼里。”

药无极瞪了他一眼,道:“你小子口气不小。你要知道,若是炼丹,这一份药材,十成的成丹率,可就就是丹药十颗。你小子出手大方,一次就是十份。待会看你炼的如何,若是十份药材浪费了还不能出药,师叔我也不多说,你小子去山中每种药材给我寻来一百份。”

言罢,随手挑了几颗草药。仔细看了看,道:“还不错,你选的药草保存完好,药性十足。”

乔依翻了翻白眼,选差了岂不是脑门又要被你弹啊。

药无极丢掉手中草药,拍了拍手,道:“好了,小子,现在就开始吧。”

乔依重重点了下头,行至药鼎旁盘膝坐下,深吸一口气。体内灵力运转,眉间火印闪现。片刻,乔依吸气鼓腮,一朵晶莹剔透、色若琉璃的火焰吐出,那火焰缓缓飘至药鼎底部。乔依灵力催发,火焰顿时一盛,将药鼎底部包裹。

乔依正欲取药草炼制,却听药无极道:“且慢。炼丹前需用三昧真火孕养药鼎片刻,尤其是你第一次炼制,需多孕养一段时间。

乔依吐了吐舌头,深吸一口气,周身穴窍大开,源源不断地吸收着天地灵气,灵气汇聚至丹田,迅速变成自身灵力,补充着乔依的消耗。药鼎下,三昧真火持续稳定的烘烤着药鼎。

一炷香后,药无极轻声道:“可以了。接下来就靠你自己了。”

乔依点了点头,并不言语,手中法决一捏,案上一份龙骨草轻轻飞至丹路上方,自投药孔投入药鼎之内。乔依心神一动,念力控制着鼎中真火将缓缓将龙骨草包裹,龙骨草甫一接触就开始融化,叶尖慢慢渗透出一种金黄色的液体。乔依心中一喜,火势顿时大盛。

“噗”

一声轻响,鼎中龙骨草化为灰色的灰烬萧萧而下。乔依心中大是懊恼,他还是大意了,一时兴奋却是忘记了控制火温。每种药草都有不同的对温度适应点,高了就会将像乔依一样,将其燃为灰烬,低了自是不可能凝炼出灵液。

乔依抬头看了药无极一眼,见他并不言语,只是眼神示意他继续。乔依咬咬牙,定下心神,灵力驱动,将刚刚的灰烬自药鼎孔中逐出。接着又是一份龙骨草飞至药鼎内,这次乔依吸取教训不慌不忙地控制着火焰,念力深入火焰,感知着火焰温度,待到温度适宜,便死死的压制住温度。片刻后,龙骨草化为一团金黄的液体。一道灵力分出,将燃出的灰色杂质自药鼎孔中逐出,又将金黄色液体引至一旁。此时一份龙骨草才算是凝炼完毕。

案上,一颗木须果被灵力牵引至鼎中,乔依依法炮制,依据药方操控真火将其融化成一团粘稠的液体。两次凝炼成功后,乔依心神大定,动作熟练了许多。

一段时间后,在浪费了两份嗜血藤和一份蛇灵草后,鼎中悬浮着六团液体。除了刚刚凝炼出的龙骨草和木须果精华外,一团暗红色仿佛粘稠的血液似的嗜血藤精华,一团淡青色略有些清凉之意的醒神花精华,一摊略有些稀薄散发着淡淡荧光的聚灵草精华,最后一种却是一团暗绿色阴凉冰冷的蛇盘草精华。

此时已是只剩最后一步,将这些灵药精华凝聚在一起。乔依并不迟疑,金黄色的龙骨草精华和暗绿色的蛇盘草精华缓缓靠近,互相渗透。另外四重药草精华也是两两开始接触。

“轰”

鼎中一声巨响,乔依满脸沮丧之意,收回真火。方才灵药精华融合之时,他没有把握好时机,稍有拖延,再融合时已是引得灵药之间相互反应,灵力暴动,差点炸了炉。

他此时方知药无极讲的这些药方的珍贵。它们莫不是众多前辈经过千百遍的试验后,一一总结失败教训,得来的成果。当然若他日后炼药水平大进,成为炼丹大师,自是拥有了更改药方甚至自创药房的可能。此时他不过初次炼药,自是需要依照药方,炼制过程荣不得半点差池。

药无极看着乔依有些失望的小脸,呵呵笑道:“怎样,小子?”

乔依并不答他,他身子犹如脱力般,心神和灵力皆是耗费不少。良久,乔依调息完毕,再次达到最佳状态。

更不多活,火焰喷出,将药鼎孕养片刻。灵药一一自案上飞起,投入炉中。

良久,顶盖飞起,一团散发着淡淡清香的黑色药膏鼎中飞出。乔依用事先准备好的玉盒装盛好药膏,松了一口气。

这次成功之后,乔依信心大增。调息完毕后,又投入炼制中。几个时辰后,案上一头孤零零的摆着几颗剩下的药草,旁边整齐的放置着五只玉盒。在毁了三份药材后,乔依的炼制便不再失败,只是最后一次炼制时,心神太过劳累,控制力下降,将即将成行的药膏化为灰烬。

药无极手掌一招,玉盒飞至他手中。药无极将玉盒打开,但见五个玉盒中盛满了黑色的药膏。这药膏的清香之气吸入体内,只觉脑中微微一凉,隐隐的感觉精神为之一振。

“不错,正是上好的疗伤药膏。你初次炼制,十份药材能炼出五份药膏,已属不易。只是,最后一次却不该勉强,你可知道?”药无极看着乔依,淡淡的道。

乔依眨了眨眼,漫不经心地道:“知道了,师叔!这次不用给你寻一百分药材了吧?嘿嘿!”他少年心性,初次炼药成功,自是有点洋洋得意。

药无极瞥了他一眼,道:“瞧你那点出息。这不过是几份最简单的药膏罢了。有什么好得意的?”

乔依郁闷地看了看药无极,暗道这位是师叔定是在洞中憋得久了,否则怎的如此喜欢打击人呢?

热门小说推荐

逆强证道

逆强证道

好男儿一腔热血!真英雄快意杀戮! 天挡我,我诛天;地挡我,我灭地。 逆天玄功,混元一气。 顺我

海玉 妙语
功修至神陆青歌 叶紫霞 无上战帝洛辰 紫衣 残王毒妃楚倾瑶 轩辕炙 藏龙隐卫陈永华 苏可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