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法战神

第八十章帝都来信

武法战神 武法战神

“没什么……”子语笑了笑,飞身自城头跃下,缓步走到刚才出手伤害楚凌风的那人面前,伸出手,一道淡金色的火焰被打入那人的眉心之中。

那人惨呼一声。全身散发出一阵淡金色的光芒,闭目凝神,努力和子语打入他身体的金色火焰对抗,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落了下来。

“听你说你很爱我?”子语忽然转过头,看着江若水的双眼,冰冷的目光让江若水觉得自己仿佛置身在寒冷的冰窖之中一般。

“很爱。”江若水踏前一步,坚定的说道。

“我不喜欢伤害我朋友的人。”子语指了指那个还在和自己火焰对抗的人,沉下脸说道。“你……你不是已经惩罚他了?”江若水有些迟疑的说道。

“不够……”子语冰冷的声音响起,就连王文等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你这个恶婆娘……”那人似乎忍耐的颇为辛苦,但还是忍不住出声骂了一句。子语面上丝毫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盯着江若水。

“那你要怎么样?”江若水忍住不去看那人,只是回应子语道。

“凌迟……”子语轻飘飘的吐出这两个字,彷佛再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

“可他是财政大臣的儿子费明,还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江若水终于忍不住说道,被子语下了火咒之人,乃是当今财政大臣的独子,自小乃是江若水的伴读之人,两人关系紧密,感情也是深厚的,子语如此说,江若水怎么能不出来替朋友说几句。

“你这个臭婆娘,还真把自己当什么了不起的人了,一个婊子,凌迟我??我要你全家都倒霉。”费明自小和江若水一起长大,两人一起也不知道做了多少坏事,偏偏他父亲权倾一方,加上有江若水这么个靠山,一向作威作福,在帝都之中,就算王文对上他,虽然以王文南王世子的身份,却也不得不退让他三分。

子语依旧面无表情,只是死死的盯着江若水,冷声道:“他不死,就要我全家倒霉呢,你说我怎么敢和你回去帝都?”

说着,子语背负双手,转过头去,静静的等待着江若水的决定。

“……”江若水愣愣的站在那里,任是他狡猾多端,作恶无数,如今也不知道究竟应该如何是好。

“殿下,你要给我作主呀。”此时费明终于摆脱了子语所下的火咒,恶狠狠的来到江若水的身边说道。

“来人……”江若水长叹一声,终于做了一个决定,一挥手,身边闪现出四个黑衣人,四人全身都包裹在黑衣之中,只露出一对明亮的眼睛散发着一阵冷漠的光芒,彷佛全然没有感情一般的。

“凌迟……”江若水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手指在在了费明的身上。

费明做梦也想不到江若水竟然会做出这个决定,忍不住高声叫道:“江若水,你这个混蛋……”话音未落,早被一个黑衣人冲上来先割去了舌头,口中突出大口的鲜血,咿咿呀呀的说不出话来,只是胡乱的伸手在虚空之中乱抓着。

四到黑色的身影将费明围在中央,四人出手极有默契,不紧不慢的伸出手里的长刀,一点一点的从费明身上挂下小块的皮肉……

白鹭再也看不下去,哇的一口吐了出来。

“子语,你可满意?”江若水踏前一步,来到子语面前,眼中尽是狂热的表情,轻声道:“为了你,我可以与一切为敌。”

子语看了一眼已经成为一个血人的费明,正无力地挣扎着,口中发出呀呀的惨呼,轻叹了一口气,抬首看了一眼天空之中的残阳,心中叹道:“子痕,着浮云城的落日,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次一起共赏……”

“我们走吧……”子语淡然的说了一句。

“子语你疯了?”楚凌风踏前一步,拦在子语和江若水中间,怒道。

“你不会明白的。”子语摇摇头,转身走上了江若水的车撵……

“我有什么不明白的。”楚凌风高声大呼,子语在车撵之中,再也没有半点声响。

江若水一挥手,忽然冲出三人,直扑子痕而去,秋清水惊呼一声,怀里的子痕已经被人夺走,不由得站起来紧张的看着那三人。

三人相互看了一眼,将子痕抛上天空,口中念念有词……

“混蛋,你们做什么。”雷天罡和王文终于再也按耐不住,飞身而起,向着那三人飞去,却被一阵强烈的力量给反震了回来。

子痕的身体漂浮在半空之中,身边出现了一个形状奇特的法阵,围绕着子痕,越来越快的旋转了起来……

三人忽然开口大喝一声……

“封……”子痕的身上爆发出一阵强烈的光芒,光芒越来越小,终于隐去不见,子痕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子痕……”楚凌风冲了上去,将子痕抱起,子痕依旧昏迷,没有任何动作。

“我这也是为了他好,封印了他全身的力量,让他重新做一个普通的神,快快乐乐的不死不灭,不好么?”江若水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楚凌风一拳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江若水抬头看了一眼浮云城,忽然叹道:“好美的城呀……”转身踏上了车撵。

“子语……”子痕惊呼一声,坐了起来。

举目四望,只见自己身上也不知道缠绕了多少纱布,清水正坐在桌边,仔细的沏着一壶茶,白蒙蒙的雾气让子痕一时看不清晰。

“清水?”子痕松了一口气,叫了一声,秋清水轻轻抬起头,笑了笑道:“你醒了?”“是呀,我做了一个好长的梦呀,梦里子语被人带走了,我怎么也找不到她……”子痕摇摇头,有些自嘲的说道。

清水愣了愣,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美女,水到出来了,发什么呆呢?是不是又偷偷暗恋我?”子痕忽然笑了起来。“啊?”清水一惊,手里的茶壶掉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做梦,我暗恋一只猪也比暗恋你要强。”秋清水慌乱的收拾着地上的碎片,还口道。

“哈哈哈…………我以前不是还说过,你的梦中情人的坐骑……”子痕说着,自觉矢口,不应该提起清水的伤心往事,看着清水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心中不由得一阵愧疚。

“清水,对不起。”子痕轻声说道。

“没什么,过去的事,就让我们全都忘记了吧。”清水默然的回答了一声。“对了,子语呢?我醒了她怎么不来看我?”子痕四下看去,不见子语,不由得担心起来。

“啊……姐姐她,恩,姐姐她受了伤,被夏叔叔带回去了,说是给姐姐疗伤,你就不要担心了。”清水连忙说道。

“子语受伤了?”子痕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从床上跳了起来。

“没关系,不严重,只是夏叔叔爱女心切,所以……”清水轻声的说道,将头低下,不敢去看子痕的眼睛。

“哦……那老大他们那?”子痕想了想问道。“他们也都有伤在身,不方便过来看你,下午你应该救可以见到他们了。”清水连忙说道。

“恩……”子痕答应了一声,翻个身,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此时在浮云城的大殿里,有四个人正在头对着头的发呆……

“你们说怎么办?”王文终于无法在忍受这么沉闷的气氛,第一个开口说道。

“不知道……”白鹭的回答很干脆,脸上流露出一阵很郁闷的神情,子语与白鹭可以说的上是半师半友,白鹭在这里多得子语照顾,对子语的感情自是和别人不同,现在见了子语被迫离去,心中早就窝了一肚子火。

“我们不能告诉子痕……”楚凌风坚定的说道,又颓然的坐在地上,叹气道:“本来大战结束,我们应该是等着喝他们的喜酒的呀……子语,你这个家伙。”

“恩……但是我们又能骗得了子痕多久??”雷天罡沉声问道。

“不知道,能骗一会是一会,等子痕心情好下来我们在慢慢和他说,不然你们还有更好的办法?”白鹭问道。

“谁知道呢?”王文也发愁起来。

“城主……”凌自虚慌乱的冲了进来,高声叫道。

“发生什么事情了?”王文连忙问道。“有……有……使者传旨。”凌自虚气喘吁吁的叫了起来。

“妈的,还让不让人活了。”楚凌风骂了一句,无奈的随着王文出去了。

“叫洛子痕接旨……”来传令的人王文见过,乃是宫中的大总管,也是达官贵人们争相巴结的帝都实权人物。

“子痕身有重伤,还请公共见谅……”王文凑上去轻声说道。

“原来是小王爷,呵呵,这圣旨殿下在陛下面前求过情,洛子痕可以接旨不跪,去他房间让他在床上接旨吧。”大总管怪笑了起来。

“这个?好吧……”王文郁闷一声,无奈的领着大总管走向子痕的房间。

圣旨很简单,无非是对于洛子痕在与边荒十国作战之时的奖励,光面堂皇,其实一毛不拔,子痕连称谢都懒得说一声,随手接过圣旨。

“小王爷,还有一封信,是太子殿下托我转交给你的,请过目。”大总管念完圣旨,忽然掏出一封信递在子痕手中。

王文知道大事不好,待要抢夺,却已然来不及,子痕一惊伸手接过信件看了起来……

热门小说推荐

思君夜听松风寒

思君夜听松风寒

三年前,她是富家千金,他是文艺青年。 三年后,她是落魄孤女,他是国际集团的大总裁。 三年前,她在

莫晓溪 夜凌修
许我一世盛夏夏莜雨 许邵均 多情医少会武功王烨 苏染 恋上俏皮女上司安夏 苏雅 神级小香农杨柏 赵艳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