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法战神

第五十七章白云轻舞

武法战神 武法战神

“不忙……”楚凌风摇头晃脑得摆摆手,突然沉声道:“刚才谁吓唬我?怎么回事?”那小鬼下了一跳,连忙磕头道:“我们饿了很久了,见有青烟升起,还以为是有人烧香,就慌忙得赶了过来。”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楚凌风心中又好气又好笑,抽根烟竟然被这下家伙当成给养了,真是丢脸到家了。

“我们也不知道,只是那一日巫峰忽然倒塌,我们忙着拼命逃跑,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觉得天地变色,彷佛世界末日一般,然后这个大湖就突然出现了。”那小鬼心有余悸得说着。

“不对呀?照理说巫峰没有理由在这个沙漠这么边缘得地方。”楚凌风疑惑的问了一句。“少主,这个湖是移动的,就仿佛活的一般,一会在这里,一会就不知道去那里了,只是不会超过这个沙漠的范围。”小鬼连忙给楚凌风解释起来。

“…………”楚凌风和杨灵对视一眼,杨灵开口道:“这必然是一个极其高明的法阵,能将如此巨大的一个湖泊封在法阵之中,必然是高手之中的高手,真是期待一见。”杨灵说着,蹲在湖边仔细的观察起来。

楚凌风知道杨灵从小就喜欢研究各种阵法和法器,这下正对了她的胃口,也不去打扰他,只是向四周看去,看着看着,忽然叫道:“小灵儿,你看,那是什么?”

杨灵正看的入迷,被楚凌风一叫吓了一跳,骂道:“什么东西,你有病呀。”话音未落,顺着楚凌风手指的放下看去,也是吓了一跳。

远处湖中心,漂浮着一座巨大的石碑,上面似乎有字,只是看不清晰,两人对视一眼,飞身而起,向着石碑飞去。

两人飞近石碑,仔细的看去,石碑上三个大字耀耀生光。

“倾心湖……”

“一舞倾人城,再舞倾苍生……”杨灵呆呆的念叨着。“你说什么?”楚凌风看了看杨灵,好奇的问了起来。“倾心湖,竟然是倾心湖……”杨灵似乎没有听见楚凌风的话语,只是一个人独自喃喃着。

“什么是倾心湖?”楚凌风拉拉杨灵的衣袖,高声问道。“啊……”杨灵终于回过神来,面色古怪的看了看楚凌风,拉着他飞回岸边。

“你刚才说倾什么来着?”楚凌风一落地,连忙问道。

“一舞倾人城,再舞倾苍生……”杨灵仰天长叹一声,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开口道:“我给你讲讲倾心湖的故事吧。”

楚凌风点点头。

杨灵坐在一边,声音变得低沉起来。

那一年……

天地初开,白云亦初生。

他是天地玄黄中最后的一丝混沌,天地飘扬,随风而走。

悠悠万载,独自孤寂。

千万年的孤寂和黑暗,让他厌倦,于是他降临红尘,苦苦轮回,体验时间百态,游戏人间。

那一年……

轻舞踏出轻舞阁,她自信自己的舞艺天下无双,只是,轻舞曾经发誓,终此一生,只为一人而舞。

于是,轻舞走遍千山,踏过万水,人生只为一舞,此生无悔。

他们在红尘之中相遇……

轻舞靠着白云的肩头,满脸幸福洋溢……

皇极峰上……三界盛会。

轻舞一舞倾城。

皇帝下旨,招轻舞入宫一舞。

白云的剑上沾满了鲜血,血洗皇极峰。

群雄联手追杀白云万里……

白云带着轻舞逃了万里,杀人无数,最后终于惹动圣主亲自出手,斩杀白云于万里黄沙之间,一时间天地变色。

轻舞抱着白云的尸体,痛哭不止。

忽然,轻舞起身而舞。

那一舞,群神侧目,群仙震动,群魔哀哭……

轻舞的泪不停的流下来,不停的哭泣,舞姿越来越美……

一舞醉红尘……心事付瑶琴。

刹那间,彷佛这天地崩塌,千山变色……

轻舞的泪化做着倾心湖,湖的中心,葬着她愿意此生一舞的白云。

杨灵讲到这里,站了起来,望着倾心湖,面上显出一阵悠然神往的神色。

湖水彷佛感受到杨灵所讲的一切,掀起一阵阵的巨浪。

“且将清香埋入土,莫向君前寂寞舞……”楚凌风长叹一声,站了起来。“几年不见,学会作诗了?”杨灵笑了起来。

“这是子语常念的两句诗。”楚凌风笑了起来,又道:“这白云厉害呀,嘿嘿,三界追杀,竟然还能远遁万里,要不是圣主那个老不死的出手,三界之内,只怕在无抗手了吧。”

“因为他心中有爱,自然无敌。”芳香烃站了起来,面上带着泪痕,望着倾心湖,深深的鞠了一躬。

“这和子痕有什么关系?”楚凌风到底没有女儿家那么多愁善感,立刻想起了自己那生死未知的兄弟。

“哥哥只怕被封在倾心湖中……”杨灵皱起眉头,担忧的说道。

“什么意思?”楚凌风看着眼前平平无奇的大湖,实在想不通是怎么将子痕封在其中的。

“这个湖乃是白云全身法力所化,加上轻舞以绝世舞姿引动天地间挚爱的力量,就连圣主也无法将之毁去,只是不明白,圣主已经将之封在地底,怎么会突然出现的。”杨灵摇摇头,有些失神的看着湖面。

“那……子痕他……”楚凌风听了杨灵的解释,一下子慌了起来,世间只怕唯有请圣主前来才能破开湖面,只是请圣主?开什么玩笑。楚凌风看着天空,不由得心中问候起圣主的家人来。

“不急,我想应该还是有办法的……”杨灵忽然笑了起来。

子痕只觉得一股暖流包裹了自己全身,一阵温暖的感觉充斥着全身,忍不住睁开眼看去,眼前一片流光溢彩,只觉得不远处有一道极亮的光芒吸引着自己向前而去。

子痕定定心神,向着发出光亮的地方游去,忽然感觉全身一轻,竟然落了下去,半空中子痕稳住身形,心中暗自惊讶,这里竟然已经没有水了,彷佛一个独立的空间一般,独立于整个倾心湖。

子痕看着眼前湖水粼粼,清澈见底,浑然不似自己在上面看到的那副混浊的样子,不由得心头大是好奇,举目四望。

只见这一片无水的空间之中,有一巨大的石碑,上书倾心二字,支离破碎,直欲令人心碎的忧伤充袭了整个空间。

“倾心?难道是倾心湖?这次真是走运了。”子痕看着石碑,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天下将乱,强者辈出,在见血月日,以血染青天。”一阵低沉,带着不可思议的震慑力的话语直接灌入了子痕的耳中,子痕捂住耳朵一下坐在地上。

“什么人?出来。”子痕大喝一声,周身黑气白光闪耀,魔主令化做蓝火战甲,手持浮云,头顶神帝印散发出强烈的波动。

忽然那块巨大的石碑之上,发出了喀喇一声巨响,犹如九天惊雷一般。

子痕吃惊的看去,石碑上裂开一道缝隙,一个身影端坐其中,周身白光闪耀,气势凌人,坐在那里的人,彷佛就是一尊神。

子痕手下暗自戒备,低头拜道:“不知道前辈在此,晚辈洛子痕误入仙境,还望恕罪。”说着子痕又恭恭敬敬的做了一揖,心想这人看来也是前辈高人,我礼数到了想来不会为难我这小小的后辈。

子痕一个人胡思乱想了半天,却不见那人有丝毫的动作,不由得好奇的运起神目,仔细的看了过去,只看了一眼,子痕似乎不可置信的揉揉自己的双眼,又走向前去仔细的看了看,沉吟半天,终于伸出手去,轻轻的放在那人身上。

“操,果然是石头的,吓死我了。”子痕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息起来。

竟然是一座石像,开什么玩笑。子痕微微一喘息,经不住笑了起来,自己竟然被一座石像吓成这样,传出去还真是没面子呀。

子痕想着,忽然想起清水来,不由得着急起来,举目四下看去,终于在不远处的一块空地上,见到了昏死过去的秋清水,子痕连忙抱起清水,神力缓缓的输入清水的身体,不一会清水终于微微的睁开了双眼,子痕不由得放松了起来。

“谢谢你。”清水挣开子痕的手,轻声的说道。子痕微微一呆,也只好符合着笑了几声,不在多说话。

“这里是什么地方?”清水环顾四周,终于开口问向子痕。“如果我没有猜错,这里应该是倾心湖。”子痕无奈的叹息起来。

“倾心湖??那个一舞倾人城,再舞倾苍生的倾心湖?”清水淡漠的面容上终于有了一丝吃惊的神情。

“嘿嘿,三界之中,还有什么别的地方配叫这个名字么?”子痕笑了起来,目光又转向石像处,感叹一声道:“这个石像所刻的,只怕就是当年那位冲冠一怒为红颜,三界众生视等闲的白云了吧。”

“你别说,皇极峰真是个古怪的地方,我老爹就在那里一战成名,仙祖在那里大破神界,这白云更是了不得,单人独剑,血洗皇极峰上神仙人三族联手,当真的嚣张。”子痕感叹起来,伸手向白云象上摸去。

“你做什么?”清水问道。“我看看有没有什么机关还是宝物,我们能不能出去,只怕就要着落在这石头象上了。”子痕做个鬼脸,仔细的寻找起来。

清水不在搭理子痕,自己寻了一处坐下,有些发呆的看着子痕的动作。

“好像有东西?”子痕欢呼一声,伸手努力的摸索了一番,取出来放在手中看着,不由得郁闷起来,一个蛋,手掌那么大的一颗蛋。

“这是做什么?吃的?”子痕还在发呆,却听得耳边一阵响动,白云象前缓缓的升起一座石台,石台上有一只小碗。

“不错么,连碗都准备好了,就是不知道有没有餐具。”子痕看的眼睛都快掉出来了,实在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清水也走了过来,看着石台,忽然道:“边上有字。”

子痕仔细看去,碗的两边果然刻着两行细若蚊蝇的小字。

“无数伤心泪,一碗孟婆汤。”子痕轻声念了出来,不由得好奇道:“什么意思?”

清水似是心有所感,凑近那碗,低头看去,忽然不在动弹。

无数心事浮上心头,犹如昨日重现……

甜言蜜语……

生死盟约……

那背后的一剑,那决绝的眼神,据都化作成天宇那俊朗的身形……

止不住的泪,忽然自清水的眼中滴了下来……

子痕心头大惊,心想别是种了什么邪术,连忙想要伸手去拉回清水,却被清水身上散发出的一阵白光生生的推了回来,丝毫无法靠近。

热门小说推荐

逆强证道

逆强证道

好男儿一腔热血!真英雄快意杀戮! 天挡我,我诛天;地挡我,我灭地。 逆天玄功,混元一气。 顺我

海玉 妙语
功修至神陆青歌 叶紫霞 无上战帝洛辰 紫衣 非凡主播叶长歌 李姝晗 残王毒妃楚倾瑶 轩辕炙