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法战神

第七十二章天骄狼皇

武法战神 武法战神

吴海贝轻轻摇摇头,那是多么快乐的时光呀……

他清晰的记得,那一天……

天空之中巨大的闪电照亮了他们曾经幸福过的每一寸土地,云门四大长老在虚空之中忽隐忽现,千芝握紧了自己的手,那闪电照亮了两个紧紧依偎的身影。

鲜血……

吴海贝手中满是鲜血,别人的,自己的,凡是想要将自己和千芝分开的人,都必须付出血的代价,收取鲜血,那是云门弟子的本能。

吴海贝只觉得自己一阵眩晕,眼前的一切都变成了血红色。

面前的云门弟子不住的后退,嘴里两个尖利的獠牙獠牙不断的向下滴着血,手指暴长,化做两只利爪,疯狂的撕扯着。

云千雪的身影出现在两人的面前,手轻轻的挥动,轻易的击碎了两个人千年万年,永远相依的美梦。

又过千年,千芝被自己的父亲封印在云门圣地,每年,吴海贝只能见到千芝一面,那短暂的一天,对于两人来说,就是幸福永恒的天国。

曾经的懊恼,怨气,都在相见的哪一刻化做尘埃,紧紧的相拥。

吴海贝重重的摇摇头,轻声道:“浮云城?那就去看看吧……”话音未落,身形在虚空之中破开一道裂缝,毫不犹豫的一脚踏了进去。

浮云城……

云如梦在发呆,她很郁闷云千雪为什么会突然将所有长老以上的高手撤走,撤走就算了,竟然把这个烂摊子留给自己处理。

拿下浮云城,说得轻巧,云如梦暗地里做了个绝对不是淑女能做出来的手势,向着云门的方向。

自己带大军进攻了七天七夜,浮云城巍然不动,本来想着除去那个在城头使用令旗调动战阵的家伙就容易多了,偏偏昨天又多出五个杀神。

云如梦脑海之中又浮现起昨天风如境那具燃烧的尸体。

太可怕了,那五个家伙,也许单打独斗,自己有可能胜过他们其中的几人,但是他们太无耻了,就昨天的情况看来,他们是绝对不会独自出手的,五个人一拥而上,到时候自己的下场只怕不会比风如境好多少。

云如梦想着,不由得郁闷了起来,云门三代弟子虽多,要说有他们那样实力的,也不过三五人而已,而且各有各得任务,又那有谁能来帮助自己呢。

如果是他,那情况定然不同了吧……

云如梦长叹一声,眼前又浮现出那个身影,那个总是带着一只白鹤来去的孤独的黑色身影,那个腰间总是带着一只青色竹笛的男人。

那张俊美的脸庞……

或许只有他吧。

云如梦笑了起来,眼中满是一种难以理解的神情。

浮云城……

“凌风这小子不知道怎么了,怎么现在还没有一点消息?”子痕看着远处密密麻麻的云门弟子,在向远处茫茫大漠看去,丝毫也看不到一丝楚凌风和浮云军团的影子,不由得担忧了起来。

“这家伙也不知道怎么了,怎么就一点消息也没有传回来。”王文也是恨纳闷,他心知外面的敌人太多,光靠自己这几个人,浮云城无论如何是守不住的,如果楚凌风不能及时的赶回来,那只怕自己兄弟几个辛辛苦苦置下的浮云城就此毁于一旦,自己几个人能不能生离此地还很难说……

“对了,你们说那个芳香烃又跑到那去了?”白鹭凑上来问道。

“谁知道呢,凌自虚说过,在云门来攻的前一天,芳香烃就失踪了,想来这家伙怕是得到什么风声,脚底抹油撤退了吧。”子痕不满意的嘟囔道。

“是么?我怎么看也不觉得她像是能提前得到风声的人,除非……”王文说着,忽然看了子痕一眼,子痕也惊疑的说道:“难道这家伙是奸细?”

“那我就说不好了,人是你们带回来的,底细也只有你们最了解了。”王文说着,充满担忧的向着远处看了一眼,心中暗道:“凌风,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呀。”

子痕也望着远处一阵失神,心中也为楚凌风担心起来。

“没什么的,你们放心吧,我们一定能坚守到楚凌风回来的。”子语拍拍子痕,笑了笑,接着说道:“凌风和你那么多年的兄弟,你应该对他有信心的。”

“是呀,我们是好兄弟,我应该相信他。”子痕也笑了起来。

“少主,岚王走时,曾经给你留下一张字条。”凌自虚快步赶了过来,将一张信纸递到了子痕的手中。

大家全都好奇的围了过来,只见字条上写着:“云门海贝,天骄狼皇,千万小心。”

“天骄狼皇??”子痕惊叫一声……

“什么东西?”王文凑过来,拿起纸条,看了看,又好奇的问道:“天骄狼皇,这名字听起来好霸气,好威风。”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竟折腰……”子语低声吟道,看了看子痕,面色带着少有的凝重。

“一门七妖尊,天骄月狼皇……”子痕看着王文,手指都有些颤抖起来。

“不知道什么东西……”王文依旧一头雾水。

“老大你可知妖界历史?”子痕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王文摇摇头,忽又道:“乱离不是号称妖神?”

“妖便是妖,何来妖神?乱离纵横万载,雄霸一方,不过是妖界一朵流星,纵然璀璨,哪能比得过天骄狼皇如那浩然红日,光照宇宙。”子痕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王文。

“妖界似乎除了乱离,在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人物,至多不过出了个什么破灭圣教,四王三使,一个教主,还不是被你爹给收拾的龟缩不出?”王文沉吟一下,还是出口问道。

“不错,但是我在一些古籍里面看到过,曾经这片大陆的主宰,却是妖界。”子痕说着。“妖界主宰三界?”王文有些纳闷的看着子痕。

“妖界的等级也很复杂,说低了你也看不上眼,就告诉你,妖尊的实力,只怕当和神王,仙主在一个档次……”子痕点点头,轻声说道。

“那么乱离算得上妖尊了吧?”王文忍不住问道。“乱离或许算得上妖尊的中上境界,却还没有达到妖尊顶峰。”子语也插话说道。

“不过神界最鼎盛的时期也不过四神王,三主神,一个不败神皇而已,妖界能有多少妖尊了?他们还能媲美不败神皇了?”王文虽然感觉额头有些冷汗流了下来,但还是硬着头皮向着子痕发问。

“妖界鼎盛时期,除去天骄一家,当有四位妖尊。”子痕低声说道。

“什么叫除去天骄一家??”王文的声音也有些变了,但是仍旧抱着一丝的希望,低声的向着子痕问道。

“一门七妖尊,天骄月狼皇,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子痕无奈的看着王文,添了添有些发干的嘴唇,继续道:“且不说天骄一家七位妖尊,那天骄狼皇可是和不败神皇大战百年,仅仅输了半招的人物那。”子痕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傻兮兮的看着王文。

“输半招就算了,大战百年??子痕你不会又吹牛吧?”王文摸摸自己的脑袋,看着子痕笑了起来。

“不开玩笑,两人俱是天难灭,地难葬的至强存在,在无限虚空之中争斗百年,不败神皇有圣主赐福在身,刺了天骄狼皇一剑,但是也被天骄狼皇咬伤了一口,所以说天骄狼皇输了半招。”子语也说道。

“咬了一口?”王文掏掏自己的耳朵,不可置信的又问了一遍。

“不错,咬了一口,人家就算是狼皇,毕竟还是狼么,咬一口又怎么了?”子痕点点头,心情也放松了起来。

“我在想,这家伙是有些疯狂了,不过和吴海贝有什么关系?”王文又看了看纸条,忽然奇怪的问道。

“吴海贝?又关他什么事情了?”子痕有些纳闷的问道。“云门海贝,天骄狼皇,我拜托你先把字看清楚在吓死。”王文有些坏笑的指着纸条。

“云门海贝?那说得当是吴海贝了,对了,你记不记得岚王当时曾经问过吴海贝,你怎么不姓云呢?难道说吴海贝和这个天骄狼皇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子痕有些郁闷的看着子语说道。

“我怎么知道,等吧,来了就知道。”子语摇摇头,神色有些愁苦的叹了一口气,这时豆豆忽然从子语的口袋里爬了出来,伸出一只小爪子拍拍子语,子语好奇的低头看去,豆豆指指外面,又拍拍自己的小胸脯,昂起头高声叫了几句。

“呵呵,小宝贝,多谢你要保护我呀。”子语被豆豆的这个动作逗笑了,伸手拉拉豆豆的小爪子,笑了起来。

豆豆都不怕,我们怕什么。子痕也笑了起来。

夜……

一轮明月照在空中,今天的月色真美呀。云如梦轻叹了一声,抬头看着天空中皎洁的明月,听说月神会在这么明亮的夜晚,庇佑她所宠爱的的人们,现在明月依旧,月神也不知道消逝了多少万年了,今夜的月光是为了谁这么的明亮呢?

云如梦想着,不禁有些发呆了……

一声凄厉的狼嚎自远处传来,那啸声,仿佛在向天地宣战一般,震慑着每一个人的心房,让人颤抖。

无论是云如梦还是子痕等人,无不抬起头向着夜空之中看去。

明亮的月光下……

一个黑色的身影仰天长啸,看不清面容,只隐约看得到,黑色的身影两肋处,生有一对血红色的翅膀……

热门小说推荐

寡妇很甜:有田有闲又有钱

寡妇很甜:有田有闲又有钱

她是有田有钱俏寡妇,他是才高八斗俊书生。 她没有穿越女强硬的心理素质,他却有标配男主的凌厉和手腕。

陈汤圆 陈季彦
弃妇田园将军宠妻林曦 上官钰 钻石婚约:闪婚老公三合一徐沐阳 尹文贤 甜妻养成:小不忍则卖大萌薄子恩 薄牧川 贪吃的丈夫方糖 夏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